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尚书>章句集解》全书简介

《尚书》为应用济世之学,孔子编《书》,以垂范万世为念;传承复兴民族文化,以此为源。敬天,敬民,敬畏法制。天命顺从民心,德政、法制在于安民。法制只是手段,目的在于安民,以敬民之心敬畏法制。

《归善斋<尚书>章句集解》全书八册,约1500万字:第一册《归善斋<尚书>二典章句集解》、第二册《归善斋<尚书>三谟章句集解》,第三册《归善斋<尚书>十诰章句集解》、第四册《归善斋<尚书>别诰十篇章句集解》,第五册《归善斋《尚书》八誓章句集解》,第六册《归善斋<尚书>八训章句集解》,第七册《归善斋<尚书>诸命章句集解》,第八册《归善斋<尚书>杂著六种章句集解》。

一、研究过程及规划

对《尚书》的研读,起于大学本科时期。此后断断续续地收集积累相关的《书》经文献史料。1995年起,以研究《尚书》为主。第一篇论文《象刑歧义考》发表于2000年。此后有论文数篇。2013年底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专著《归善斋<吕刑>汇纂叙论》(约50万字)。

《归善斋<尚书>章句集解》依据唐孔颖达的分类编篡而成。《尚书》58篇,按《尚书注疏?尚书序》的分类,有典、谟、训、诰、誓、命、歌、贡、征、范,合为十体。2014年底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第一册《归善斋<尚书>二典章句集解》(159万字);2015年底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第二册《归善斋<尚书>三谟章句集解》(130万字);2016年出版第三册《归善斋<尚书>十诰章句集解》(270万字);第四册《归善斋<尚书>别诰十种》拟于2017年底出版(200万字)。第五册《归善斋《尚书》八誓章句集解》拟于2018年底出版(95万字)。第六册《归善斋<尚书>八训章句集解》,第七册《归善斋<尚书>诸命章句集解》,第八册《归善斋<尚书>杂著六种章句集解》亦将陆续完成出版。

按照《尚书》研究的总体规划,至少还得十年方可完成。研究顺序,包括文献整理,辨析,解说,译注,翻译。文献整理只是阶段性的初级成果。《归善斋<尚书>章句集解》仅涵盖《钦定四库全书》的《书》类著作。四库《书》类著作以外的经史子集有大量引用或运用《尚书》的内容,将形成另一部文献史料《四库本<尚书>辑考》。辨析,即在文献史料基础上做学术分析,形成论文及专著。解说,则是依据学术结论,作较为通俗的解读。译注,也是依据学术结论,对历代注解择善而从,对原文作注,译成现代文。翻译,即现代文译成外文,首先是英文。辨析、解说,以《归善斋<尚书>章句集解》为基础文献,同时会涉及其他文献史料,在实施过程中将交叉进行。译注,必须在《归善斋<尚书>章句集解》全部完成之后才能着手。《四库本<尚书>辑考》从性质上说,应作为附属成果。

这是一个粗略的长远规划。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结果如何,有赖天运。

二、总体内容特色

《归善斋<尚书>章句集解》有三项创新:

㈠汇集众家之解,以助于择善而从。晚清学者重刊《十三经注疏》,流行至今。四库本其他《书》类著作,不为人们所重,知者不多。顾颉刚、刘起釪所著《尚书校释译论》所引亦不全。今人解说《尚书》,大多仅援引《尚书注疏》,有失偏颇。《归善斋<尚书>章句集解》,意在汇集众家之解,以免限于一家之言。《钦定四库全书》有五十余种《书》类著作。这些著作起于汉唐,迄于明清,而以宋代居多,汉唐仅《尚书注疏》一部。《尚书》是为政之书,仅从字面训诂,难以准确理解。因而还需要从政治、法律、历史、礼乐、哲学、文学的角度予以探究,而这方面正是宋代《书》学以及元明学者之所长。四库本所载《书》类著述对《尚书》的解说涉及各个方面,尤其典章制度,律历器物,天文地理的源流考据,或繁或简。一些长篇解说,对于经文的理解大有裨益。

