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版权战争

很多人会说,版权是个小众的概念,能翻起多大的浪,引起多大的战争?我们来看一组数据:美国国际知识产权联盟(Internation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Alliance,简称“IIPA”),发布了《美国经济中的版权产业:2016年度报告》(《Copyright Industries in the U.S. Economy:The 2016 Report》)(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美国全部版权产业为美国经济贡献了近2.1万亿美元的增加值,是无可争议的美国经济支柱产业,甚至已经远远超过在全球处于霸主地位的金融行业,就业贡献率接近8%,GDP贡献率也接近8%。中国的版权产业目前仍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各种类似陈坤投资5亿,一部国产动画票房大圣归来近10个亿,微薄账号同道大叔卖了3个亿,杨幂所在的嘉行传媒估值超过50个亿,某当红小生参演一档热播的真人秀节目的费用超过3000万,Papi酱融资估值3个亿等等的报道却也足以吸引着人们眼球。可见,版权绝不是一个小众的市场,它已经造就了一个庞大的商业体系。国与国之间,国内利益各方之间为了争抢这一块利益,早已呈现白热化的状态。

那么,版权之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说到版权战争,不得不从版权说起,早期中国的历史就有关于版权的记录。中国南宋绍熙年间(1190~1194)刻印的四川眉州人王充所著《东都事略》,目录页上有“眉山程舍人宅刊行,已申上司不许覆板”的声明。这是公认的比较早期的版权声明。在欧洲,公元15世纪中叶,德国人J.谷登堡发明金属活字印刷术以后,1469年威尼斯共和国授予书商乔万尼•达施皮拉为期 5年的印刷图书的特权。1556年英国女王玛丽一世批准伦敦印刷商成立书商公司,对于出版的书籍拥有垄断权。这都是早期版权的雏形。都比安妮女王早出不少。但是,为什么说《安妮女王法令》才是现代版权的鼻祖呢?特别是现代版权,通说都认为和安妮女王脱不了干系。

回到三百年前1709年的一天,英国议会的大臣们为是否通过一部法律争吵不堪。背后的缘由在于印刷术产生并迅速在西方普及之后,书籍制作成本被大符降低,人人皆可制作书籍,书商们的利润并没有像人们想像那样迅速增加,反倒是让书商们丧失了原有的垄断优势。书商们为了能够重新找回原有的垄断地位于是开始游说国家立法,4月14日这一天,经过代表书商利益的议员的不断努力,保护书商垄断利益的法律被摆上了台面。有一部分议员警惕地表示,这部法律并不会像宣称的那样保护作者,但是他们的声音最后被力主推出法律的议员所淹没。最后法律通过,被摆到了安娜女王的桌上,安娜女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法律正式生效。

《安娜女王法》只是简称,其全称是《为鼓励知识创作而授予作者及购买者就其已印刷成册的图书在一定时期内之权利的法》,尽管名字中提到了作者和购买者,但其实主要是保护购买者,即书商(购买版权的人)的权利。安娜女王这一签字,意味着出版成为特许变成了国家法律,由此兴起了一系列争抢权利、保护权利的圈地运动,版权战争——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至此拉开序幕。

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各国都知道打架不是那么好玩的,可是要流血死人啊,于是开始比经济,比文化,拉开了一个第二战场,版权就是其中一个重要阵地。不仅国家与国家之间打,国内战场也是硝烟弥漫。十年前国内还是视版权为屁,盗版泛滥,作者穷酸得不行的时代。你看看今天,要看个晋江原创,不好意思,请充值;要看个热播剧,不好意思,请买会员。你想看看作者的思想火花,就得付出成本。以前的编剧写个剧本能收入上万块不错了,现在你看看,郭敬明、唐家三少爷之类的编剧哪个不是住豪宅,数钱数到手软。一个好的作品,不仅能拍电视剧拍电影,还能做网游,做活动主题,统统都是现金流。所以,现在的优秀作品,那就是一个金库,吸引着银行家、投资人纷至沓来。前段时间刷屏的范雨素,凭借一段短文,引得各路线上线下出版商齐齐出马,其暂居地皮村俨然被攻破,把范雨素吓得不敢露面,足见版权的魅力。除了民众熟悉的作品,现如今计算机程序等涉及的版权也是热得发烫,几个小伙伴一组队熬个夜,没准弄出个程序市值上亿上十亿。

