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网
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阅读文章

阅读次数:  1704
他山之石:盘点世界各国「特赦」制度

1美国 总统特赦权力难受限制

美国的特赦制度源自于英国殖民地时期的法律制度,但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和完善,已经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特赦法律制度体系。现行特赦制度同美国整个国家机制的设置是相同的,即采取二元性体制:联邦政府与各州均有独立的特赦法规。

联邦政府的特赦权由总统统一行使。美国《宪法》第2条第2款明确规定:总统「除了弹劾案件外,对美国联邦犯罪有权执行延期和赦免」。这一条款明确了特赦权的范围包括反对美利坚合众国的所有犯罪,同时还加设了与英国法律相同的限制,即不得用于弹劾案。这几乎可以理解为总统有权行使各种赦免。而且,由于总统的特赦权直接源于宪法,议会不得通过任何法案对其加以扩大或缩小,因而美国总统的特赦权是绝对的权限,不受立法规定和司法审查的限制。虽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为宪法规范的最后调整者,试图对总统的特赦权加以限制,但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如克林顿在其卸任前的2001年1月20日签署了大批特赦令,对包括其同父异母的兄弟罗杰、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多伊奇、白水案重要人物克杜加尔以及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逃税案」的主犯马克·里奇在内的约140人进行了特赦。

相较于联邦政府特赦权的一统制,美国各州宪法对于特赦的规定并不相同,对于特赦权的归属形态也有所差异。在特赦制度的具体操作中,各州对特赦权的行使形式主要有三种:一是由州长单独行使;二是由州特别委员会行使;三是由州长和州特别委员会共同行使。

2法国 历史悠久制度完备

法国是欧洲最早制定成文宪法的国家,同时又是颁行宪法最多的国家,其多部宪法中均对特赦制度有所涉及,现行的1958年《宪法》规定得尤为细致。虽然没有专门的特赦法律法规,依然使得法国的特赦制度臻于完备,堪称世界范围内赦免制度之典范。

法国的特赦是赦免的一种,是针对法院对已被认定有罪的人所作的刑事制裁的全部或部分的撤销。特赦适用于经普通法院或专门法院宣告的所有主刑或附加刑,包括政治性刑罚或普通法上的刑罚,无论它们的轻重程度如何(无期徒刑或者罚金刑),均可适用特赦。而且,特赦适用于所有犯罪人,即不论是未成年人还是成年人、初犯还是累犯、法国人还是外国人,甚至是受到刑事处罚的法人,均可适用特赦。当特赦适用于数罪并罚的情形时,可以仅对其中的某个刑罚给予特赦。然而,并非任何情形下均可以适用特赦,特赦的适用也具有一定的前提条件:宣告该刑罚的有罪判决应当是最终确定的判决,即不得再行提起任何上诉的判决,而且还应是具有执行效力的有罪判决。

对于特赦的效力,法国《刑法》第133-7条明确规定:「特赦仅告免除执行刑罚。」据此,法国特赦免除的只是刑罚的执行,即特赦免除执行刑罚的全部或一部分,而原来的有罪判决与宣告的刑罚仍然保留于犯罪记录中,从而对获赦者日后是否构成累犯或可否适用缓刑产生影响。

法国总统特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左右了死刑的存废。1969年,蓬皮杜总统上任,他在一次电视讲话中曾言「每一次当我面对死刑犯,每一次当我并且只有我一个人作出决定时,都是一场对我的思想和良心斗争的展示。」因此在初任的几个月里,他连续5次赦免了死刑犯。戴高乐总统在执政期间则很少运用特赦权。1985年12月31日,法国批准加入《欧洲人权公约》关于废除死刑的第6号议定书,最终完成了废除死刑的立法。

3英国 赦免史亦是王权斗争史

十世纪中叶,统一的英吉利王国建立后,英国赦免制度开始发端,主要缘起于国王与贵族间的冲突。当时赦免权是王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主要用来赦免王室成员的犯罪行为。伴随着议会在与国王权力之争中取得优势,国王的赦免权逐渐受到了议会、教会、法律的限制。

