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本网首发 >> 阅读文章
阅读次数:  2983
正义公理该如何实现
 ——《杀死一只知更鸟》
白琴

【学科分类】刑法学 刑事诉讼法学

【关键词】刑法学 正义公理 自由与民主 法律人

【作者简介】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2014级硕士生;专业方向:刑法学。

【版权声明】作者授权本网首发,转载请注明“中国法学网首发”。


“杀死一只鸟是罪恶的。它们唱歌给我们听,什么坏事都不做,它们不吃人们园子里的瓜果蔬菜,不在玉米仓里做窝,只是衷心地为我们唱歌。”影片中父亲艾蒂卡斯对孩子们说这句话时,我才开始注意到电影的主旨所在。知更鸟是益鸟,对人类百利而无一害,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或对人类有害,但可爱而无辜的它们却时常遭到人们的无情射杀。这实在是不合理!毕竟在人的世界里,刑罚是构成犯罪的人所应该承担的刑事责任,对动物虽不能适用,但也应该维持最起码的正义公理,而不应是非不分吧。知更鸟就是这样无辜死去的。

这与影片高潮的庭审部分完美契合,黑人被告汤姆•罗宾逊经常帮助白人梅亚拉小姐,梅亚拉却诱惑汤姆,跳到他身上并吻他,这一幕切好被梅亚拉的父亲埃威撞见,怒气之下埃威毒打了女儿(当时种族歧视明显,镇上的人都瞧不起黑人)并诬陷给罗宾逊。历史似乎又在重演,人类怎么对待动物,也会怎么对对自己的同胞。人们可以肆意妄为地射杀益鸟,也会无情伤害曾经无数次帮助过自己的好人,因为他们往往以自我为中心:不同物种中,人类高于动物;即使同是人类,白人高于黑人!我们不禁要问:正义公理何在?然而这样不公的事情不绝于耳,就连在《创世记》中,我们也常会发现坏事会发生在好人身上,而好事却发生在坏人身上。该隐因为妒忌杀了亲弟弟亚伯却无须偿命,上帝甚至还规定“凡杀该隐者,必遭七倍报应”;约伯为人公义、行事正直,是上帝的忠实仆人,他的一生却又穷又病。这不禁使我们心中疑惑:难道上帝也不公吗?也有人质疑今生或来世有没有正义公理,有人试图用“上帝是一位旁观者”或“正义公理将会在来生里得以实现”这样一些观点也解释。至于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无论如何,在自由与民主的时代,法律的使命在于不使好人受冤屈,不使坏人逃脱惩罚。刑法更不允许如此现象,刑法面前人人平等、罪责自负以及刑罚的严厉性都不容冤枉一个未犯罪的人。影片中的白人律师艾蒂卡斯为人正义、充满智慧,电影一开场就有他帮助过的当事人送坚果到他家作为律师费用,以及顺路开车带镇上的人出镇,这些镜头都表明他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也深得梅岗镇居民的喜欢,这些都为之后的庭审中他坚定地为一个黑人辩护埋下了伏笔。艾蒂卡斯除了正义,还具有一般父母难有的开明,他允许一对儿女直呼其名,而不用叫父亲,这也正是导演罗伯特•马利根对芬奇追求自由与民主的巧妙刻画。芬奇受命为黑人罗宾逊辩护,在法庭上他据理力争。主要提出了三个辩护理由:第一、证据不足,没有充分的医学证据之前该案不应被拿上法庭;第二、证人的证词出入很大,漏洞百出,缺乏说服力;第三、提出罗宾逊无罪的证据,首先被告左手自小伤残,而凶手伤人显然用的是左手(镇长泰特作证被害人是右眼受伤,在面对面的情况下,凶手只能是用左手,埃威恰好就是左撇子,凶手是显而易见的);其次,从被害人梅亚拉的角度进行分析,即她经常请路过她家的罗宾逊帮忙,接受他的帮助,却诱惑并诬告他(这必定有什么原因),然而她只是一个受害人,虽然违背了道德但并没有犯罪;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芬奇清楚地知道罗宾逊被告上法庭仅仅因为他是黑人,黑人在当时毫无地位和尊严可言,在大多数白人眼里,“黑人都是不道德的、不可信任的、都撒谎”,甚至连女人也是如此。这正是不公的根本之所在!法庭之上反映了美国当时最基本的社会问题,即种族歧视。“黑人也应该收到尊重,如果他是正义的”,芬奇义正辞严的在法庭上为黑人发声,这一举动得到了黑人和妇女的赞举,闭庭后他们全体起立想芬奇致敬。

