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编者按: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法律史学会原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系原主任、法制史研究室原主任、著名法学家韩延龙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10月3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韩延龙同志的一生为法律史学科的发展、为中国法律史学会的建设、为法学人才的培养,皆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社会各界惊闻韩延龙先生故去,特向治丧委员会及家属表达悼念、慰问之情,中国法学网在此转载,以寄托无尽哀思。
社会各界缅怀韩延龙先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韩延龙研究员生平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著名法学家和法学教育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法律史学会原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系原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制史研究室原主任韩延龙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10月31日凌晨3时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更多>>

复旦大学法学院致唁电

孙笑侠唁电致法学所韩延龙同志治丧委员会


法学所韩延龙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恩师韩延龙老师逝世,学生在此沉痛哀悼。

1998年,我就是在韩师的亲自指引下,申请并加入了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博士生行列,成为李步云老师和韩延龙老师指导的法学理论博士生。我在职攻读博士生期间,韩师的厚实、仁爱、谦逊感染着我,韩师以他在法律史和法学理论的学术造诣,给予我学术上细心指导和深刻教诲。饮水不忘挖井人,韩师有恩于我,学生终生不忘!

韩延龙老师的高尚品格和优良学风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复旦大学法学院 孙笑侠
2017年11月3日  

吉林大学法学院法律史学科致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国际法所
韩延龙教授治丧委员会:

惊悉韩延龙先生不幸辞世,吉林大学法学院法律史学科全体同仁甚为痛惜,肃此电达,诚致哀悼!并向贵所及先生家属表达亲切慰问!

韩延龙先生是著名法学家,新中国法律史学科的奠基人和领航者之一。先生高瞻远瞩,筚路蓝缕,作为中国法律史学会主要筹办人之一,为中国法律史事业和法学教育事业的发展殚精竭虑,矢志不渝,倾注了毕生精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杰出贡献。先生仁慈谦诚,德高品洁,严于律己,宽仁待人,广受同仁与后学的敬重与爱戴。先生的辞世是贵所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法学界的重大损失!先生生前对吉林大学法学院法律史学科的支持、关怀与贡献,我们将永远铭记;先生的道德文章和献身精神我们将永远缅怀。

哲人其萎,德风长存。同仁当承先生遗志,为法律史的教学与研究、为法学的繁荣与发展而不懈努力!

韩延龙先生千古!

吉林大学法学院法律史学科 敬悼
2017年11月3日    

徐州市第一中学致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所韩延龙教授治丧委员会:

惊悉我校杰出校友韩延龙教授不幸逝世,徐州市第一中学全体师生深感悲痛。希望通过你们转达我们对韩延龙教授的沉痛哀悼,对其家属的深切慰问。

韩延龙教授少时曾就读于徐州市第一中学,参加工作后,韩延龙教授长期从事法律史和法学基础理论研究工作。是法律史学科的重要奠基者和重建者。

哲人其往,手泽长存。韩延龙教授的去世是对我国法律史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优秀的大师而感到惋惜,他的功绩将永载史册。

韩延龙先生永垂不朽!

徐州市第一中学
2017-11-2 

胡锦涛同志办公室致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国际法研究所韩延龙同志治丧委员会:

胡锦涛同志对韩延龙同志去世表示哀悼,对家属表示慰问。

胡锦涛同志办公室
2017年11月3日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致唁电

北京大学法学院李贵连教授輓韩延龙先生

创法律史学会 先生功最伟

探红色革命法 我公开路人

韩老师千古

李贵连敬輓

广西河池读者黄志凡挽韩先生

惊悉韩老师驾鹤归去,无比悲痛!

在西政读书时,业师赞叹韩老师为人为学,后生每每读韩老师的书,受益匪浅,甚为感恩。韩老师著作等身,嘉惠学林,功德无量!

请韩老师亲属节哀。韩老师千古!韩老师一路走好!

