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网
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阅读文章 >> 返回

阅读次数:  331
吴汉东:追忆郑成思教授
吴汉东

2006年9月11日早上,接到同行、朋友、学生十多条信息,传来令人悲痛的消息:郑成思教授离我们而去。作为知识产权界的同行,对郑成思教授的离去感到非常难过。郑成思教授是中国知识产权杰出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位真正的学者。我和郑成思教授的交往已经20多年,君子之交淡于水,学术之交却非常深厚。

回忆起来,郑成思教授是新中国知识产权文化的启蒙者之一,也是中国知识产权事业有力的推动者,为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繁荣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性贡献。

20世纪80年代初,他刚从英国回来。当时我正在进行硕士论文《论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研究,这是新中国第一篇关于知识产权专题研究,郑教授提供了有用的资料,这是我们的初次见面。

1984年郑成思教授完成中国第一本知识产权专著;1986年,我和闵峰老师完成了中国第一本知识产权专业教材;我们开始了知识产权教学研究生涯。

20世纪90年代初,我从美国留学归来,参加过多次知识产权学术会议,与他都有些交往,这时候的交往还限于学术方面。

我的博士论文《论合理使用》完成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是论文评阅人之一。已故的著名民法学家谢怀轼先生,国家版权局老局长沈仁干教授都参加了我的论文评阅。郑成思教授在评阅中提到,在合理使用问题上我和国外教授各自独立研究,但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这篇论文获得首届全国优秀博士论文奖,郑老师的评价和指点令人无法忘怀。

进入新世纪以来,我们之间的学术交往更多。去年10月份,郑成思教授应我的邀请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讲学。根据郑先生的说法,他是来还愿的:我校多次邀请他来讲学,都因为事务繁忙不能脱身。这次讲学终于实现了郑老师多年来的愿望,也满足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莘莘学子多年来的请求。郑教授在本次讲学过程中进行了成功的演讲,并和青年教师、博士生等进行了亲切的座谈,场面之热烈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这次讲学是先生在“中南”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今年为准备中央政治局的讲座,我先后8次到北京;从讨论写作大纲到准备讲演稿,繁忙而快乐。去年得知郑老师身患疾病,对先生的身体状况颇有担心;这次一起准备政治局讲座,获知他正动手术,已经重病在身。然而,郑先生仍然精神饱满地参加准备工作。先生的病情得到田局长、贺局长等的关心和问候,作为同行的我更是焦虑有加。

然而,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政治局讲课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回忆20多年来,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两人工作均是繁忙,我们的交往更多的是在学术方面,但对于学者来说,这也是交往最愉快的方式,特别珍惜在他生命最后时期的合作交流。在知识产权学界,尽管人们经常讲“北郑南吴”;但我认为他是知识产权学界“第一小提琴手”。先生的人品、学识使我们感到敬仰!

在这次政治局的讲课上,胡锦涛总书记运用科学发展观,站在国家总体战略的高度,充分肯定了知识产权在国家发展中的战略地位。我们两人深受鼓舞:20多年的知识产权研究为国家重大决策作出思想贡献,这无疑是一个学者所能作出的最大的贡献!

中国的知识产权春天已经到来;然而,在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们知识产权的播种者、耕耘者郑成思先生却与世长辞!但是,先生的风范、思想将会长存!

郑成思简介

郑成思,男,1944年12月出生于昆明,法学教授。1979年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工作。1981至 1983年在英国伦敦经济学院研究生院学习。

1986被授予“国家级专家”称号。1988年被国际版权学会(INTERGU)聘为顾问。1989年被授予 “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90年被英国牛津《欧洲知识产权》杂志聘为编委,被伦敦《世界版权》杂志聘为国际编委,被《中国法学》等杂志聘为编委。同年被北京大学聘为教授。1992年被香港学术评审局列为专家组成员。1993年被中国版权研究会推选为副理事长。同年被中国社会科学院聘为学位委员会委员,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聘为高级职称评委委员,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指定为博士生导师。1994年被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列为该组织仲裁中心仲裁员。同年被任命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1995年被国际知识产权教学与研究促进协会推选为执行委员,是执行委员会中唯一的亚洲国家委员,1997年连选连任。当选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法律委员会委员。

来源:http://www.iolaw.org.cn/showNews.aspx?id=14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