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刑法解释原理的建构及其适用》序

王海桥博士于2012年-2014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我担任其合作导师。他的博士论文《刑法解释的基本原理》经过修改完善已于2012年在法律出版社出版。考虑到这一点,我建议他博士后研究报告应在已有成果基础上继续深化,经过数次交流,最终商定他的博士后报告选题为《经济刑法解释原理的建构及其适用》。

选题确定后,海桥围绕此一选题展开了自己的研究工作。2013年7月,他以此为主题,申报并成功获得第53批国家博士后基金一等资助金,这无疑是对他前期工作的肯定和进一步研究的激励。

经济刑法的解释要遵循刑法解释的一般原理。就后者而言,我曾与海桥有过一次深度的合作与交流。2013年,法学所组织出版一套“中国法学学科新发展”丛书,我负责主编其中的《刑法学的新发展》(该书已于2014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当时我请海桥负责该书 “刑法解释的变迁”一章的写作。在他按期将初稿交给我之后,我提出了较多的修改意见,并就刑法解释是否存在第三条道路进行了讨论。海桥对于刑法解释仍然围绕主观解释和客观解释、形式解释与实质解释这一传统的套路而展开,而我则提出“刑法解释的第三条道路”,即应当承认并主张刑法的刑事政策解释。海桥担心在刑法解释领域若以刑事政策为导向,会因为难以提供确定的标准容易导致违反罪刑法定原则。我则指出,刑法解释受刑事政策的影响是客观存在,主观解释还是客观解释,形式解释还是实质解释,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法律也从没有规定只能进行哪一种解释,事实上要根据社会的动态发展和刑事政策的变动而作出调整。至于如何规范刑事政策视角下的刑法解释,防止其突破法治的底线,造成对人权的侵害,那又是另一个问题。后来海桥经过认真思考,觉得刑法解释确实无法回避刑事政策,而且对于刑法的刑事政策解释,确实可以成为一条可供选择的理论路径。作为讨论的结果,该章最终的章名干脆改称“刑法解释的的第三条道路”。应当说,我关于刑法的刑事政策解释路径对海桥是产生了影响的,他现在的这本书中就用了较多的篇幅来阐释刑事政策与经济刑法解释的关系。

经济刑法的解释肯定还有其自身的特点。这是海桥的博士后报告和博士论文的区别所在,也是我对他提出的写作目标。如何理解经济刑法解释与一般刑法解释的差异,准确界定经济刑法规范的特点,为经济刑法罪刑规范的适用提供妥当的思路,是本书所要解决的重点和难点。海桥经过努力,在这方面基本取得了成功:就宏观层面而言,本书对经济刑法解释原理的整体建构作了比较系统的研究,在厘清经济刑法基本理论的前提下,结合刑法解释原理在经济刑法领域的特殊性与侧重点,注重罪刑法定原则下经济刑法的规范结构分析,从而在构成要件内强调实质的现实化解释;就微观层面而言,作者根据自己建构的经济刑法解释原理,对我国现行的经济刑法规范作了类型化的分析,以实证调研和案例分析为基础,就文义解释、体系解释、目的解释和合宪性解释等具体解释方法在金融证券犯罪等领域的运用进行了具体讨论。

作者运用SPSS软件对经济刑法的司法解释进行了实证分析,进而认为经济刑法的解释原理,是刑法解释基本原理在经济活动领域基于经济刑法规范特殊性的具体化,其应遵循刑法解释的一般原理,具体为解释理念、方法及其运用规则三个层面,但经济刑法解释与一般的刑法解释亦存在显著差异,表现在:理念层面强调罪刑法定原则下经济刑法的空白规范结构分析,重视刑法与经济行政法规之间违法性判断的冲突与协调,于构成要件范畴内应对经济刑法规范侧重实质解释而非形式解释,以经济刑法的保护法益和行为类型为基准,在经济刑法规范适用过程中应特别重视宪法性制约、刑事政策影响和经济法益衡量分析。

作者还认为,经济刑法解释的基本方法应为侧重专业用语基准的文义解释、注重计划性的体系解释、合乎客观目的的目的解释和居于前导性的合宪解释;基于经济刑法立法规范结构和规范属性,主张自立法类型化实现司法定型化,提倡双向对应性解释路径,对解释方法的具体运用,应突出合宪性解释的前导性地位和将其作为控制因素,以文义解释为优先和界限因素,侧重体系解释和目的解释,以二者为内容范畴因素。这些观点的提出,可以视为海桥在刑法解释基本原理的基础上对经济刑法的解释原理有了一定创新意义的思考。

2014年8月,海桥顺利通过博士后出站评审,评审委员会一致同意将其出站报告评为优秀。出站后,海桥结合各位评审老师的意见又对有关内容作了必要的补充和调整。虽然本书有的内容论述还显得有些单薄,如关于经济刑法解释特殊性中法益衡量的分析、经济刑法基本解释方法的合理界定、合宪性解释方法的具体运用等,但总的来看,仍不失为一本研究经济刑法解释原理及其运用的力作。

海桥性情温和,沉稳踏实,是我欣赏的弟子。我俩利用同居京西之便,常有见面切磋之乐事,留下许多美好回忆。本想为他的大作出版用心写出一篇好一点的序,无奈身不由己,一拖再拖。为不耽误其既定出版之计划,只好深夜草就上述赘言。词不达意甚至错误的地方,还请作者和读者批评指正。

刘仁文   

2015年5月14日凌晨于京西寒舍

(《经济刑法解释原理的建构及其适用》,王海桥著,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