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并行审理的困境与出路

【中文关键词】 环境侵害公益诉讼;私益诉讼;合并审理

【摘要】 我国现行环境民事诉讼基于侵害对象的差异性及私公益诉讼分野原理,在立法上分类为环境(私益)侵权诉讼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面对同一环境侵害,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分离式救济,在造成环境纠纷整体性肢解的同时,往往会诱发同一问题多次审理、诉讼效率低下、共同争点裁判歧异、公私益相互遮蔽等司法困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观为新时代环境法制建设确立了新的目标。规范不自外於现实。环境纠纷的整体性及环境侵害发生二阶段机理,映射于诉讼程序,有必要通过诉的合并,实现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融合,审理程序采用“前阶共同(基础)事实+后阶各损害事实”二阶事实法律关系构造模型,打破环境公私益诉讼保护泾渭分明迷思,实现相关多数纠纷一次性解决。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合并审理理论分析和具体方案建构,无疑也为进一步研究和制定专门的环境诉讼特别程序奠定了基础。

【全文】

文章摘要(4000字,原文摘录,勿另外撰写,取消注释)

党的十九大报告第九部分对生态文明建设的整体部署中明确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实现人与自然共存的有机整体保护,成为新时代中国环境法治建设追求的目标和任务。现行立法及实践操作上过分强调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程序异质性,注重各自运行逻辑和轨迹,忽视了环境纠纷整体性,没有对环境侵害发生机理进行深入探究,也没有遵循自然规范(法则)就环境民事诉讼程序进行合理设计。建立人与自然环境共生共进,实现环境问题实质性交互整合的生态整体保护,成为当前我国环境诉讼立法面临的一项重要使命。

一、现行法上环境民事诉讼的教义性解释方案

(一)国内环境民事诉讼现行法方案

在我国现行民法(含《侵权责任法》)、环境法与民诉法间尚未形成有效对话和沟通情况下,依托不同实体法的环境民事诉讼,基于侵害对象的差异性及公私益诉讼分野原理,分别采行环境(私益)侵权诉讼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对因环境侵害导致的私益及公益损害分别救济。环境问题民事诉讼分离式救济立法思路,更多的是强调了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程序的异质性。然因同一环境侵害引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和环境(私益)侵权诉讼之间具有在审理对象、案件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等方面存在牵连性,分别各自进行,不仅会导致诉讼效率低下,还可能会出现同一行为不同裁判矛盾。《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解释》虽做出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生效裁判认定的事实对私益诉讼的预决效力,及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生效裁判既判力单向扩张规定,但这种由“公”向“私”的单向度规则规定,必然会引起人们的质疑。

(二)国外环境民事诉讼法律动态

面对环境侵害,世界各国都通过相应的立法予以积极应对。域外国家审理制度虽有差异,然就同一原因事实或法律基础发生的环境民事公、私益请求权,集中统合于一个程序进行审理,而不分散在不同程序及各地管辖法院解决,具有高度的一致性。以诉的合并方式,合并审理一并解决关涉公私益问题,其关注点在于实用性——重在事实模型而非法律关系。虽然目前各国尚未在立法中就环境侵害所涉公私益问题合并审理一并解决做出明确规定,也未成为司法普遍做法,但是从近年学者研究、相关诉讼立法及实践经验,可以清楚地意识到,因同一环境侵害引起的公私益交织型损害,由法院进行合并审理一并解决的做法,已经是法律政策上的大势所趋。

(三)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模式分析

为充分保护个体民事权益和有效维护环境公益双重目的实现,有两条不同的路径可供选择:一是以我国为代表的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分离模式,分别采行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与环境(私益)侵权诉讼对公益及私益损害予以因应;二是域外推崇的公私益交织型环境侵害合并审理一并解决诉讼模式。深入挖掘两种不同环境侵害救济诉讼模式,我们可以得出,二者在构建思维方式、解决办法、诉讼模式关注点、生态整体保护方式和实现效果、模式形态等方面存在显著区别。

二、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审理之实践检讨与理论反思

(一)实践桎梏

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分离模式更多的强调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的异质性。然因同一环境侵害行为引起的公私益交织型环境事件,简单的依照公私益保护分野原理一分为二,非此即彼,必然导致司法中的机械主义,难以保证各个案件均能得到符合其本质之解决。

