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30万教师学历现状待“破冰”
全国30万教师学历不合格

教育部师范教育司司长管培俊近日在做客人民网时透露,据统计,全国还有30多万教师学历不合格。农村专科学历的小学教师比城市低28.9%,农村本科学历的初中教师比城市低38%。但这一现状在改变之中,教师的学历层次逐年提高,教师队伍总体趋于年轻化,农村教师的学历、职务结构和城镇教师的差距趋于缩小。

“我也想做合格老师”

“我们也想再学习提高自己的学历,我们也想做个合格的老师!”云南省潞西市芜市镇中心学校的教师朱文权面对学历问题显得很无奈,“我们教学任务重,资金又有限,深造谈何容易。”

朱老师1995年从当地一所中等师范学校中专毕业后,分配到芜市镇的乡村小学教书,后来通过自学拿到了大专文凭。在整个学校,朱文权算是高学历的人才了,他所在的中心小学有29名教师,初中学历的就有7人,中专学历的占73%,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仅占3%。

芜市镇中心小学的师资状况,实际上只是中国农村中小学,特别是中西部农村学校的一个缩影。

米老师是江西省玉山县六都镇郑家墩小学的语文教师,而六年前,他还是一名代课教师。“那时候学校缺老师,我通过了转公办老师的考试,后来又拿到了进修大专的文凭。”米老师说他所在的学校有近一半是代课教师转过来的,“虽然近几年学校引进教师时,对学历这方面有更高的要求,但是由于待遇太低,五年来,只来了一位新老师。”

近年来,我国加大了对农村教育的投入,但由于历史原因和自然条件的限制,中西部地区农村教师的学历不达标问题依然严重。

“一桶水与一碗水”

由于知识储备不够,朱文权老师遭遇了一件很难为情的事:一次,三年级《品德与社会》练习册上有一道地理连线题,问土林属于云南省的哪个县。朱文权不知道,也无法告诉学生。“经常有学生问问题,我们也回答不出来,这和自身的水平有很大的关系。”随后朱文权参加了一个培训,才终于知道土林是在昆明的元谋县。

“为了提高自身水平,我们也去进修。但进修只能在周末或者假期中进行,效果很不好。”参加过进修培训的米老师说,“周末或者假期,我们还要去地里干活,每次进修报名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能坚持全部上完课的人并不多。”

“如果学历达不到要求,我们将面临下岗的威胁,现在我们学校还有几个同事还没拿到学历证。”朱老师说,为了拿到大专证,还有“走后门”的现象。学历要求让教师进修的功利性更明显了。

“有些老师要想取得数学、英语等专业的学历难度相对较大,于是就有一些学科老师来报考体育专业,这样拿到毕业证相对要容易得多。”武汉体育学院成人教育学院一名教师向记者透露,“这种现象在最近几年都很普遍。”

“教师的知识结构和能力与学生学识的关系,就犹如一桶水和一碗水的关系,如果我们自己只有一碗水,那我们怎么能给学生一碗水?”朱老师说。

破学历问题之冰

教育部师范教育司司长管培俊指出,解决农村教师学历不达标问题的办法之一就是新教师的补充。他指出,今年教育部直属的六所师范大学首次招收免费师范生,圆满完成一万多人的招生计划,并且落实了向中西部地区倾斜的政策。

“四年后,免费师范生可以解决补充农村教师匮乏的问题,对提升农村教师的整体素质也有很大的帮助,但是我们现有的还不合格的教师的出路很让人担忧。”听到免费师范生的消息后,郑家墩小学张校长说他很兴奋,也有点担忧。

“我们现在正想方设法让现有的教师能留在工作岗位上。”张校长说,这个任务很急也很艰巨,“学校组织教师去进修,但由于资金有限,教师自己还要承担部分费用,这对本来就不宽裕的教师来说也是个重担。”

“规定教师的学历水平,宏观上对提升教师的整体水平是有好处的,但要考虑到农村教育的现实情况。”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莫纪宏指出,“政策的出台需要一系列的行动支持,例如有针对性地免费对贫困教师进行培训、对现有不合格教师的转移就业等。”

莫纪宏同时指出,教育部门还应制定一个合理的农村教师录用标准,让那些真正热爱农村教育事业,有能力的人进入这个队伍,而不是用一道高学历门槛把他们拒之门外。

资料来源:现代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