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绿海情深

大约2004年前后,我参加《检察日报》一个活动,见到当时的《绿海副刊》负责人孙丽,她问我可否有空时也给她的版面写点文章。我当时正因时间的压力想不再写评论部的专栏,这下正好找到了一个理由。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年都坚持在副刊的“专栏·名家”栏目写上一个月,说是一个月,其实就是四篇,因为副刊每周五才出,所以相比起写评论部的专栏,压力小多了。

翻看记录,我2004年所写的四篇专栏文章分别是:《牛津的晚餐》《唐宁街十号访问记》《我的美国农民朋友》《三谒马克思墓》。再看2014年我写的四篇专栏文章:《论忍辱》《论名利》《论良知》《论倾听》,大体可以发现我过去十年在绿海发文的特点。早些年主要是写一些海外游记之类的,大概那时崇尚“行万里路”,近年来则偏重一些哲理思考类的,可能与人到中年有关。

十年来,我原创于绿海的文章被《读者》等多处转载,还被收入过“名家哲理美文”“年度最佳杂文”等多种著作。这要感谢孙丽、彭诚两位副刊的负责人以及她们的同事,要不是她们的鼓励、催促与宽容,这其中的很多文章可能就永远也不能面世。记不清多少次,拖到最后一个夜晚才交稿。有时到半夜还没有动笔,真想撂挑子算了,可以一想到这是专栏文章,答应了的事没有退路,就只好硬着头皮,直写到天亮……

因为与副刊的这种关系,我先后应邀参加过它组织的几次检察系统文学笔会,见到多位著名作家,与他们的交流令我获益匪浅。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夏天在延庆,会议组织者让我和莫言先生给参会代表谈谈创作体会。本来是让莫言先生先讲,但他谦逊地说,他去年已经讲过了,再讲也讲不出多少新意,还是刘老师先来吧。我只好赶鸭子上架,把自己在写这些专栏文章时的具体想法和做法报告给大家。没想到莫言先生在接下来的发言中,对我的一些观点给予了肯定,这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和自信。

我一直认为,法律应与诗书通。像我这样一个从事刑法研究的学者,每年能从刑法条文和案例中抬起头来,思考点人文问题,不光是修身养性之所需,对研究法律和法学,也能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最新的一期《威海法学》把我的《论良知》一文作为卷首语来刊发,要是我只埋头于法条,恐怕是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的。

多年与“绿海”的合作,使我养成了这样的习惯:看书想事,每遇名言美句,或有所灵感,就用小纸条写下来,贴在墙上,包括选题。当选题满四个,每个选题的名言和感触也初步可以成文时,我就联系编辑,在此之前即使编辑联系我,我也会因时间还不成熟而请求延后。现在,我们已经就此达成默契了,我希望自己能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言由心生,要想写出更好的文章,我还得继续在提高对人生的感悟能力和精神境界上下功夫。此是自期,亦为共勉。

刘仁文,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副厅长。

来源:检察日报

原文链接:http://newspaper.jcrb.com/html/2015-03/13/content_181316.htm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