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二届中国青年法学家论坛:宪法如何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来发挥他应有的社会功能
莫纪宏: 谢谢在座的各位领导,还有在座的各位专家以及在座的各位来宾。如果刚才周叶中教授他的激情洋溢的报告好象是他穿着锃亮的皮鞋走上宪法的康庄大道,我就像拎着擦鞋包的擦鞋匠,我希望我的报告能够进一步论证周叶中教授刚才在他的演讲中间

提出来的宪法与公民的生活是密不可分的。正如刚才在提问和许老师在点评过程中,点评的一样,我们的宪法 是根本大法,但是根本在什么地方。他对我们的社会生活起什么作用。这个好象谁都能说几句,即便是专业性的宪法研究者,恐怕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的地方也不是那么很严谨。所以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一方面我们宪法学者呼吁这个宪法非常重要,一个国家,法制建设离开了宪法肯定不行。但是从政府、社会,包括法学界的同行期待着我们,宪法重要,宪法重要在哪儿呢?我们整个社会的法制建设,到底宪法能解决什么问题?我们需要你解决什么问题?你能解决什么问题。这也是我们宪法的学者,长期以来所面临的一个艰巨的理论任务。我想今天我就集合受教育权对宪法的保护,这个主题来谈一谈个人对宪法如何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来发挥他应有的社会功能。谈一点个人看法。我们知道,受教育权的问题,引起了政府和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的话,其实是从2001年,21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齐玉玲案件的司法解释开始,无论是法学界还是整个社会公众对于受教育权的问题都表示了巨大的关注。法学界也广泛的参与了这个案件的讨论。我们宪法学界也不例外,问题的关键就是我们在讨论这个案件所引发的各种理论问题的时候,老实说,从我们宪法学界来看,对于这个问题给予的理论解释,还是比较贫乏的,还不能拿出一道很成熟的理论。我们这几年也在不断地反思,特别要从基本点上对我们宪法学,在分析社会问题的时候,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的研究方法,要进行一些视角的调整。所以,我想,今天我就简单给各位领导和专家汇报一下,个人要对受教育权,从宪法当中怎么去保护他,谈一点个人粗浅的看法。我主要讲四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们大家耳熟能祥的受教育权。法律是公共理性的基金,法律工作者给社会提供的应该是一个公共知识,这个公共产品不能有个性。它是要给社会定一个规范的,如果这个规范,大家不接受,那么法律工作者就是一个失败的,所以不能说,我的法学个人有个人的特色,那是不行的。我们所创建的法学理论必须要能够为社会服务,为社会公众所接受。这样的话,才是一个真正有价值的法学理论。今天讲的第一个问题是受教育权的概念。第二讲一讲,我理解的对受教育权,给予宪法保护。宪法保护是一个什么意识。第三个问题是对于受教育权给予宪法的保护。到底它在法律制度上应该有哪些相关的措施和规定。第四,怎么样进一步通过加强我们国家对受教育权的宪法保护来进一步提高我们国家宪法和法律对受教育权保护的整体的水平。受教育权这个概念,我也查了古今中外的历史文献,还有法律法规的文献,一直也没有查到受教育权最早到底起源于哪儿,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实际上它涉及到我们权利的来源。我们现代法制社会中,我们有宪法,我们有法律,我们有民主法制的价值,我们有人权观念。在这些观念没有成熟之前,我们整个社会是用一种什么样的价值来指导人们在各个社会生活中,来继承相互之间的关系呢?关于受教育问题,这是比较清楚的。小时候,就是念三字经,子不教,父之过,儿子不学习,教育问题是老子的责任。怎么可能搞出一个子不教,宪法的过错呢?这一点,实际上,在人类社会早期,接受教育这个问题,它实际上不属于社会公共领域的问题,也不属于职能的问题,它是一个私生活领域的问题,当然我们也不否认,像孔子,有教无类,大家只要愿意学,我就可以教他。这样的话,应该来说,我们今天再用现代法制语言来解读我们人类社会受教育的历史的话,我们绝对不难给当时的现象贴上标签。至少说,在受教育权正式进入宪法和法律之前,受教育权利是个人生活领域的一个事情,或者说是一个民间社会的事情。它进入到这个法律,实际上是从民间走向了社会,从一个私人的社会走向了一个公共社会。这样的话,我们发现,受教育这个问题,可能还不仅仅是一个完全自由的事情不能完全由公民个人来决定自己接受教育的形式、内容等等。市民必须要能够相互交往,组成一定的社会秩序,组成一个良性的社会,就必须要掌握社会交往的能力,它有一个社会化的需求,这个社会化是三个层次的社会化。一个是在初级群体之间,主要是家庭。另外一个是次级群体之间,主要是学校。其实人类各种精神文明的成果和个人在生活中间,如何和他人打交道,如何和社会打交道,如何增长社会化的经验这样的教育。再一个是,当他走向社会以后,来进一步社会化,进一步提高自身进行生产和生活的能力。所以这样的话,这个社会领域是非常广泛的。这么样一个受教育领域,国家必须要介入。介入要介入其中的一部分。因为国家如果不介入,就不能保证一个社会,每个个体的素质,能够真正的保证一个社会,能够进行有序的进行。教育问题主要是各个洲的事情。法国人也没有把受教育权看成是监护人权的一部分。最早期的宪法文件,像1814年有关于教育的问题,但是是关于宗教问题。每一个信仰基督教的问题,应该培养公民信奉基督教。在宪法文件中间,来以政府的保障责任为前提,来给每个社会的个体,提供一个社会化的可能性,提供一种接受教育的机会。最早,我们可以看到,在宪法中间,规定教育、学校这样一个制度,他也没有明确提出来,是一种客观性的规范,没有上升为主观性的权利,这样的规定,教育应该完全免费。但他没有说多少年龄以下的公民,他有接受教育的权利,他没有这样说。所以这样的话,受教育权还是没有完全进入到宪法和法律的视野。最早规定受教育权是苏联1936年的宪法。这个宪法第121条规定,苏联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并且为了保障这个权利,他规定了与受教育权保障的政府的各方面的责任,他列举了很多。 所以这样的话,实际上受教育权的产生是社会主义宪法的一个重要特色,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