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义与运气
几年前在台湾的新竹访学,有一天我独自散步到一条比较偏僻的乡村小道,路边电线杆上的一则启事使我停了下来。那则启事是一起交通事故的被害人家属贴上去的,大意是:其家人被肇事司机压死,但现在肇事司机跑掉,恳请有当时目睹的证人提供肇事车辆的信息。

那则启事的字体已经发黄,看上去应当已经贴了很久了,我不知结果如何。假如真的没人看到肇事司机呢?那这家人不就倒霉了?因为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呀。

可见,即便在一个法律被严格遵从的理想社会里,也不一定就能保证所有的正义都能实现。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都不能保证刑事案件百分之百的侦破。当我在美国的火车站等公共场所看到警方贴出的那一张张失踪小孩的稚嫩小脸,想到其中可能有的已经落入性变态者的魔掌,甚至已经被杀掉时,我不敢想象她/他们的父母将承受怎样的痛苦。这种厄运为什么会降临到他们的身上?为什么偏偏是他们?

当然,生活中厄运无常,好运其实也不断。还记得那双希望工程的“大眼睛”吗?199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张湾小学的一年级学生苏明娟被中国青年报的摄影记者解海龙摄入镜头。正是这张名为“我要读书”的照片,改变了她的命运,使她从失学的边缘走上了继续上学的道路。如今的她在希望工程的资助下,已经大学毕业,成为工商银行的一名白领。

好事不嫌多。2003年,一名15岁的中国西北乡村贫困女孩马燕“渴望读书”的日记,被一个法国记者偶然发现,然后在报纸上连载她的日记,引起强烈反响,她的日记先后被译成法、英、德、意等多种文字,欧洲人受感动纷纷写信慰问、捐款,由此,马燕及当地的60个孩子又重新上学了。

一些研究正义问题的学者试图消除运气因素的影响,因为他们觉得运气是任意的、偶然的、不受控制的,但最后都不得不承认,除了上帝,任何人都会受到运气的影响,我们根本不可能生活在一个没有运气的世界。甚至连我们自己的出生(是否能够出生,出生在什么家庭),本质上都不取决于我们自己。

既然运气无法消除,那又该如何协调正义与运气的关系呢?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社会的治理者应当树立如下观念:

首先,要正视运气的存在。以出身为例,有的出身于巨富之家,若此时以所谓的正义为由将其财产没收,与其他人平分,表面看是实现了平等,但从长远看,并不利于鼓励全体公民勤俭持家、积累财富。因此,我们的宪法和物权法才基于“有恒产者有恒心”,明确规定公民的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

其次,应看到一个社会的基本结构终究须由可预期、受控制的正义来主导。例如,一个社会在确有必要的时候,适当实行赦免,不仅社会能接受,而且也给那些被赦免的罪犯及其家人一个好运的惊喜,会起到积极的作用。但如果赦免过于频繁,则有损法治社会的严肃性,会破坏人们对正义的期待。一个人可以通过中彩票来发财,但绝对不可以让人产生错觉,以为人人均可以放弃本职工作来买彩票。

第三,要保护公民的好运气,救济公民的坏运气。如一个人中彩,即使千万,任何人也不能眼红,不仅国家不能有非分之想,他人也不能有觊觎之心,否则会受到法律的惩罚。但假如一个人、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地区遭灾受难,则全社会每个成员都应当有共同承担这种运气影响的责任,小至单位的困难补助,大至国家的扶贫救灾,可以视为这种理念的体现。

第四,致力于制度正义的建设。一个人的天赋、出身不同,他的运气也就不同,相应的收入也不同,比如姚明,身高就是其幸运因素之一。国家应当正视这种“不平等”,但可以通过税收等手段,来保证贫富分化不致太悬殊,因为太悬殊最终必然会导致社会不太平,这当然也不利于那些运气好的富人。但税率的高低如何确定,则又是一门学问,最起码的,税收不能高得影响人们运用他们的理性能力去创业。

至于作为社会的个体,我们该如何看待运气呢?说实话,我们过去受的教育大多是人定胜天,对于相信运气的人是不容易瞧得起的。我至今记得,在高三的那一年,班上组织大家去登山,有一个女同学偷偷地到山上一座寺庙去祈求菩萨保佑她高考幸运,结果被别的同学发现传开,这个女同学仿佛干了一件多么见不得人的事。我那时也参与了众人对她的蔑视。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能理解美国的历届总统在其就职演说中,为什么最后一句都是“愿全能的上帝保佑美利坚”,难道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堂堂总统连上帝不存在这样的科学常识都不知道么?

好像是尼克松说过:一个人经历的越多,就越相信命运的重要。随着自己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现在是很认同他的这句话。几年前,我曾接触过一个国际司法机构的法官,他在世界法律圈子里享有声誉,却因为自己家庭发生变故,辞去了那份令人羡慕的工作。我当时很替他难受:一个可以在国际法庭主持世界正义的人,却无法左右自己家庭的命运。

有一天在耶鲁的博物馆里,看过科学走廊的一幅幅诺贝尔奖得主的画像,再步入神学展厅,我突然有了一种顿悟:科学与神学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科学是有关世俗的,神学是有关精神的。既然我们从科学上都得承认运气的存在,那么我们就无法使任何一个人甚至任何一个国家都强大到可以不受运气的影响。

回到本文的主题:毫无疑问,我们应当致力于建设一个正义的社会,最大限度地实现正义。但由于种种原因,正义也是有局限的,正义的实现也不是百分之百能保证的。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不对命运生出一份敬畏,心中始终默默祈祷:愿命运之神保我人类好运,佑我中华好运。

(原载《检察日报》2012年2月10日“绿海副刊.每月名家”)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