在中世纪,英国的赦免权在行使过程中,不仅用于赦免犯罪人,也用于变更刑罚执行方式,如绞刑改为斩首或者完全避免死刑,或重罪犯罪人被附条件地赦免,流放到国外若干年等。这种恩赦制度在刑罚执行制度改革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成为19世纪英国假释制度的开端,并为世界范围内假释制度的确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进入宪政时代以来赦免制度逐步进入法制化的轨道。英国现行赦免制度中已废弃了大赦,而只保留了特赦。一般由英王根据内政部长或苏格兰国务部长的提议而颁布命令,并由英王亲自签署批准方能生效,赦免令上必须有不列颠王国的印鉴,对赦免答辩必须由特别召集的陪审团来作决定。

美国的普通法中有关赦免的许多理论都是直接从英国承袭而来。但是在赦免权的分配和行使上,英国坚持议会至上,赦免权由议会行使,而美国实行总统制,总统作为国家元首,独自享有赦免权,无需议会的同意和批准。

2013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对图灵的特赦可能是最为大众所知的一次赦免。上世纪50年代图灵因同性恋行为被定罪,他是英国著名数学家、密码学家、计算机科学之父。

4意大利 曾响应教皇提议而特赦

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一样,意大利的赦免制度同样可以区分为大赦与特赦两种。《意大利刑法》第151条规定了大赦,是刑法总则第六章「犯罪和刑罚的消灭」第一节「犯罪的消灭」的组成部分。根据该条规定,意大利大赦的主要内容包括两部分:使犯罪消灭和使刑罚消灭,前者称之为免罪性大赦,后者称之为免刑性大赦。第174条规定了特赦,是刑法总则第六章「犯罪和刑罚的消灭」第二节“刑罚的消灭”的组成部分。根据该条规定,特赦的内容是免除已判处的全部或部分刑罚或者将其改变为法律规定的其他种类的刑罚,但这仅仅限于主刑,并不会使附加刑消灭,除非有关命令作出了不同规定。同时,特赦并不使处罚的其他刑事效果消灭。在数罪并罚的情况下,特赦只能在根据数罪并罚的规定对刑罚进行累计后适用一次。

根据《意大利宪法》的规定,赦免的权力归属于立法机关,必须以法律的形式才能颁布,而且这种法律的每一条和最终结果,都必须得到参众两院三分之二的多数批准,参众两院通过赦免令后,由总统予以签署发布。同时,《意大利宪法》第75条规定,对大赦和特赦事项,不得进行全民公决。

意大利最近一次特赦是2003年,意大利国会响应教皇保罗二世2002年11月1日访问意大利时的提议,通过了一项特赦法案,主要针对已经服完一半刑期,还有最后两年刑期的罪犯。最后大约有8000名在押犯人获得赦免,占监狱囚犯总数的20%……

5俄罗斯 特赦制度常态化

《俄罗斯联邦刑法典》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其前身是1960年10月生效的《苏俄刑法典》。《俄罗斯联邦刑法典》第85条规定了特赦制度,该条系法典总则第四编「免除刑事责任与免除刑罚」的组成部分。

  

《俄罗斯联邦刑法典》第85条规定:特赦由俄罗斯联邦总统对个别特定的个人进行。特赦令可以免除因犯罪而被判刑的人剩余的刑期,或者缩短所判的刑期,或者改判较轻种类的刑罚。对服过刑的人,特赦令甚至可以撤销其前科。

与大多数国家相比,俄罗斯特赦制度最大的特点是常设性的,即往往较多出于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考虑,俄罗斯总统会经常行使这一职权。在很多情况下,俄罗斯总统会将特赦制度作为维护政权稳定的一种手段和方式,根据实际需要加以使用。最近的例子是2013年12月,俄罗斯总统普京突然宣布将特赦俄罗斯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普京称,此前霍多尔科夫斯基并没有提出赦免要求,不过就在不久前,他提交了一份申请,以母亲患重病为由请求赦免。普京表示,霍多尔科夫斯基已经服刑超过10年,受到了严厉的惩罚。鉴于他带有人道主义性质的请求,可以作出相应特赦决定。

在俄罗斯,提请特赦申请的理由并不完全局限于被判刑人的表现,还可能有其他理由,例如,被判刑人或者其父母身患严重疾病等。这无疑也是俄罗斯特赦制度不同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重要特点。