㈡汇集章句解说,以利于从速阅览。

《书》类著述,以解说、考据《尚书》章句为宗旨。《归善斋<尚书>章句集解》,将各种著述按章句分解汇集,故题名为“章句集解”。

㈢保留解说原貌,以便于了解《书》学发展轨迹。

后人的著作征引前人的著作,越往后,征引越多。而后人对前人的征引,或褒,或贬,或认同,或质疑,或补充,可以从这些征引中看到《书》学的积淀过程。唐宋时,汉唐二孔的《尚书注疏》立于官学,而元明清,南宋蔡沈的《书经集传》立于官学。其中《尚书注疏》和《书经集传》最为重要。其他《书》类著述大多围绕此二书而作。

三、各册内容

㈠第一册《归善斋<尚书>二典章句集解》

二典是《尚书?虞书》的首篇和次篇。《归善斋<尚书>二典章句集解》分为四个部分:1-2、正文二典,即《尚书》以“典”名篇的《尧典》及《舜典》,除了功德颂词之外,为帝尧、帝舜的言行记录。《尧典》先是命羲和掌管历象;次则择人禅位,欲授天下于虞舜。《舜典》记录虞舜历试诸难、摄位、即位、命官诸事。3-4、《四库全书》的提要及各自的序言,叙述各家《书》类著述的简要内容、《书》学发展的历史沿革和相关事宜,故列于篇首,以供参考。《吕刑》也追述帝舜功德,使民归善,放逐三苗国君,增修德政,定民居、厚民生、正民心,用刑中正得当。君臣敬天、敬民,百姓效仿,行德为善。司法官杜绝威虐,拒绝贿赂。最后重申,告诫要以此为鉴,勤勉敬刑。《吕刑》所说的基本与《舜典》相符。二典被认为是《尚书》的总纲。

㈡第二册《归善斋<尚书>三谟章句集解》

三谟,即《大禹谟》、《皋陶谟》、《益稷》三篇,继于二典之后。二典、三谟,统共五篇,为《尚书?虞书》的全部内容。二典,记载尧舜的言行;而三谟则是君臣对话录,被认为发生在《尧典》、《舜典》记录的言行期间,而非在《舜典》之后产生的,亦即《尧典》、《舜典》“所载未备”的内容。谟,被解为“嘉言”,或谋略,是《尚书》十体之一,以对话的方式,陈述功绩以及治国谋略,即所谓“嘉言善政”。《大禹谟》谈论克艰、善政养民、摄政、徂征有苗诸事;《皋陶谟》谈论修身、知人、安民诸事;《益稷》谈论决川播种、慎位安止、股肱耳目、韶乐合奏诸事,并作歌唱和。陈述功绩意在阐明治国之道,君臣通过对话、唱和互相警戒。三谟的基调就是敬天安民,以敬畏之心,获取天命,治国安民。三谟与二典的理念并无二致,被视为《尚书》的总纲。二典三谟有许多法律论述,尤其是司法原则。专著《归善斋<尚书>二典三谟法律论述辑考》将于近期出版。

㈢第三册《归善斋<尚书>十诰章句集解》、第四册《归善斋<尚书>别诰十种》

“诰”为《尚书》十体之一,即告示之意,针对个人或公众,就重大事项的告示。有正诰八篇,另有别诰十二篇。《归善斋<尚书>十诰章句集解》,列入以“诰”为名的正诰八篇,另列入《金縢》与《梓材》二篇,共为十篇,故名《归善斋<尚书>十诰章句集解》。《仲虺之诰》、《汤诰》、《大诰》与《金縢》反映商殷的兴亡始末,合为上卷。《康诰》、《酒诰》、《梓材》同为一序,皆诰康叔,且《梓材》从《酒诰》分出,三篇合为中卷。《召诰》、《洛诰》、《康王之诰》,即成王亲政及康王继位,合为下卷。