2015年、2016年国内已经拉开了版权之战的序幕,如果说,之前版权的战争主战场在国外,那么国内正在成为主战场。随着几个大IP引来疯抢,一些国产电影收到天价票房,付费阅读,付费观赏也逐渐成为民众习惯,以及互联网的高烧不退,一时间,好的作品让无数投资人竞折腰。如何练的一双慧眼,识别真金,是本事;如何挣抢到版权,是本事;如何开发好版权,是本事;如何保护好来之不易的金娃娃,更是本事。一时间,各路人马,聚齐在版权的战场上,带着各家最精良的武器,或对峙,或开战。显然,连明星都开始意识到版权是金矿,凭借自身的资源优势,也加入了战场。不少年纪尚轻的小花小鲜肉因此赚的盆满钵满。俨然已经超多了普通人的想象。以前以为公司老板是有钱人,现在是谁有IP,谁才是大boss。

版权意识的觉醒,他将带来什么?

你可能还没意识到,版权产业是多么庞大。在美国,版权产业是当之无愧的顶级产业。2016年美国全部版权产业为美国经济贡献了近2.1万亿美元的增加值,甚至已经远远超过在全球处于霸主地位的金融行业,就业贡献率接近8%,GDP贡献率也接近8%。多么惊人的数字。

相对国内的版权产业刚刚起步,甚至还没有专门的机构来统计版权产业的生产值。

不过不要紧,版权意识的觉醒已经让大家懵懵懂懂地感觉到了版权行业的巨大潜力,资本闻着肉腥味儿已经开始有所动作。各种类似陈坤投资5亿,微薄账号同道大叔卖了3个亿,杨幂所在的嘉行传媒估值超过50个亿,Papi酱融资估值3个亿等等的报道吸引着人们的眼球,背后涌动的都是资本的力量。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知识作为一个消费品,其市场的大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口的多少,中国目前的人口几乎是美国的3倍,意味着潜在国内消费者也是美国的3倍。赋予中国版权产业多大的想象力都不为过。

事实上,已经有一拨人开始享受人口红利带来的版权利益:根据媒体公布的2017年中国名人收入榜单,范冰冰以2亿4400万元拔得头筹,鹿晗收入1亿8160万元位居第二,近期关于十几岁的姑娘欧阳娜娜出道3年挣9000万也成为热议的话题。近几年,明星不再仅仅是聚焦演戏,而是出现了围绕版权产业上下游整体布局的情况,投资电影电视剧、拍摄广告、参与直播、与网游公司合作开发IP、运营剧院等等,一个个明星俨然已经成为版权产业的大佬,相比上市公司的不景气,普遍利润低下的情况,明星已经成了印钞机,跻身中国掌握资源最多,赚取金钱最快的阶层,他们身处版权金字塔的最顶层,拥有极强的吸金能力。

还有一批人,赶上了网络直播的盛世开启,不仅明星玩得不亦乐乎,普通人也又不少从中捞金。智能手机的普及和4G网络的普遍运用为直播热潮创造了条件。作为媒体的最新样态,网络直播创造了最实时、最真实、最直接的媒体体验。“直播”平台的产业链也正在形成。根据艾瑞网提供的数据,2016年,游戏直播用户破亿。网络直播平台由于其形式主要体现为实时直播,其版权价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直播时的收入,二是转播时的收入,主要表现形式为打赏收入、广告收入、会员收入分成、转播费用等等。其中,打赏收入与会员收入分成是版权意识觉醒的直接体现,即显性收入,表明消费者愿意为版权付费。广告收入、转播费用等则是版权意识觉醒的间接体现,即隐性收入,表明投资者愿意为版权付费。

随着版权意识的觉醒,可以想见,未来中国的版权产业,将成为一个巨无霸。

如果说互联网是上一个风口,那么,可以预言,版权将成为下一个风口。而在此时,此刻,在版权帝国时代开启的前夕,如果想让自己在未来的帝国时代取得先机,站上风口,分得一块蛋糕,立于不败之地,做好充分的准备必不可少。

很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来咨询我相关问题的朋友也很多,于是有了写这本书的动机,我想系统地将版权战争的实质和未来的格局展现出来,让大家能够尽可能地明白版权这个复杂体系中的种种问题,能够在未来的版权战争中赢得一亩三分地。

让我们一起为版权帝国时代开启倒计时吧。

杨延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