读者广西河池市黄志凡敬挽
2017年11月2日   

中国法律史学会中国法律思想史专业委员会致唁函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国际法所韩延龙教授治丧委员会:

惊闻贵所韩延龙先生辞世,中国法律史学会中国法律思想史专业委员会全体会员深感悲痛,谨对韩延龙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悼念,并向韩延龙先生的家属致以亲切慰问。韩延龙先生作为中国法律史学会原会长,为我国法制史研究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韩先生终生献身于学术,在法史研究领域有极高的造诣,深受学界同仁尊敬与爱戴。他的辞世,是学界的重大损失。在此,法史同仁深表感怀,谨祈韩延龙先生千古!

中国法律史学会中国法律思想史专业委员会
2017年11月2日      

辽宁大学法学院刘笃才教授致唁函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韩延龙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闻韩延龙先生逝世,不胜悲痛,谨以一个1978年考入法学所第一届法律史专业研究生的身份,对先生的逝世表示我个人的沉痛哀悼。

四十年前,当我们渴望改变命运的时刻,法学所向我们敞开了大门,接纳了我们。以先生为首的法制史研究室培养了我们,教育了我们。在我们毕业奔赴不同的岗位后,先生仍然不断给我们以关心、支持与帮助,留给了我们无尽的怀念。

现在,当先生永远离开我们的时候,我们这些四十年前的学生也已进入垂暮之年,能够告慰先生的是:先生长期服务的法学研究所暨法制史研究室人丁兴旺人才辈出,先生亲手筹建的中国法律史学会欣欣向荣发展壮大,先生毕生从事的法律史研究事业薪火相传后继有人。

先生的学者风度与长者风范将如清风明月长留人间!

辽宁大学法学院 刘笃才
2017年11月2日  

中共中央组织部致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国际法研究所韩延龙同志治丧委员会: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陈希同志与中央组织部其他领导同志对韩延龙同志逝世表示哀悼!对家属表示慰问!

中共中央组织部
2017.11.2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致唁电

西北政法大学致唁电

西南民族大学法学院致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法律史学研究群致唁函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韩延龙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韩延龙先生辞世,深感哀恸。先生为法史耆宿、纯正学人、至诚长者。先生长期从事中国近代法律史研究,尤着力于革命法制史、警察制度史、沈家本史料整理等领域,著述宏富,造诣高深,名重士林,嘉惠学界。

韩先生一直关注法史学科的多学科研究,关爱青年学者成长,生前多次到近代史研究所与青年学者交流。2013年9月24日,先生参加近代史研究所法律史研究群2013年第3期学术活动,担任主讲嘉宾,主题为“中国法律史研究的历史与现状”;2015年7月12日,先生亲临在近代史研究所召开的“第一届近代法律史论坛”,并在开幕式上致辞,深情回顾了法律史学科的发展历程,温言勉励:“由史学机构发起、组织,史学与法学相关学者共同参与的法律史论坛,这是第一次,希望以后继续开展下去”,深获全体学者共鸣。此情此景,历历在目,先生之音容笑貌,宛若在旁。

先生逝去,天地同悲,先生之道德文章垂范千秋!

先生一路走好!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法律史研究群
2017年11月1日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致唁电

中山大学法学院致唁电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中心致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国际法所韩延龙教授治丧委员会:

惊悉贵所荣誉学部委员韩延龙先生辞世,我们深感悲痛,谨对韩延龙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悼念,并向韩延龙先生的家属致以亲切慰问。韩延龙先生是我国法史学界之大家,终生献身于学术,成果累累,深受学界同仁尊敬与爱戴。韩延龙先生的辞世,是学界的重大损失。在此谨祈先生安息!