更令我们感到无奈和悲哀的是,抛开普通的白人居民不谈,甚至连本应手持正义天平的法官和陪审团也深受种族歧视观念的限制,未能免于俗套。尽管芬奇已经在法庭上提醒法官:法庭最重要的是公平,法庭上所有人都是平等的,相信法官不会用偏见来处理问题,以上帝之名尽你们的责任!最后的庭审结果虽不甚令人满意,罗宾逊被陪审团认定为有罪,并在送往监狱的途中逃跑时被误杀,一只“知更鸟”被杀死了。看到这里我有个不合时宜的想法:如果确实是罪犯逃跑,但换成是一个白人,警察还会错杀吗?至少会更加谨慎!在法庭这个理应伸张正义、断案明理的神圣庄严之地,也未能使正义之光普照大地。刑法在于使实施了犯罪行为的人接受刑罚,无罪的人免于刑罚;而现实却本末倒置:使一个无辜的人流血丧命,做了好事却成了罪人。至此影片的一条主线已经渲染完毕,一只知更鸟消失在了黑夜中。

不难发现,电影的另外一条主线则是围绕芬奇的一对儿女吉姆和斯科特展开的,与第一条主线相辅相成。孩子们的童年充满了刺激和冒险,对于未知的事物满是渴望和好奇,他们眼中的邻居布尔是个只在夜晚出没的怪人,对他既好奇又害怕。他们和小伙伴迪尔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在一个夜晚潜入了邻居的院子一探究竟,最后在慌忙逃出时哥哥吉姆挂掉了裤子,独自返回寻找时却发现裤子被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原处。布尔没有伤害擅闯院子的孩子们,此时说明至少他不是坏人,没有孩子们心中想的那么可怕。后来吉姆和斯科特被埃威袭击时,也正是布尔救了受伤的哥哥吉姆并把他送回了家。到了这里你会惊讶的发现,兄妹俩口中行为怪异的邻居布尔不是坏人,反倒是大好人啊!唯一值得人恐惧的只有恐惧本身,恐惧令人们望而却步、缩手缩脚,使我们固步自封、关闭心门。而恐惧的根源在于不了解、陌生,正如剧中当刚入学的小女儿斯科特与老师、同学相处不来时,芬奇所说:你只要明白这一件事,你与形形色色的人都会交往得很好。你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人,除非你站在他的鞋里,跟着他的脚步走”。孩子们对布尔的恐惧在于他们不了解布尔,白人和黑人之间不也正是如此吗?因为不了解所以相互仇视,如若白人肯主动了解黑人,不从心理上排斥和贬低他们,肯站在黑人的角度上思考问题,可能会发现黑人并非如他们想象的那般坏或者恶,白人其实也没有他们自我以为的那般好或者善。导演所安排的芬奇家中的黑人保姆这一角色也可谓是用心良苦,她尽职尽责,对待孩子甚至比父亲芬奇还要严厉,但她与芬奇和孩子们相处融洽,得到了芬奇的尊重,孩子们也愿意听她的话。这充分说明了黑人与白人之间其实本身并没有差别,他们之间的误解就在于陌生和相互不了解,人与人之间产生芥蒂也在于如此。

在第二条主线里,孩子们与父亲一样勇敢,他们勇于探索未知,敢于踏出步子,虽然最初以失败告终,但最后的结局是令人欣喜的:布尔救下了吉姆(当然是牺牲了埃威的性命为前提的),最终证实布尔也是一个好人,是“一只知更鸟”,为了保护他,镇长和芬奇以及孩子们决定为布尔保密,不把布尔交由司法机关处理。镇长泰特对芬奇说说:“埃威先生是自杀的。有一个黑人无辜丧命,就让他们血债血偿吧”。你会发现,仍有人愿意为他人的不公平和不平等辩护,芬奇是这样,镇长也是!正义公理依然是存在的,虽然是少之又少,但这至少是未来发展和普及的希望之所在。父亲芬奇同样是勇敢的,坚持在群体的阻挠、威胁之下为一个黑人辩护,虽未成功却得到了黑人的赞扬和尊重,为白人和黑人之间的鸿沟搭建了一座桥梁;也为孩子们言传身教,做了最好的榜样,至少在孩子们心中一颗正义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勇敢是什么?“勇敢是当你还未开始就已经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坚持到底。”原著的作者哈珀•李告诉我们该如何实现自己的追求,对正义公理的追求同样如此,影片中芬奇的角色已经将这种追求表现的淋漓尽致。作为一个法律人,不仅应心怀正义公理,尽管正义公理在现时尚未能完全实现,我们依然要勇于探索。最重要的无非有两条:第一,有一颗如芬奇般追求平等和正义的勇敢之心;第二,善于站在他人的角度上思考问题。正义公理也终将会实现!

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国际法研究所
京ICP备070348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