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莫纪宏:预警后人员伤亡财产损失如何降至最低

暴雨一直下。

北京市角门北路附近,一片汪洋,几辆汽车泡在水里,车轮子整个没在水下,在附近上班的市民徐峰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这种情况了。

7月20日11时30分,北京市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不仅是北京,截至7月20日15时,天津发布暴雨橙色预警;河北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

尽管各地持续发布暴雨预警,但持续暴雨依然造成不小损失。据民政部统计,截至7月20日9时统计,本轮强降雨过程导致河北、山西、山东、河南、陕西、甘肃6省35市131个县(市、区)173.1万人受灾,13人死亡,62人失踪,6.8万人紧急转移安置,600余人需紧急生活救助;1200余间房屋倒塌,4300余间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95.6千公顷,其中绝收3.7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8.4亿元。

在发布预警后,如何加强防范应急工作,将损失降至最低?

分属地行业针对性预警

既往发生的暴雨等自然灾害,一再说明及时预警、提前防范的重要性。

4年前的那一天,让徐峰至今记忆犹新。

那天是周末,徐峰一家开车去郊区游玩,因为又热又累,她决定提前返回。快到家时,积水已经很深了,他们只好把车停在路边车位,蹚着水回到家里,一路上,“积水最深处达腰部,马路两边的车在浪花中飘动,几处井盖被冲走”。

幸运的是,有人在井盖旁边站着指挥,要不然路人掉进去就有生命危险。

“今天的雨如果照这个速度和雨量再下到半夜,估计也快赶上‘7•21’了。”徐峰感慨道。

同在北京南城上班的陈女士用“可怕”这个词形容7月20日这场暴雨,“下了一天,积水太严重,有点吓人”。

不止是北京。

7月20日11时,河北省气象台发布暴雨红色预警。自7月18日夜间到7月20日早晨,保定西南部和石家庄、邢台、邯郸三个地区的西部降水量已达200毫米以上。预计张家口南部、承德南部、唐山、秦皇岛、保定东部、石家庄、廊坊、沧州降水量可达30至100毫米。太行山、燕山山区发生山洪、地质灾害、中小河流洪水的风险很高。

虽然对暴雨很是担忧,但徐峰还是心安,毕竟在此之前,她已经收到了北京市发布的暴雨预警。

7月19日一大早,北京市发布暴雨蓝色预警,预计至19日10时,北京城区及西部山前地区将出现短时强降水,小时雨强可达30毫米以上,伴有雷电,请注意防范。

徐峰出门时,雨已经下来了。

当天,北京市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蓝色预警信号,预计至当日傍晚,北京市平原及山前地区仍有较强降水,局地累计降水量可达50毫米,请注意防范。

7月20日,北京气象台将预警连升两级,当天全城处于暴雨橙色预警中。

京津冀等地的预警在不断发布,但损失也在出现。发布预警的同时,是否应更多地向公众普及安全防范知识呢?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钧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危机应急必须依法依规,预警发布也要依据突发事件应对法,参照国务院发布的《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管理办法》等指导意见,遵循“一案三制”的管理要求,所发布的预警实际上是确定了本次危机的等级,再根据危机等级启动相对应的应急预警,做到统一领导和综合协调下的分类管理、分级负责。因此,预警的危机等级所对应的是应急管理上的分级负责原则,操作时,根据危机有可能导致的损害状况,发布相应等级的预警,随之也就启动了与之对应的应急力量。

唐钧解释说,预警不仅是单纯地向外界发出提醒,更多的是在内部提前启动应急部署和阻止危害的防范工作,起到阻止危机发生或尽可能降低危机危害的作用。这要求预警要科学、及时、准确,在科学技术上不断进步。从社会安全的视角,预警也是一把“双刃剑”,如果预警及时准确,起的是正向的防范作用;但若预警发生失误、出现误差或者自然灾害发生变化,也存有失信于民的负面风险。但即便如此,对于可能带给群众巨大伤亡或巨额损失的风险事件,仍然建议发布预警,提前防范;预警只要是发自为民的公心,自然会得到群众的体谅和认可。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所长莫纪宏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危机相应应急预案本身就包括相关注意事项和防范知识,比如要求相关生产部门、新闻媒体要及时告知市民安全出行、安全避险的行为方式等。

唐钧建议,安全注意事项的提醒,建议参照“条块结合、专业分工、属地兜底、功在平时”的原则。鉴于灾情在不同地区的差异性、不同地区群众风俗习惯的差异性等社会因素,鉴于安全注意事项的精细化和专业性,建议由属地党委政府、主管部门和行业,例如民航、地铁、公交、街道、乡镇等,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及时发布有针对性的提醒。并且,注重平时的宣传、科普、培训、演练等工作,平时多流汗、灾时少流血。

加强风险教育自救培训

北京市气象部门在发布预警的同时,还联合北京市国土局发布地质灾害气象风险蓝色预警。房山、门头沟、延庆、昌平、海淀等地山区发生崩塌、滑坡等地质灾害的风险较高。

而在河北涉县,由于遭受特大暴雨,12个小时内最大降雨量达到460毫米,龙虎、关防、合漳、西达四个乡镇通讯信号中断。

在河北磁县,特大暴雨造成7人失联,已转移受灾群众1210人。

但在此前的暴雨洪灾中,曾有群众不愿转移。

在湖北省黄石市,降雨量最大的7月初,整个江北地区被水淹成了一座“孤岛”。

7月2日,大雨如注,居住在策湖边上的65岁的张老汉守着自己饲养的300只鸡,一直不愿撤离,但又没有能力转移它们。

正当他沮丧时,黄石港派出所江北社区民警高朝晖带着一辆大卡车冒雨赶来,终于将张老汉撤至安全地带。

在安徽省宣城市,6月以来的持续强降雨,让当地东门渡大闸内河水位快速上涨。看着持续上涨的水位,当地政府和乡村干部一致决定:先把居住在圩内3个村民组的90余户280多名村民转移出来。

6月29日,绝大多数村民都已经自行搬离,但此时仍有少数居住在楼房内的群众不愿意转移。

为了让不愿搬离的群众及时转移,乡村两级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多次来到村内,挨家挨户做工作,终于把圩内群众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

莫纪宏认为,从政府的角度看,首先应该是救人,如果公民不积极配合政府实施转移,政府应采取强制措施,强制转移。

“生命至上,不能因为个人行为增加危险。”莫纪宏说。

唐钧向《法制日报》记者分析说,不配合转移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第一,怀有侥幸心理,总觉得灾情不会太严重,万一真出事还有官兵救援,还有国家兜底,却忽略了水火无情、生命无价的基本规则。第二是存有轻敌心态,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严重性,未成想到洪水有可能带来诸如泥石流、漏电、疾病等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危害。第三是对灾后的救助政策不了解,总担心家中受损后,在灾后生活会没有着落。

唐钧认为,针对上述问题的对策,一是善于风险沟通和心理疏导,现场救援人员要及时与之沟通,做好动员;并争取请属地的基层干部和乡亲来做动员,在“熟人效应”作用下,基于熟悉和信任,动员和劝说效果会更好。二是做好政策宣讲和配套落实,讲得好、不如做得好,每次救助、补充等善后工作若能获得群众认同,争取群众信任,自然更容易说服不配合转移的群众。三是加强宣传和普及教育,让群众及早认清危机的危害和可能造成连锁反应的风险,并在有条件的地区加强自救互救的培训演练,把生命高于一切的理念深入人心,知行合一。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6-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