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评之二:用刑法理论回应社会现实,以求实精神谱写科学读物
——简评何秉松教授新作《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
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被公认为当今世界的三大公敌,人类的三大瘟疫,社会的三大毒瘤。它们带着剑与火,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播撒仇恨,滥杀无辜,残害生灵,掠夺财富,制造毁灭,把死亡、灾难、不幸和恐惧引向全世界。但是,究竟什么是恐怖主义、邪教和黑社会?长期以来,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虽对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但至今未能达到共识,甚至连一个普遍接受的定义都还没有形成。如“恐怖主义”,国际上仍然流传着这样的说法:“一个人的恐怖主义者是另一个人的自由战士”(One man's terrorist is another man's freedom fighter);又如,邪教是不是宗教?还有,黑社会与有组织犯罪是什么关系?在国内,对这类问题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充斥图书市场的大多是猎奇的、夸张的小说甚至是暴力性读物,而严肃的、优秀的科学著作却很少。在这方面,何秉松教授最近出版的《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一书,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和贡献。
    
    通读全书,除了作者贯有的优美文笔和缜密逻辑给阅读带来的愉悦和轻松,还有以下三个强烈感受:
    
    一、观点新颖。例如,什么是恐怖主义?作者搜罗了各种对恐怖主义的定义,通过考察和比较,指出其各自的不足,最后将恐怖主义界定如下:任何个人、团体或国家,使用暴力或其他毁灭性手段,残害无辜,制造恐怖,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是恐怖主义。这样一种定义,既省去了对恐怖主义的种种具体描述,言简意赅,又突出了恐怖主义的本质特征,这就是:手段的暴力性、目标的无辜性和目的的政治性。又如,邪教是不是宗教?国内不少学者都认为:“邪教就是邪教,邪教不是宗教,邪教与宗教泾渭分明,不容混淆。”但作者不同意此种观点,认为邪教具有包括传统宗教和新兴宗教在内的一切宗教的共同特点,因而仍然“属于宗教的范畴”,只不过是邪恶的宗教。其反人性、反社会、反人类的邪恶性,决定了它与一般宗教的区别,也是它应当受到打击的原因所在。再如,关于黑社会组织的本质,作者认为:“有组织的暴力,是一切黑社会组织包括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本质。”作者批评了那种以黑社会并非事事、处处使用暴力为由来否定暴力是黑社会组织的本质特征的观点,指出:“正如国家在必要时才使用暴力一样,黑社会组织也只有在必要时才使用暴力,而无需经常使用暴力,更无需事事、处处使用暴力。”
    
    二、案例丰富。理论是灰色的,但加进适当案例的理论则是绿色的。《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一书在注重理论阐述的同时,援引了大量具体生动的案例,增强了全书的可读性和易感性。如在“恐怖主义”一章中,为了使人们对恐怖主义组织有更深刻、更全面的理解,作者选取了五个典型的恐怖主义组织加以剖析,它们是: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斯里兰卡泰米尔猛虎组织、西班牙的“埃塔”、巴勒斯坦的法塔赫革命委员会和秘鲁的“光辉道路”。又如在“邪教”一章中,作者既对太阳圣殿教、奥姆真理教等世界七大邪教组织作了考察,又对晚近二十多年来中国内地出现的主要邪教组织如被立王、“上帝之子”、法论功等作了列举和分析,从中可以看出形形色色的邪教组织毒害群众、摧残生灵、危害社会的共同特点。再如在“黑社会”一章中,为了说明黑社会势力的演变过程、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和黑社会组织的区别,作者首先选择了辽宁盖县段氏兄弟犯罪团伙、山西运城“狼帮”犯罪集团、哈尔滨“乔四”集团等七个典型案例,用以说明什么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然后又选择了云南平远黑社会组织、长春梁旭东黑社会组织、广东佛山“水房帮”等三个典型案例来说明什么是黑社会组织,最后得出黑社会组织在组织、暴力、财力、势力范围及其整体功能方面都要高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结论。
    
    三、服务实践。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既是理论性很强的专题,又是实践性很强的专题。如何运用现行法律来有效地打击此类犯罪,是广大司法实际工作者所关心和面临的问题。为此,作者不仅对我国打击恐怖主义、邪教和黑社会的相关法律与司法解释进行了全面介绍,还就如何理解和适用这些条款进行了较为深刻的分析,并详细探讨了如何在司法实践中正确区分恐怖主义、邪教和黑社会。作者批评了那种把恐怖主义组织、邪教组织和黑社会组织统统都称为有组织犯罪的错误论点,也指出了把邪教组织或者黑社会组织包括在恐怖主义组织之内的不科学性,明确指出三者是三个不同的法律概念,恐怖主义组织和邪教组织不属于有组织犯罪,国际上通行的“有组织犯罪”实际上就相当于我们所说的黑社会组织犯罪。
    
    知识就是力量,这是真理,适用于一切领域。只有当我们对敌人的一切了如指掌的时候,我们才会找到战胜敌人的最好方法。〈〈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一书作为国内该领域的开山之作,功不可没。然而,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复杂、太重要了,以致于读完该书仍感觉有不解渴的地方,比如,作者对国内法的不完善提出了一些批评,颇有见地,但如何完善,还未看到理想的方案;作者也谈到该领域的国际合作和区际合作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但更多的是介绍情况,而缺乏有效的建议;至于如何在严厉打击此类犯罪的同时,确保对国际人权标准的遵守和法治一般原则的捍卫,则可以说基本没有涉及。看得出来,作者也对在这一领域孤军奋战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所以他在书的前言中说:“当我在国家图书馆检索到220册有关恐怖主义的英文专著时,反观我国图书市场寥若晨星的恐怖主义著作,作为一个刑法学和犯罪学的学者,我深感羞愧。希望有更多的学者来关注和研究这些课题,更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支持、帮助乃至合作。”面对这样的呼唤,笔者忍不住要向刑法学界和犯罪学界的同仁们重复一个命题:什么是你的贡献?
    
    
    
     (注:《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一书由群众出版社2001年12月出版)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