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网
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阅读文章 >> 返回

阅读次数:  471
沉痛悼念郑成思教授
王利明

9月11日,我惊闻郑成思教授与世长辞的噩耗,心中非常悲痛和震惊。我们法学界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学界泰斗,知识产权法学界失去了一位领路人。对我个人而言,也痛失一位良师益友!

我和郑成思教授相识于80年代中期。我和他初次见面时,就被郑成思教授朴实坦诚的为人、对学术的严谨执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虽然我与郑成思教授的研究领域并不相同,但就民法与经济法的论争这一问题上,郑成思教授对我和梁慧星教授提出的“经济行政法”观点表示赞同,并提出了一些自己的见解。郑老师还向我详细介绍了他在英国留学期间所了解到的相关情况。80年代末期,我有幸多次与郑成思教授交流,听他介绍知识产权法学发展的情况,使我受益匪浅。郑成思教授当时自学英语到国外进修,将国外知识产权法的最新发展和立法经验介绍到国内,积极参加中国的知识产权立法。可以说,郑成思教授是我国知识产权法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郑成思教授1990年在人大出版社出版了专著《版权法》,当时,出版社的编辑送给我一本,让我提些意见。我认真拜读了这本书,郑老师在书中旁征博引,深入浅出,逻辑缜密,确实是一部奠定了我国版权法理论基础的学术精品。特别是郑成思教授将版权法的英文术语作了翻译和释义,这对版权法的基本概念的翻译和解释起到了重要的规范作用。

大约在90年代初期,有一次郑成思教授邀请我去他家交谈。郑老师向我介绍了他所收藏的英文资料,以及知识产权法学的研究现状和自己的想法。郑老师每天坚持听英文广播,他特别强调中国学者一定要走出去,力争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法学教育也应该国际化。这些观点我至今仍记忆犹新,对我的工作和研究有很多启发。

自1998年以来,我和郑老师都在全国人大担任代表。在九届全国人大,郑成思教授是法律委员会委员,我在财经委员会工作。我们经常在一起参加各种立法活动,经常交流切磋,对许多问题有共同的观点和认识。我记得有次讨论关于产品责任法的修改问题,我们通过两次电话,郑老师对我的观点表示赞成,并鼓励我把我的观点提出来。2002年修改著作权法和商标法时,当时我对某些条款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我也不敢冒然在会上提出来,于是我就事先请教郑老师。郑老师肯定了我的一些意见,并希望我在会上大胆提出来。后来,在几次常委会分组审议的会议上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夕,郑老师积极为有关TRIPS问题献计献策,收集了大量的资料,提供了许多非常宝贵的建议,受到了立法机关的重视,可以说,他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我国立法机关又开始了知识产权法的修订工作,其中大量采取了郑老师的建议。

2002年以后,我和郑老师一起都在十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工作,我们同时以学者的身份参加国家的立法活动,因此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进行交流。我对郑老师有几点特别深刻的感受:第一就是郑老师学识渊博,有着深厚的法学理论素养,以及丰富的比较法知识,有时候讨论到是否制定某个规则时,郑老师的发言都能够旁征博引,介绍国外先进的经验,使我们能够打开眼界。第二就是郑老师对国家法制建设具有高度的责任感,对学术报国有拳拳之心。我还记得,讨论到有关个别条款可能会使某个部门权力扩大的时候,郑老师坚持自己的观点,始终将国家利益放在最重要的地位。98年以来,在民法典的制定过程中,郑老师虽然从事知识产权研究,个人并不赞成将知识产权法纳入到民法典,但是,他在每次会上都大声呼吁,应当尽快制定民法典。而且,他还多次表示愿意积极参与民法典的制定。全国人大最初组织一次专家建议稿,委托我负责起草侵权法和人格权法的内容,委托郑老师起草知识产权部分,他非常愉快地接受了这项任务。他跟我多次谈到,他虽不赞成将知识产权纳入到民法典中,但是,在民法典中规定一些有关知识产权的一般规定,也是非常必要的,后来,我拜读了民法典草案中有关知识产权的一般规定,感受到他对知识产权的研究非常深刻,对知识产权法和民法典关系的把握也非常到位。第三,郑老师为人谦和,从来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体现了一个学者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我们在物权法起草工作中,就某些具体问题的认识有些不同理解,如这部法律的名称究竟应该是物权法还是财产法,我们的观点不一致。但我也非常理解郑老师的观点,在后来与郑老师的交流中,我提出,既然立法机关已经决定制定物权法,就没有必要就这个问题在法律委会议上再作争论。郑老师非常赞同我的看法,他说他个人虽然对这个法律名称保留不同意见,但他也会尊重多数学者的意见。这确实使我深受感动,我觉得从这里也体现了郑成思教授的大家风范。

郑成思教授长期致力于知识产权法学的教学和研究,作出了卓越贡献,在国内外享有崇高的声誉。他的逝世使法学界陨落了一颗巨星,是我国法学教育和研究事业无可挽回的重大损失。虽然郑老师离开了我们,但他的音容笑貌仍然浮现在我的眼前。他的学说和思想永远是我们的宝贵财富,他严谨治学的态度、奋发向上的精神、乐观豁达的风格,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譬如磨鉴,不灭愈光。一世之短,万世之长”。在浩瀚的法学研究领域,郑老师为我们开辟了一条通向知识产权法学的求索之路。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同仁在未来披荆斩棘、不畏艰辛,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把郑老师的思想发扬光大,为中国的法学和法治做出自己的贡献。

郑老师千古!

来源:http://www.iolaw.org.cn/showNews.aspx?id=14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