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阅读文章
    

作者授权  本网首发

阅读次数:  1825
李林所长在“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思想研讨会”上的开幕致辞和主题发言
(2015年6月21日,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法学研究所所长 李林研究员

开幕致辞


尊敬的公丕祥副主任、胡云腾庭长,尊敬的各位专家学者、各位嘉宾、各位记者朋友:

大家上午好!

首先,我谨代表研讨会的主办方——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对大家牺牲休息时间莅临本次研讨会表示由衷感谢!今天是父亲节,我也想借此机会对在座各位的父亲、在座的各位父亲、在座未来的父亲以及在座各位女士的父亲和作了父亲的先生,表示节日的“全面”祝贺!

今早散步的时候,我想到一句话:“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理论有多高,我们就能飞多高。”确实,中国的依法治国和法治建设站到了新的历史起点,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驶入了全面推进的快车道,亟需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点改革实践相适应的新的法学思想、新的法治理念、新的法治智慧来引领和推进。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应当是这种新思想、新理念、新智慧的集大成者。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作为党和国家的法治智库,在这个会议室里策划和召开了一系列对中国法治建设进程具有重要影响的学术会议。今天,法学所及法学界法律界的各位同仁有义务和责任,站在国家大局和战略的角度来思考: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后,我国法学法律界最重要的使命和任务是什么?我以为至少应包括这样三个方面:第一,如何运用法学法律界的专业知识和理论成果,扎实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的各项法治改革措施;第二,如何集全国法学法律界之智慧,尽快提炼形成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归纳总结出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最科学的概念、最重大的价值、最核心的要义、最关键的内涵、最具共识的原则、最基本的内容,等等;第三,从大战略角度着眼,结合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趋势,在“十三五”规划中如何布局落实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法治中国的战略任务;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如何实现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的法治中国建设的五大目标: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全面落实,法治政府基本建成,司法公信力不断提高,人权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实现国家各项工作法治化;如何设计和论证到第二个“一百年”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时,中国法治发展的基本思路、总体战略及其路线图、任务书、时间表……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法学法律界诸位的研究和思考。

高度重视法治建设,既是我们党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实践中总结出的一条基本经验,也是我们党长期以来始终坚持的一个基本方针。在创立和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的伟大实践中,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法律观的基本方法和普遍原理,同中国国情和法治建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逐渐形成了毛泽东思想中的法律观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邓小平理论中的民主法治思想、“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中的依法治国理念、科学发展观中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等,都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重要内容。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在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努力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进程中,更加重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和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落实,做出了世界共运史、中共党史、共和国国史和改革开放史上均史无前例第一次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把依法治国规定为党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把法治规定为党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把依法治国提到了“四个全面”战略整体布局的新高度,从战略决策和制度法律上深刻推进了国家治理现代化。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在引领中国法治建设进入快车道、新起点、新阶段的同时,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的一系列新论断、新观点、新理念,正在形成“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是全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是马克思主义法律观同当代中国法治建设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最新理论成果,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既有成果的全面继承、理论创新和重大发展,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指导思想。

我们召开这个研讨会,就是要努力推动形成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推动我国法学研究创新、法治理论创新和法学学术发展。大家都知道,中国法治建设的一个最大特色就是要把法学界法律界关于法治建设和依法治国的各种真知灼见、有益观点建议转化为执政党治国理政的决策。今天的研讨会正是我国法学界法律界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后全面总结和深度凝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推动形成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的一次理论盛会。希望大家能够将运用马克思主义法律观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结合当代中国法治建设的国情和实际,着眼未来法治中国建设的战略发展,科学总结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为中国的法治建设和法治理论创新做出新贡献。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牺牲休息时间参加本次研讨会!预祝本次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第一单元主题发言

要形成“习近平关于全国依法治国思想”,需要重点研究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治国理政指导思想还未正式定名的情况下,我们法学法律界率先提出“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的理论依据、实践依据、历史依据、现实依据各是什么?我们注意到,中央只是将此表述为“论述”“观点”“讲话”等,并未提升到“思想”或“理论”的层面。在缺乏中央统一的上位概念的条件下,我们法学法律界应当如何认识和表述“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XX” ?