韩延龙先生千古!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中心
2017年11月1日   

贵州大学法学院致唁电

唁 电


韩延龙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闻韩延龙先生仙逝,我等不胜悲痛。

韩延龙先生是我国法律史学科的重要奠基者和重建者,多年来,韩先生不但在学术上贡献了皇皇巨著,还以其高尚人格和真正的学者风范引领法学界同仁,推动了我国法律史学科的科学研究工作和人才队伍建设工作的巨大发展。在国家法治建设发展日新月异之际,法界同仁当永远铭记以韩先生为代表的一代学人的筚路蓝缕之功。

韩延龙先生曾多次关心、支持贵州大学法律史学科的发展,奖掖贵州大学的法律史学后进。对此,贵州大学法学院将永远感怀。

韩先生的仙逝,是我国法学界的巨大损失。愿学界同仁痛悼之余,继续以韩先生为榜样,戮力精进,奉献于我国法学研究和国家法治建设大业。

韩延龙先生千古!

贵州大学法学院
2017年11月1日

国家审计署胡泽君、最高人民法院杜万华致唁电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国际法所
韩延龙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韩延龙老师不幸逝世,深表哀悼。请向家属表示慰问,望节哀顺变。

胡泽君、杜万华
2017年11月1日

杭州师范大学范忠信教授悼韩延龙先生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国际法所韩延龙先生治丧委员会
并转韩先生亲属:

惊闻敬爱的韩延龙先生病故,我们无比悲痛!谨向韩先生亲属致以亲切诚挚的慰问!博学、仁厚、谦逊的韩先生,是我们法史学人的榜样,是法史学术团体的灵魂。失去他,是我们的惨痛损失!韩先生是中国法律史学会的创始人之一,是中国革命法制史研究的开山者之一,是中国社科院法史学科的开创者之一。先生的法律史研究成就,特别是他在中国革命法制史研究方面的丰硕成果,影响了半个多世纪的两代法律学人。自1986年参与中国法律史学会以来,我长期亲炽先生德教,领略先生风范,受惠先生学术,在志业选择和人生修炼方面得先生恩泽尤多。饮水思源,每每感恩涕零。大痛之际,重温先生教诲,更须振作前行!先生的学术不朽,先生与天地永恒!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 范忠信率全家
2017年11月1日    

辽宁大学法学院院长杨松教授致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国际法所
韩延龙教授治丧委员会:

惊悉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法律史学会原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系原主任、法制史研究室原主任、著名法学家韩延龙教授不幸逝世我感到无比震惊和悲痛。

作为中国法律史学会主要筹办人之一,韩延龙教授为中国法律史事业和法学教育事业的发展呕心沥血、栉风沐雨,倾注了毕生精力,做出了突出贡献。韩老以深邃敏锐的思想、自重自勉甘为人梯的精神、宽宏仁厚的人格熏陶了几代学子,对中国法学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韩延龙教授无愧为我国的“中国法学名家”,他的逝世,是我国法学界的重大损失,是我国法学事业的重大损失。今特致电对韩延龙教授的逝世表示深切悼念,并请转达对韩延龙教授亲属的亲切慰问。

韩延龙教授对中国法学及法学教育事业的贡献惠及辽宁大学法学院,我们的许多工作长期得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和韩延龙教授的关心与支持。韩延龙教授的逝世,使我国法学界特别是法律史学界和我国法学教育界失去了极为重要的领军人物,同为法学工作者的我们感到万分痛惜。

在此,我代表辽宁大学法学院并以我个人的名义专函致哀,并慰哀衷。祈望亲属节哀珍重!

辽宁大学法学院
杨 松  
2017年11月1日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致唁电

上海市社科联沈国明教授致唁电


李林所长:

惊悉韩延龙老师不幸去世,深表哀悼。

韩老师学术功底深厚,成果丰硕,为我国的民主法治建设辛劳了一辈子。他热情而又谦逊,提携后进,诲人不倦,是我十分尊敬的前辈。他的去世是法学所的一大损失,也是法学界的一大损失。

韩老师的音容笑貌将永存我的心间。

望家属节哀保重!

