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堂里有几家公司
 ——有感于三鹿奶粉事件

    这是一个公司扮演主角的年代,君不见,尘世中熙熙攘攘的众生——无论身份贵贱、地位高下——都要围聚在公司的周围,且不说那些“朝九晚五”的公司上班族,就是政府官员、高校教师、乡村农民,也要将腰包中不那么丰裕的钱掏给大大小小的各类公司,以换取合乎自己需要的衣食住行。
    因为公司是主角,所以,尽管你我与公司共处在同一世界、同一年代,但你我只是陪公司玩的龙套,你我的眼里不能没有它,但它的眼里可以没有你我。道理太简单了,因为你我有生活得更好的需要,它的产品或者服务恰恰能满足这些需要,没有它,成吗?肯定不成!
    正因为不成,公司就是强者,你我就是弱者,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强者是要欺压弱者的,它的手段很简单,就是提供质劣价不低的产品或者服务。于是,红尘中上演了一副副闹剧:小到牙膏、枕头,中到奶粉、食品,大到轿车、楼房,无不在给你闹别扭,让你掏了钱吃了亏,亏小的是慢性中毒,亏大的是车毁人亡,亏不大不小的是凭空多了些大头的或结石的娃娃。
    对此,没有法律约束吗?不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民法通则》等在那里摆着呢,其中明确规定了生产者、经营者的各类义务,更明文确认了“诚实信用”这个至高准则。这些规则试图给弱者增添些砝码,以平衡公司和你我之间的关系,毫无疑问,它们都是“除暴安良”的良法。
    但是,由于法律是外在的规范约束,它的存在并不一定能让人内心产生对他人的敬重;而且,在法律制裁力度不大或者法律执行不到位的时候,本来就是在事后彰显威力的法律就更不能“替天行道”了。于是,尽管法律在强力介入,但上述的那些闹剧还是一幕接一幕地上演着。
    既然目前法律对公司行为的规范有限,那么,在提高自然人道德信仰的基础上,重塑公司的商业道德,可能就是遏制这些闹剧的出路之一。客观地讲,你我之所以受制于公司,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专业化和职业化的分工,使得你我不能知悉公司产品或者服务的专业信息,公司相对于我们就是专家。既是专家,就要体恤大众,不仅要尽可能地告知大众相关信息,更重要的是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这是敬重大众,或者说是尊重同类社会主体的表现。要做到这一点,不仅要有法律的规范和训诫,公司的投资人、管理人、经营人还必须有为人民服务的情怀和道德。当然,这里的服务不是无偿的,而是符合价值规律的有偿。
    这意味着,公司应当是“好人”,是能上天堂的“好人”。怎么才能上天堂呢?套用康德的名言,就是在沉思中敬畏,敬畏身边的众生和心中的道德律。
    天堂里有几家公司?也许,只有天知道!
    
常鹏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