虽我国目前尚无因同一环境侵害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又提起环境(私益)侵权诉讼的案例,但已出现的大量单一环境(私益)侵权诉讼或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例,足以说明分离式诉讼所带来的环境纠纷整体性肢解,公私益遮蔽,法院司法困难等问题。

(二)理论反思

1、主客二分的“异化逻辑”

环境民事诉讼发展及公私益保护方式出现分水岭,主要是受制于“主客二分”认识论制约。基于预设的“主客二分”来理解和把握环境民事诉讼制度,势必会造成环境纠纷整体性的肢解与人与自然环境整体性依存关系的割裂。

人与自然环境是共存的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生态整体性的前提就是“非中心化,它的核心特征是对整体及其整体内部联系的强调,绝不把整体内部的某一部分看作整体的中心”。局限于从生态学的角度解读生态整体主义,人是自然的一部分,消解了人的社会属性的生态整体主义,也就无法真正认识人与自然关系的实质,也就无法说明人之于自然的意义与价值。生态整体主义把两者糅和起来,利用生态系统和人性的复杂性来确立生态整体主义的完整性、和谐性和普遍性。环境民事诉讼法制建设的客观需求要与生态整体保护立法理念的内在逻辑一致性。

2、环境公私益保护对立的“悖离逻辑”

在环境保护领域内,环境要素(或介质)这一媒介具有公私益交融特性,赋予了“公益”与“私益”不同于其它领域的高度同一性。环境公益与环境私益的法律区分在环境民事诉讼中面临着很大的挑战。这主要源于环境要素(或介质)呈现出的“一体两面性”。在现实场景中,环境公益和环境私益经常是相互齿合和相互依存的。

环境问题公共性和环境纠纷的整体性,决定了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分离的局限性。因同一环境侵害引发的公私益交织型环境事件,人为地强化环境权益中私益与公益的差异,忽视审理对象、案件事实认定等方面具有的牵连性,各自进行,不仅会导致公私益相互遮蔽,也会造成诉讼效率低下、裁判基础事实认定不一致风险,法的安定性及司法权威性受到挑战。

环境民事诉讼回归环境问题(即遵循事实模型),对同一环境侵害造成的公私益交织型损害,其不应再纠结和固执于公私益问题,而应是从生态整体保护角度出发,面向事实(或实践)导向,面对现实,而非基于观念导向推导。

3、诉讼标的:囿于“权利发生事实说”

诉讼标的是大陆法系国家民事诉讼程序法的核心问题。桎梏于“权利发生事实说”诉讼标的理论下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分离模式,面对同一环境侵害原因造成的公私益损害,要想真正挣脱困境,寻找真正的实现路径,就应以一种更加客观更加冷静的态度来关注环境纠纷特质,而非单纯地停留在理论逻辑推演之上。

4、规范与现实二分:脱离环境侵权损害发生机理

环境问题是环境民事诉讼的逻辑起点。环境侵权损害发生机理,从逻辑上看,这一过程又可归纳为两个阶段:一是实施侵害行为引发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的事实;二是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引发受体(人身财产、生态环境)损害的事实。环境侵权损害发生二阶段机理,体现了自然规律,特别是环境学和生态学规律。

我国现行环境诉讼立法,局限于一般侵权诉讼程序创制的环境民事诉讼,显然有悖于环境侵权损害发生在程序逻辑结构上的完整性立法表达。法律规范必须遵循和建立在自然规范(法则)基础之上。环境侵权损害发生二阶段机理,反映在环境民事诉讼程序立法中,实有必要基于事实情形,在内部就同一个性质的问题做不同的争点分割。

三、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审理方案建构

针对环境案件特殊性,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分离解决同一环境侵害下的公私益交织问题面临的困境,笔者以为应当抱着宁可慢些,也要好些的态度,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坚持逐步探索、稳步推进的原则。采用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合并审理方式化解现行分离式诉讼面临的困境,无疑是当前最为妥当方案,也能为最终专门环境(民事)诉讼程序立法的研究和制定积累经验。

同一环境侵害引发的公私益损害,以“生活事件说”诉讼标的基准判别,可判定为同一原因事实发生的纠纷。通过诉的合并,实现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和私益诉讼融合,把环境公私益放在同一程序平台上进行保护,能有效避免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分离所带来的环境纠纷事实整体性肢解、诉讼效率低下、共同争点裁判歧异、公私益相互排斥或遮蔽之弊,实现相关多数纠纷一次性解决优点。

