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韩国的赦免法及其改革

在我的印象中,韩国是一个比较多地适用赦免的国家。李明博总统今年2月就职以来,已经实行了2次特赦,一次是今年6月份,特赦280万人,其中绝大多数是犯轻罪的平头百姓。另一次就是最近:总统府发言人8月12日说,在朝鲜半岛光复63周年纪念日和韩国建国6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李明博又特赦包括一些政经界人士在内的大约34万名囚犯,其中比较引人注目的是,一些游说集团向总统提交了一个100多人的经济界人士名单,建议总统特赦这些人以便“为增加就业、为经济增长所需资本投入贡献更多力量”。李明博总统最后核准了这份名单中的74名,希望借此“创造一个和谐的社会氛围,加速政府重振经济的努力”。(参见《新京报》8月13日援引的新华社专稿)

韩国的赦免制度之所以能得到比较频繁的使用,除了它有宪法依据外,更主要的是它还有一部专门的《赦免法》。该法颁布于1948年,具体规定了赦免的种类、适用对象、法律效果以及适用程序和方法。它采用广义的赦免,将赦免制度分为以下4种:

1.一般赦免,即所谓的“大赦”。该种赦免要经过国务会议的审议(国务会议系由总统主持的一种政府会议),并以总统令限定所适用的罪名,还需得到国会的同意。除总统令另有特别规定,一般赦免使刑罚宣告丧失其效力,至于尚未受刑罚宣告者,则其追诉权归于消灭,但因刑罚宣告所产生的既定效果,不因赦免而发生变化。

2.特别赦免,即所谓的“大赦”。对于特定的受刑罚宣告者,由法务部长官上报总统,经国务会议审议通过后,由总统直接实行赦免,不需要得到国会的同意。该种赦免以免除刑罚的执行为原则,但有特别理由的,可在其后使刑罚宣告丧失效力。与前者相同,它也不影响因刑罚宣告所产生的既定效果。

3.减刑,请注意这里的“减刑”是赦免性减刑(不同于刑法上的减刑),即对受刑罚宣告者变更其宣告刑,或者减轻其刑罚执行的一种制度。它也相应地分为“一般减刑”和“特别减刑”。“一般减刑”适用于在某种罪或刑的范围之内的所有罪犯,并以变更其宣告刑为原则。“特别减刑”适用于特定罪犯,以减轻其刑罚执行为原则。前者须经国务会议审议,由总统颁布命令加以实施。后者先由法务部长官上报总统,再经国务会议审议,最后由总统实行。

4.复权,也是指赦免性复权,即对因受到有罪判决而丧失或者停止资格者,凭总统令恢复其资格的一种制度。它仅仅能恢复资格,而不能使刑罚宣告归于无效,因此复权的效果不及于刑事前科,不能恢复因前科存在所带来的诸多不利法律地位,如已被剥夺的官职不能“官复原职”。对刑罚尚未执行完毕或免除者,不得实施赦免性复权。复权同样分“一般复权”和“特别复权”:前者指针对符合条件的不特定多数人实施的复权,后者指对于特定人实施的复权,实施程序与减刑类似。

此外,韩国《赦免法》还规定:对受到缓刑宣告者也可赦免,可适用使刑罚宣告丧失其效力的特别赦免、变更刑种的减刑或者缩短其缓刑考验期;对违反行政法规定的行为的惩罚,或者根据惩戒法规的纪律处分或惩罚,应准用赦免的规定,如2002年为庆祝世界杯的举行,减免违章累积记分等约481万人。

从1948年到2003年,韩国共实行赦免和赦免性减刑与复权87次,平均每年至少1.5次。从适用理由来看,有庆祝总统就任的,或者总统就任几周年的,以及履行总统的某次重要谈话内容的;有光复节,开天节,圣诞节,释迦牟尼诞辰日;还有建国50周年,举办世界杯,等等。

从赦免的规模来看,“一般赦免”都很大,如1995年光复节前夕,为了国民和解,当时的总统对于违法酒后驾车等违反交通法规的人以及被惩戒的公务员等,施以韩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赦免,赦免对象达750万之众。“特别赦免”有时也多达数百万人,尽管形式上将每一个适用对象都具名列举,因而仍呈特别赦免之特征,但其实质上已具有一般赦免之属性,以至有人批评这实际上是以总统的赦免权侵袭了国会的权限。

2004年,韩国国会曾经通过了《赦免法》的修正案,其主旨是为了限制总统的权力,防止赦免权被滥用,如规定在实施特别赦免等时,应提前一周通知国会议长“适用对象的名单、罪名及刑期等”;在对判决判决确定后未过1年者适用特别赦免时,应事先得到国会的同意。但时任代总统的高建依法行使了否决权,理由是:“修正案的内容是在没有宪法根据的情况下限制总统权力,不仅如此,在国会上公开讨论的过程当中很有可能侵犯赦免对象的隐私秘密,因此从法律上来讲确实有违宪之嫌。”

虽然《赦免法》的改革暂时搁浅,但目前韩国学界、市民社会和司法界针对赦免法的改革呼声并未消沉。大家普遍认为,为了更好地发挥赦免制度缓解社会矛盾、弥补法律不足之刑事政策机能,而消除赦免法及其实施过程中存在的滥赦等弊端,有必要对已实施半个多世纪的《赦免法》进行修改,从实体和程序上对赦免制度作出限制,如从刑种、执行刑期等方面设立一定的标准,将不符合要求者原则上排除在赦免对象范围之外;总统在行使赦免权之前,应听取国会的意见;增设被赦免者本人申请赦免程序;设立中立性的赦免审查委员会,其委员构成应至少有1/3的法官,1/3的非官方人士,其审查意见虽不具有直接约束作用,但如果总统置若罔闻,将会面临道义上和政治上的责任与压力。由于韩国现在已是一个民主社会和宪政国家,改动一项立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加上前面已有过一次(代)总统以“违宪”的名义否决了赦免法的修正案,因此尽管这些改革措施听起来很美,但何时能变成现实,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能变成现实,还需要耐心等待。

原载《法制日报》2008年8月24日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