送别老郑已经几天了,我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老郑的离去宛如一个大大的阴影,成为这些天来生活和工作的背景。每年都要去八宝山,人生中的送别已经成为程序。然而,老郑的走,大家都格外难过,主要是他还正值壮年,他还不应该到离去的时候。 >>更多

    追忆  2016/11/1

    不管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历史会怎么书写,有一个人的努力与成就肯定是其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不管中国知识产权学科的学术积累有多么厚重,有一个人的学识与影响肯定是其中最为卓然久远的一份。这个人就是郑成思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中国法学会知识产权法研究会会长、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一个为中国知识产权法制建设、为中国知识产权学科发展呕心沥血直至生命最后一刻的著名法学家。 >>更多

    追忆  2016/11/1

    2006年9月11日早上,接到同行、朋友、学生十多条信息,传来令人悲痛的消息:郑成思教授离我们而去。作为知识产权界的同行,对郑成思教授的离去感到非常难过。郑成思教授是中国知识产权杰出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位真正的学者。我和郑成思教授的交往已经20多年,君子之交淡于水,学术之交却非常深厚。 >>更多

    追忆  2016/11/1

    9月11日下午,我在"中国法学网"上突然发现郑成思老师去世的讣告,十分震惊!赶忙点开讣告,映入眼帘的是先生那张熟悉的照片,瘦削的脸庞面带微笑,黑白相间的头发随意而不显凌乱,宽边眼镜、西装领带……先生难道真的离我们远去了么? 是的,讣告明确写着:  第九届、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律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法学家郑成思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06年9月10日22时10分在北京逝世,终年62岁。 >>更多

    追忆  2016/11/1

    9月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法学部决定在9月11日下午召开学部成立后的第一次会议。我们请法学研究所科研处向郑成思同志转告会议通知。返回的信息是郑成思同志请假。9月11日下午,我去开会,在会议室门外遇到法学研究所老所长、学部委员王家福同志,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郑成思没了!"我大吃一惊,进而知道郑成思同志是在9月10日晚上去世的。与会同志对郑成思同志的去世都感到十分难过。我一边开会,一边回忆着与郑成思同志的交往。 >>更多

    追忆  2016/11/1

    游学海外,惊闻郑成思先生辞世的噩耗,心情万分沉痛。于法学所,郑先生宛如一面旗帜、一座丰碑,代表着正直精髓的法学家品格,代表着中国法学研究的一种境界;于我个人,郑先生是我在法学所工作的十余年里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之一,郑先生让我懂得如何去做一个真正的学者,一个以国家民族兴旺为己任的"翰林"。九月十五日是送别郑先生的日子,我所蛰居的纽黑文正下着绵绵秋雨,飘着瑟瑟秋风,凄风苦雨,也许它们也明瞭我此刻的心情,想代我送郑先生一程吧。 >>更多

    追忆  2016/11/1

    9月11日,我惊闻郑成思教授与世长辞的噩耗,心中非常悲痛和震惊。我们法学界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学界泰斗,知识产权法学界失去了一位领路人。对我个人而言,也痛失一位良师益友! >>更多

    追忆  2016/11/1

    郑成思先生,云南昆明人氏,生于1944年。其幼随父迁徙频繁,往来就学于其父任所。1963年考入北京政法学院,攻读法律,始涉法学。至其大学毕业之时,正值文革方兴之日,郑先生遂响应号召,赴东北荒僻之地,先在农场后在石墨矿,尽体力劳动之贡献。光阴荏苒,岁月蹉跎,郑先生虽暗中苦读,勤学不辍,然不时有老死矿山、时将误我之虞。 >>更多

    追忆  2016/11/1

    北京西直门南大街22号院,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属居住区,2006年9月10日晚,一代大师、我国著名知识产权法专家郑成思教授在自己的家中悄然而去了。两天后那个凄然的黄昏,轻轻地叩响郑老师的家门,没有声音;徘徊之后,再次轻轻地叩,还是没有声音;犹豫间,那扇门被眼睛哭得红肿的两个年轻人打开。 >>更多

    追忆  2016/11/1

    清华大学法学院的许章润教授在《书生事业无限江山》一文中,将中国法学家分为五代,郑成思先生应算作第四代晚期。第四代即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后求学问道,学成后却赶上反右、“文革”,改革开放后再铸辉煌的这一代,如沈宗灵、江平、高铭暄等人。郑成思比他们几位要晚,1944年出生,1963年考入北京政法学院,是在“文革”中念的本科。而1979年第五代法学家刚迈进大学门槛的时候,他已经是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的研究生了,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位法学领域的研究生。 >>更多

    追忆  2016/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