其余十篇不以“诰”为名,而被孔颖达视为“诰”的,则作为第四册《归善斋<尚书>别诰十篇章句集解》分为五卷:《盘庚》上中下三篇,叙述盘庚欲迁都于殷,因民不乐迁,故开解民意,启民心,告以不迁之害、迁都之善。上、中二篇未迁时事,下篇既迁后事。民众从怨上,少悟至从迁,其辞由切趋缓,首尾相继,合为一卷。《西伯戡黎》、《武成》商亡周兴之事,合为一卷。《多士》、《多方》迁殷遗民至新建都城,告诫臣周王之事,合为一卷。《君奭》、《周官》成王亲政,周公、召公留任辅佐,周公订立设官、分职、用人之法,合为一卷。《吕刑》为穆王末年关于司法原则和制度的论述,独为一卷。

《尚书》诸诰主要是关于商周法制的论述。《尚书》推崇敬畏,《尚书》十诰 “敬”字二十二,“畏”八。别诰十种“敬”字十七,“畏”十;另有与“敬”同义的,“钦”六,“祗”六 “恭”十,“寅”二,“穆穆”二。正与二典与三谟的理念相承,敬畏法制,慎施刑罚,用刑中正得当。而更为关键的是,强调敬天敬民,实行德治,注重民生,善政安民,公正公平,导民向善。《尚书》对敬畏的叙述,重点在于与民心、天意以及兴亡更迭之间的关系,针对于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情形,不同的处置方式。《尚书》诸诰尤其注重民心,将民心与天命相连,得民心,则获天命。民心,即天心。夏桀、商纣昏德虐政,失民心,失天命而亡国。商之成汤、周之文武,敬德善政,得民心,顺天命,而取代夏商。反复重申敬畏,期待子孙永久保有天命。

㈣第五册《归善斋《尚书》八誓章句集解》

誓是《尚书》十体之一。孔颖达说,“《甘誓》、《泰誓》三篇、《汤誓》、《牧誓》、八篇,誓也”。八篇之中,《泰誓》三篇及《牧誓》四篇均为周武王之事,合为一篇;《甘誓》、《汤誓》、《费誓》、《秦誓》四篇则为零散,合为一篇。《甘誓》、《汤誓》为夏商之事,时间在前,故为上篇。《泰誓》三篇及《牧誓》为下篇。

《尚书》八誓,是君主及诸侯在备战、出征前、行军途中、战地、战后对将士、臣民、所帅诸侯、归顺的蛮夷属国发布的誓词,声讨有罪,确立规则,示以赏罚,或表述悔过。其中,声讨有罪,构成前六誓的核心内容,陈明被征伐者不敬上天,征伐者受命于天,代天行罚。《夏书?甘誓》、《商书?汤誓》较为简略。《周书》收录《泰誓》三篇及《牧誓》,斥责殷纣不敬天道,历数其罪,不敬被视为殷纣暴虐的本源。殷纣摈弃上天付与君主的职责,无崇德安民之心,却力行杀戮,戕害臣民,恶行斑斑。缘于殷纣肆虐无度,致使皇天震怒,因周文王德行显著,近者悦,远者来,特授命代行天罚。秉承文王未竟的使命,帅众伐纣。誓词中,周武王着重阐释天民关系。天眷佑下民,“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听闻无辜者的呼声,赋予文王、武王伐罪安民之责。武王伐纣只是奉天行事,为民复仇。《费誓》、《秦誓》出自于诸侯,未有声罪讨伐的内容。《费誓》旨在备战,宣示与此相关的事宜。《秦誓》仅为悔过,表明改过之心。

㈤第六册《归善斋<尚书>八训章句集解》(《伊训》、《太甲》三篇、《咸有一德》、《髙宗肜日》、《旅獒》、《无逸》),第七册《归善斋<尚书>诸命章句集解》(《说命》三篇、《微子之命》、《蔡仲之命》、《顾命》、《毕命》、《冏命》、《文侯之命》、《君陈》、《君牙》),第八册《归善斋<尚书>杂著六种章句集解》(《禹贡》、《五子之歌》、《胤征》、《洪范》、《微子》)。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