沈国明  
2017年11月1日

西南大学法学院赵明教授挽韩延龙先生

索隐钩沉著法史鸿篇

穷达逆顺求苍生正道

韩师延龙先生千古
弟子 赵明 敬挽

西南政法大学法律史学科致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国际法所韩延龙教授治丧委员会:

惊悉韩延龙教授不幸逝世,不胜哀痛。韩延龙教授作为中国法律史学会原会长,为我国法制史研究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韩教授的辞世是我国法律史学界的重大损失。西南政法大学法律史学科全体成员沉痛悼念韩教授,并请向其亲属转达诚挚的慰问,并希节哀!

西南政法大学法律史学科
2017年10月31日  

西南政法大学俞荣根教授挽韩延龙先生

迎法苑百花品如傲雪寒梅

创法史学会功比顶梁礎柱

韩延龙先生千古

俞荣根 敬挽

西南政法大学致唁电

杨和钰、俞荣根、陈金全、钱大群挽韩延龙先生

惊闻韩延龙先生驾鹤道山,无任悲痛!

中国法律史学失去了一位领军人物,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

韩延龙先生是“文革”后我国法学重建的主要参与者,是我国法律史学科的重要奠基人。他长期担任中国法律史学会创会时期的秘书长和会长,鞠躬尽瘁,团结带领中国法律史学人为重建中国法律史学作出了巨大贡献!

西南政法大学恢复招生之初,他曾几度莅临指导,对西政大法律史学科和中国法律史学会西南分会(后改名为“中国法律史学会西南民族法律文化研究会”)的创建与发展予以无私帮助和倾力支持。

韩先生一生光明磊落,仁慈谦诚,德高品洁,备受学人敬重!是我们做人治学的榜样!

此时此刻,天地同悲!学界痛悼!

韩延龙先生千古!

西南政法大学     
杨和钰、俞荣根、陈金全、钱大群敬挽
2017年10月31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陈景良教授悼韩延龙先生

清晨醒来,一眼便看到了田禾“法学所那位最慈祥的老师走了”的记念文字,未及读完,我的眼泪便夺眶而出。二十年前的一件往事不禁湧上心頭。

1997年,上海华政陈鹏生先生主办的“中国儒家法文化国际研究会”,由我承办在河南大学召开。开幕式前,依礼节由河南大学校长会见主要佳宾,作为引介人与后学,我竟一时忽疏把韩先生排在了他人之后,实际上韩老师既是前辈又是中国法律史学会总会长,理应第一位介绍,尤其是这个会还有七个日本学者参加。可先生并不为意,丝毫没有责怪我的意思。

后来,河南大学成立研究生院(试办),法学学科发展,都由先生从中提携。2000年,那时的我血气方刚,为申请博士点毅然甩下院长的担子而移步中南。其间,我与忠信两次到社科院法学所拜见先生,并且去法学所红楼后先生的居所喝茶聊天。03年中南法史博点获批,次年招生。再后来,先生患上了癌症,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先生并非是一个健谈的人,但先生奖掖后进为人宽厚,年青人都十分爱戴他。记得每逢先生讲话,当语塞时,我便与李力猛喊“会长,会长,我心中的太阳”,这善意的起哄,每每唤发了先生的激情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如今先生走了,我们失去了长者,法律史学会没有了那一代人的风范。悲夫!

先生是徐州人,深厚的文化滋润了这位长者。“所不朽者,立万世名。孰谓公死,吾谓公生!”。先生啊,我在长江岸边为您叩头送终!

陈景良于江城
2017年11月1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文化研究院、法律史学科、法律史教研室致唁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国际法所韩延龙治丧委员会:

惊悉韩延龙研究员不幸逝世,不胜哀痛!

韩延龙研究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法律史学、法理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长期主持中国法律史学会,同时也是中国近代法律史、新民主主义政权法律史等研究领域的学术权威,对中国的理论法学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韩先生德隆望尊,奖掖后学,诲人不倦,亦为中国的法学教育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韩延龙研究员的逝世是中国法学界与法学教育界的重大损失,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文化研究院、法律史学科及法律史教研室对韩延龙研究员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请治丧委员会转达对韩延龙研究员亲属的深切慰问。

韩延龙研究员德业千古!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文化研究院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史学科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史教研室
2017年10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