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网
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阅读文章 >> 返回

阅读次数:  196
良师益友郑成思
陈美章

9月11日清晨,我突然接到朋友的电话,告诉我郑成思教授离开了我们。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泪水不停地从面颊流下,我与郑教授相识二十多年的往事,历历在目……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由于专利法的颁布,阴差阳错地使我这个教了20年物理学的教师走进了知识产权领域,当我去贸促会专利公司查阅资料时,那里的朋友讲起一位“神人”的故事,说这个“神人”竟然为了查阅资料,曾几次被锁在图书馆里过夜,不吃不喝忘记了时间,“神人”就是郑成思教授。

后来,我接受郑成思的导师、英国知识产权学术权威科尼西教授的邀请去英国访问,临行前我曾请教他去英国重点学什么,他脱口而出,“学习英美法,为我所用”。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他是个“书生”,后来成为好朋友我就公开称他“书呆子”。

1989年9月,北京大学招收了第一届知识产权硕士研究生,我高兴地告诉他并聘请他为北大兼职教授,他欣然应允。十多年来,他深厚的学识,严谨的学风,认真的态度,深受北大师生的敬仰和好评。为了国情的需要,郑教授与我们合编了《知识产权法教程》,被评为优秀教材,7次再版印刷。我们曾一起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首次设立的知识产权国家重点课题“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完善与发展”,他亲自参与查阅资料,编写开题报告,撰写课题大纲,那一丝不苟的科学精神,严谨治学的态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曾多年应郑教授的邀请参加法学所博士生毕业论文答辩和评审工作,他对学生严格要求,循循善诱,热情帮助的事迹使我深受感动。

郑成思教授对法学所及大学的学科建设十分关心,我们曾多次反映,由于知识产权法在我国没有设立学科,影响了知识产权专门人才的培养,他曾多次通过各种渠道反映我们的意见。今年5月,他在给中央领导讲课之后,兴奋的给我打来电话:“中央领导十分关心知识产权专门人才的培养,知识产权法二级学科设立有望解决。”今天,郑教授的愿望实现了,而他却离我们而去了。

郑成思教授是我国知识产权界的著名专家学者和领军人,而他自己却淡泊名利、两袖清风。今年7月,当我得知他被评为社科院学部委员时,打电话向他表示祝贺。他说,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不断地拿出新的成果,完善法制建设。

在他病魔缠身的时候,只能是站立,不能坐不能躺不能入睡,他仍在坚持写作和学习德语,他只有不断地背德语单词才能入睡,他与病魔斗争,不屈不挠,令我难忘。

郑成思教授是我国知识产权界的学术权威,而他待人却十分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记得2000年秋,我因得脑溢血在家养病时,他亲自带着他的“五虎将”,专程来探望,问寒问暖,嘱咐我多保重,安心养病。后来,每当我研究课题撰写论文中,有拿不准的问题,就会请教咨询郑教授,只要电话过去,他就会对答如流,如在某国际条约或某协定上的某条某款以至哪页上查阅,后来我称他为“活字典”。

今天,郑成思教授离我们而去了。国家失去了一位著名的学者,知识产权界失去了一位优秀的领军人,我失去了一位可敬的良师益友。但他却给我们留下了无价的知识产权———永存的精神财富。郑成思教授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陈美章:北京大学知识产权教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董事、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副理事长。

来源:http://www.iolaw.org.cn/showNews.aspx?id=14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