第二,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的主体范围和时间范围。从主体范围来看,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思想一定包括习近平总书记本人的思想,那么是否还包括中央领导集体其他成员的思想、全党全国全军各界关于法治建设和依法治国的观点建议,以及法学法律界遵循上述思想提出的自己的观点?从时间范围来看,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是从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一中全会之后习近平同志担任总书记时算起,还是从他主政浙江、开展“法治浙江”建设时算起,或是追溯到他担任县委书记时算起?习近平本人的社会实践、从政经历、教育背景对他法治思想的形成至关重要。主体范围和时间范围厘不清楚,就很难保证我们所归纳总结出的“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概念和范畴的科学性。

第三,如果我们使用“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的表述,那么这个概念的内涵当如何提炼?其内容、本质、基本特征、核心价值、主要功能、重要原则、战略目标等等又各是什么?这就需要我们基于大家的基本共识,运用逻辑学上属加种差的下定义方法把它概括出来。

第四,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的重大理论贡献是什么?有人概括为“八大要义”或“十大特征”,那么真正能在历史上站得住脚,符合历史与现实、理论与实践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究竟是哪些,也需要我们加以论证。

第五,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之间是什么关系?换言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法治理论、法治体系在习近平全面依法治国思想中居于什么地位?是核心、要义抑或灵魂?

这些问题的解答考问着我国法学法律界的理论智慧与政治智慧。我在此只能抛砖引玉,将问题提出来供大家思考,希望聆听大家的高论。谢谢各位!

提问:

中共中央党校封丽霞教授:我们中央党校在这个学期前所未有地在各个班次都开了一门新课,即“学习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论述”。我们在设置课程的时候也想不明白到底应该用“思想”“观念”抑或其他,不易确定。在备课的过程中遇到这样三个问题想向李林所长请教。第一个问题是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思想是习近平总书记个人的思想,还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智慧?这关系到我们是只引用习近平总书记本人的讲话,还是引用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文献中的观点。第二个问题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法治理念与此前的几代中央领导集体相比,有哪些理论上的提升?第三个问题是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思想的主线和最大贡献是什么?比如在我们中央党校的研讨式教学中,我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向学员阐述观点,那么讲授重点应该是什么?谢谢。

李林所长:关于第一个问题,如果要我来做类似主题的讲座,我可能会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作为明线,以党中央的文献作为辅助,再加上法学界、法律界及我本人的观点作为注释,这即是将“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思想”作广义上的理解。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思想,正如前面有的主题发言人所说,应当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关于第二个问题,新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对依法治国新的认知,概括起来可谓“一个理论和三个战略”:“一个理论”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法治体系和法治理论的“三位一体”;“三个战略”是指依法治国的战略地位,依法治国的战略布局,依法治国的战略任务。我认为,习近平总书记对依法治国的最大贡献可以如是排序:一是四中全会作出了《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成立90多年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160多年来的第一次,可以彪柄千秋,载入共和国史册。二是提出了“四个全面”整体战略布局。在改革开放初期,精神文明建设、民主政治建设、法制建设三者构成依次包含的三个层次的逻辑结构;十五大以后,我们党提出了同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并列的政治文明,依法治国被确立为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法治建设被提升为第二个逻辑层级;现在提出“四个全面”协调推进,全面依法治国成为第一个逻辑层级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依法治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三是高度重视法治队伍建设。法治队伍建设,是与我国法制改革和现代化法治进程相匹配的主体工程,是全面依法治国成败的关键环节。四是把推进依法治国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紧密结合起来,按照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是姊妹篇的内在联系,协调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实现以良法善治为基本特征的国家治理现代化。以上就是我的看法。谢谢!

(中国法学网记者富家奇整理)

相关文章:

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国际法研究所
京ICP备070348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