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评之四:制度建设是具体的
——兼评贺卫方教授新作《具体法治》
在撰写随笔的法学界同仁中,贺卫方先生的著作一直以其优美的文笔、敏锐的思维和独特的视角吸引着我。他新近出版的又一本法学随笔集《具体法治》(法律出版社2002年1月出版),同样引起了我的关注和兴趣。
    
    顾名思义,《具体法治》,乃讨论法治建设中的一些具体问题。全书分为四辑,第一辑在“法治民主”的标题下,以全国人大修宪、大连市人大常委会允许市民旁听开会等具体事件为引子,对如何增强宪法的效力、如何开好会等问题进行了讨论。第二辑涉及司法改革的一些话题,这是作者近年来研究和写作的一个重点,也是给作者带来较大社会声誉的一个领域,本辑中所讨论的审级管辖、法官选任、司法管理、证据制度、检察权、司法与传媒等问题,是作者对该领域的一些更具体环节的见解。第三辑名曰“事案评论”,通过对十几个具体案件、事件以及事务的评论,揭示出法治原则是如何在其中得以体现或者被扭曲的。第四辑是几篇颇有特色的序文和两次会议的综述。这样一种安排,体现了作者对“只重宏大价值而轻具体制度”的深刻反思,较好地贯彻了“把宏大的价值和具体制度与程序结合起来”的写作意旨。虽然文中对某些具体问题的阐述在我们这些搞部门法的人看来不无商榷之处,但作为一名法理学者,能从“形而上”到“形而下”,并勇于向人为的专业挑战,这种研究套路和思维方式在当前的法学研究中,具有不可低估的意义。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中国的全面改造,史无前例。”(黄仁宇语)太多的动乱、战争和运动,使国家始终在一治一乱之间徘徊,客观上使得法治这种包含着时间维度的“默默地起作用的力量”难以生存,法学家们也常常无暇或无心去进行具体法治的思考。在经过一次又一次剧烈的社会变革和革命的“洗礼”之后,我们终于走上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道路。然而,“法治国”的建成却绝非一蹴而就之易事,在宏大的价值之下,尚有许多细微甚至是琐碎的制度需要精心构建,仿佛滚滚长江系由无数支江细流汇聚而成。“离开了具体的法治,那种宏大而高扬的法治只不过是引起空气振动的口号而已。”(《具体法治》序言,第4页)是啊,中国的法治建设发展到今天,与那种振臂高呼和激昂慷慨的权利宣言相比,我们更需要从纵深处进行许多更加细致而扎实的工作。环顾现实,为什么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所规定的许多原则和权利总是落入“口惠而实不至”的境地?为什么许多美好的高远构想总是不能兑现于制度运作的实际?就是因为我们缺乏一套具体的制度和程序作为保障,以致“大体制禁不住与之相背离的具体小制度的掣肘和抵消”。法治领域如此,其他领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例如,在反腐败领域,随着一个又一个、一窝又一窝腐败分子的“前赴后继”,人们对“反腐败重在制度建设”这样一个命题已经没有疑问,但如何在这个命题之下,进行卓有成效的具体制度建设,于细微处查漏补缺,则远没有解决;又如,在社会治安领域,基于一次次“严打”之后犯罪率仍然居高不下的局面,国家提出了“打防结合,以防为主”、“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的战略思想,但如何落实,使之从口号变为现实,这其中需要做的具体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制度建设是具体的。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