(一)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融合之道

1.建立诉的强制性合并制度

诉的合并可有效实现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融合。现代程序观的一个主题:将因“同一事件”引起的诸多诉讼请求、涉及的诸多当事人并入一个案件中集中审理。以“事件”为视角的请求,包括基于引发诉讼的事件或一系列关联事件的全部权利或救济。为使此制度得以有效落实,在法官案件管理职责范围内,有必要赋予法官强制合并裁量权。同时考虑到环境案件的特殊性,有必要将此类案件确定为专属管辖案件。

2.诉讼实施权赋权

同一环境侵害行为引发的环境民事公私益损害纠纷,涉及当事人人数众多。通过诉讼实施权赋权方式实现公益诉讼与私益诉讼主体融合,无疑是破解参加诉讼人数众多,维护其利益的有效路径。鉴于受害人数众多,受损利益多元,待证事实多而复杂,依传统共同诉讼制度与选定当事人制度,无法有效克服新型诉讼难题,以及自然人之私人财力、诉讼能力、诉讼经验、组织能力不够等因素考量,在环境民事公私益交织领域,借鉴域外私益主体向公益主体诉讼实施权赋权模式显然更为妥贴。

(二)审理程序构造:分阶审理

环境问题的整体性、公私益交融特性以及环境侵害发生内在所展现出的二阶段性,告诉我们,同一环境侵害引起的人身财产及生态环境损害纠纷,有必要放在同一程序平台上,遵循环境侵权损害发生二阶段机理进行二阶构造和审理。亦即,第一阶段系对多数请求之共通争点事项(侵害行为是否造成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事实)进行审理及判断;第二阶段系就个别争点事项进行审理及判断{针对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是否引发受体(人身财产、生态环境)损害事实,及损害额认定},并就损害赔偿请求做出裁判。

1.第一阶段:共通事实确认

“请求基础事实同一”,乃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融合存在之固有蕴涵。确认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这一基础性共通事实争点,是环境民事公私益融合之诉面临的首要问题。其审理认定,直接决定后续侵害事实(人身财产、生态环境损害)成立与否。如法院认定原告就共通争点之主张无理由而被告无责任时,则无需浪费劳力、时间、费用进行大规模后阶段审理活动,法院可直接作出判决驳回当事人诉讼请求;如认为有理由(成立),始由法院就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是否引发受体(人身财产、生态环境)损害事实及损害额问题继续审理认定。

2.第二阶段:损害(受体损害及损害额)认定

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与受体(人身财产、生态环境)损害间的因果关系和被告承担损害赔偿额认定是审理程序第二阶段要解决的两个关键性问题。而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与受体(人身财产、生态环境)损害间存在因果关系认定,又是被告承担损害赔偿额认定的前提。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是否引起受体(人身财产、生态环境)损害,直接决定被告方最终是否承担责任。如经审理认定,环境要素(或介质)损害与受体(人身财产、生态环境)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则无需再浪费劳力、时间、费用进行大规模损害额认定审理活动,法院可直接作出判决驳回当事人诉讼请求;如认为二者存在因果关系,始由法院就损害额进行审理认定。

遵循环境侵害发生(二阶)机理进行环境民事诉讼审理程序(二阶)建构,既注重了整体内容与功能的实现,又明确了程序各阶段职能分工与工作重点。

同一环境侵害引发的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案件的合并审理,虽然放在同一程序平台上一并解决,但它们仍然是个别的案件,仍需单独作出裁判(即合一审理,分别裁判)。为使纷争尽可能利用一道程序一次解决,对于未起诉或未登记的权利人,在诉讼时效期间内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在认定其请求成立的前提下,裁定适用先前作出的判决。

结论

环境纠纷的整体性,以及生态整体保护主义立法理念昭示出,同一环境侵害引发的公私益交织型损害,实有必要合并审理,而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合并审理,为我们一并解决同一环境侵害引发的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问题提供了新的模式。

环境民事公私益诉讼融合与审理程序二阶建构,从程序分离更多地转向合作,不仅契合生态整体保护主义立法理念,达致诉讼效率、正义,也无疑为破解当前同一环境侵害下环境民事公私益分离式诉讼面临困境,实现环境民事诉讼程序专业化整体性表达,环境民事公私益一体化救济提供了可行性方案。

编辑

作者电话

(重要)

文章字数

28277字

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

刊发期数

2018(5)

【期刊名称】《中国法学(文摘)》【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