6德国 特赦制度为帮助罪犯再社会化

德国的刑法科学一直处于世界的前沿地位,其赦免制度的发展也反映出了这一点。20世纪初期在德国盛行的刑事社会学派的犯罪人再社会化理论的兴起对德国赦免制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是当今德国赦免制度的重要理论基础之一。德国现行的赦免制度主要通过《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德国刑事诉讼法》和1935年颁布现在仍然有效的《赦免法》予以体现。德国将大赦与赦免加以区分,大赦意味着对具有一般要素的大量案件依法予以免除,而德国刑事法中的赦免则指通常意义上的特别赦免,主要是指通过行政权的干预,使个别生效刑事判决的法律后果被免除、减轻等。

由于德国是联邦制国家,其特殊赦免制度采取的是二元制模式,即对受刑人的特赦权由联邦和各州分别行使。在刑事案件中,联邦总统仅对依据《法院组织法》的规定,以州高等法院为第一审法院的案件拥有赦免权。此外,因惩戒案件的决定及刑事上有罪判决而丧失公务员资格、军人资格等有关的案件,其特赦权也归属于联邦总统,其可用命令的方式,将对刑事案件的赦免决定权部分地保留在自己手中,但联邦不能审查、变更各州的赦免决定。

德国刑法学界普遍认为,特别赦免之存在,不仅可以纠正以其他方式不可能消除的法律适用中的错误,可以消除个别案件在适用法律中的过于严厉从而在真正意义上贯彻立法者的意图,可以在消除个别案件所导致的社会内部深刻矛盾冲突中发挥作用,通过特殊赦免,还可以促进受刑人的再社会化。正如有德国学者认为,一个负有社会义务的国家,不能仅满足于对违法者的处罚,还必须考虑到在刑罚执行完毕后,受刑人能够在社会上重新找到一个适当的位置。通过赦免制度减轻长期监禁对个人性格产生的消极影响,给受刑人创造重获自由的机会与希望,以促进其改造,是德国对赦免持肯定态度的原因之一。

7日本 罪刑皆免和执行严格的两大特色

日本现行的赦免制度承继自明治天皇时代的明治宪法,因是天皇赐予臣民的恩惠而被称为「恩赦」制度。恩赦制度主要由日本《宪法》和《恩赦法》加以规定。依据日本现行《宪法》第7条第6款和第73条第7款之规定,恩赦是指内阁经过天皇认证,对于已经确定有罪者或已经确定刑宣告者,消灭其效力的全部或一部分,或者对于犯特定罪行尚未被判有罪者,消灭对其之控诉权的行为。根据日本《恩赦法》的规定,恩赦包括大赦、特赦、减刑、刑罚执行的免除和复权等五种类型。《恩赦法》第4-5条专门对特赦进行了规定。据此规定,特赦是针对受到有罪宣告的特定人实行的赦免,使得有罪宣告失去效力,使所获罪刑皆免。有别于其他国家仅免刑不免罪的特赦,罪刑皆免无疑是日本特赦之特色。

日本恩赦制度中更具特色的是其严格、规范的恩赦执行程序。根据恩赦执行程序的不同,日本的恩赦可以分为政令恩赦和个别恩赦。政令恩赦又称为一般恩赦,一般通过发布政令的方式实施,其对象是不特定的多数人,以大赦为主要形式同时也包括减刑和复权。个别恩赦是指对于经确定有罪判决的特定人,根据当事人的性格、表现、社会危害性等因素综合考虑而执行,只有通过申请才能启动。个别恩赦除了包含减刑、刑罚的免除和复权外,还包含了特赦。

从日本《恩赦法》对恩赦效力的规定来看,日本特赦的效力一般具有如下特性:(1)刑事法性,即特赦的效力只涉及刑事法上的效果,不能适用于行政处分,如司法上损害赔偿等;(2)不溯及既往性,考虑到法律的稳定性,特赦效力只面向将来而不能溯及既往。依照宣告刑而形成的既成的效力,不因特赦而变更。例如,获赦之前已经缴纳的罚金不予退还。(3)立即生效性,特赦之效力自天皇认证时即刻发生效力,而没有规定生效的期限。

应当看到,日本包含特赦制度在内的恩赦制度具有刑事政策方面的重要意义,其可以避免因法律的整齐划一而产生的弊端,保持刑罚执行的妥当性,达到改造犯罪人、维护社会秩序的目的。正因为此,恩赦制度被日本学者奉为与保释制度、保护观察制度等一样具有重要意义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