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反分裂国家法》的国际法基础
《反分裂国家法》具有丰富的宪法学、法理学基础和价值。而从国际法角度应如何认识该法?我们特约请国际法专家阐述《反分裂国家法》的国际法基础。

中国刚刚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虽然是一部国内法律,但是它规定和宣示了台湾的法律地位,又关涉台湾海峡地区、亚太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和发展,是一部具有丰富国际法内涵和影响的法律。

■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国际法基本原则是《反分裂国家法》的国际法基础

主权是国家具有的独立自主地处 理自己的对内和对外事务的最高权力。国家主权具有两方面的特性,即在国内是最高的,对国外是独立的。在国际法上,国家主权与主权原则是国际法的基础,它是 国际法的基本原则。1970年的《联合国国际法原则宣言》宣布“每一国均享有充分主权之固有权利”。平等、独立、领土完整和自卫是主权所固有的权利,或者 称为国家的基本权利。

在国际法上,国家主权是不可分 割的,但是治权在特定情况下,可以分立。比如回归之前的香港,治权曾经在英国人手里,但是中国对香港的主权没有丧失,所以1997年出现的是“香港回归 ”,或者叫“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因此,现在台湾当局对于台湾的管治并不影响国家主权的统一。

国际社会已经公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惟一合法代表。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准确全称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但是,着眼于国家的统一,此次立法没有纠缠于国号这一国家形式,认同和容纳基于一个中国立场的“中华民国”的国号。由孙中山先生创建的中华民国绝不是基于台湾的国家,而是整个中国。

在此前提下,《反分裂国家法》 名称没有采用“中华人民共和国X法”的规范格式,非同寻常。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称符合国际关系的现实,在法律上是站得住脚的,但是,为了照顾台湾 使用“中华民国”的国号的现状,最大限度地团结和统一包括台湾人在内的所有中国人,《反分裂国家法》 在国家指称上做出了这一特殊处理。法律条文当中同样使用“中国”的提法,开创了法律使用简称的先例。或者,可以说“中国”本身就是一个法律用语,有它特定 的含义。这就是,中国特指作为国际法主体的一个主权国家,并不限国号。在国际法上,国号、政权组织形式的确不是国家构成的基本要件,一个国家的国际法主体 地位并不因为这个国家的名称或国号改变而受到影响。

在我国现行《宪法》、《国防 法》和《刑法》等法律中,已经有关于反分裂国家的相关法律原则和法律制度的规定。《宪法》序言就规定了“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完成统一 祖国大业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神圣职责”的内容。这是《反分裂国家法》的国内立法基础。而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国际法基本原则构成该法的国 际法基础。

■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作为立法前提的两岸关系现状

领土是国家的基本要素之一,是 国家存在的物质基础,是其人民赖以生存的基本空间。台湾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领土。三国时代,曾派军队和民众赴台开发。自宋开始对台湾实行管辖。从16世纪 开始,台湾先后遭到荷兰、西班牙殖民者的侵占。1661年,郑成功收回被荷兰殖民主义者侵占38年的台湾。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通过《马关 条约》,强行攫取了台湾与澎湖列岛,长达50年。直到1945年10月,台湾重归中国。

1971年10月,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的惟一代表,宣布“将蒋介石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机构驱逐出去”。此决议承认中国只有一个,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现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每一份建交公报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惟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这161份建交公报,是当代国际法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是目前的社会现实和法律现实。《反分裂国家法》就是对这种现实的反映。不仅如此,这也是中国政府对于台湾法律地位的再次正式宣示,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和立场因为该法的颁布而法律化、永久化和刚性化。

■不受干涉——台湾问题的实质和法律意义

在国际法上,一国国内的社会政治结构因革命发生根本变化,从而引起该国政府的更迭,这并不使该国在国际法上的主体地位受到任何影响。这便是国际法上的所谓“国家继续”原则。

中国自1911年辛亥革命以 来,从清政府到中华民国时期的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多次发生政府更迭。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仅仅意味着中国在国际社会 中的合法代表发生了变化,即由原来的中华民国政府变为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这是国际法上典型的因革命所引起的政府更迭,中国的国际法主体地位并未改 变。

海峡两岸目前的分治状态实际上 是20世纪40年代末中国内战遗留下来的问题,至今两岸所处的内战状态尚未结束。在国际法上,内战所导致的国家领土的暂时分治只引起内战中的哪一方政权在 国际法上可以作为中国的合法政府问题。因此,如何结束两岸的内战状态,实现祖国统一,完全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不受任何外国势力的干涉。在国际法上,不干涉 别国内政是一项久已公认的国家基本义务。

《反分裂国家法》成为我国在维护国家统一的问题上新的明确反对任何外国势力干涉的法律根据。

■维护统一——全体中国人民的神圣职责

人民主权在国际法上可以表现为人民自决权。不过,人民自决权在国际法上是一个特定的法律概念,并不能宽泛和任意地进行政治解读,而应当结合国际法律文件做法律意义上的分析。

1970年10月24日,联合 国通过《国际法原则宣言》。宣言提出“各民族享有平等权利与自决权之原则”。同时,宣言在详列自决条款之后又强调:“以上各项不得解释为授权或鼓励采取任 何行动,局部或全部破坏或损害在行为上符合上述民族享有平等权及自决权原则并因之具有代表领土内不分种族、信仰和肤色之全体人民之政府之自由独立国家之领 土完整或政治统一。每一国均不得采取目的在局部或全部破坏另一国国内统一及领土完整之任何行动。”

可见,自决权是一种集体人权。争取民族自决是殖民地国家和人民反抗外国殖民统治、争取民族独立的正义行为,他们有权利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包括通过民族解放战争,建立主权国家。

因此,多民族统一国家中任何一 个民族不能援引民族自决原则搞破坏国家政治统一和领土完整的活动,任何一个民族的一部分也不能从事这种分裂活动。因此,如果要将自决权适用于台湾问题上, 就应该由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来行使自决权,而不是由台湾当地的人民自行决定。更何况,作为诸多规定自决权的国际法律文件立法宗旨和目的的反对 外国侵略、干涉和殖民行为的情形在台湾问题上并不存在。

《反分裂国家法》既在第二条中 规定:“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共同义务”,又在第四条中规定:“完成统一祖国的大业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 神圣职责。”这样,该法既明确了反对分裂、维护祖国统一的法律主体,又从权利、义务和职责的不同角度进行了全面规定。

■反对分裂——主权国家的固有权力

反对分裂是世界上各主权国家的固有权力和通行做法。

“战争”一词在国际法上是有特定含义的术语。传统国际法把战争限于国家之间的武装冲突。准确地说,内战不能称为战争。因为战争作为法律状态在界定上可能出现困难,现在国际法上较多使用“武装冲突”的提法。

《反分裂国家法》在最后规定了 应对“台独”分裂行为的问题。但该条款必须结合本法的立法宗旨和其他条款来分析,绝不可以断章取义,孤立地解读。《反分裂国家法》是一部维护现状并主张和 平统一的法,是一种释放诚心和善意并具有建设性和开放性的法。在这部法律中,“最”字用得极多。“以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统一,最符合台湾海峡两岸同胞的根本 利益”,这一论断以法律形式得到确认。法律承诺“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实现和平统一”——这是法律的指导方针和基本原则。

总之,制定《反分裂国家法》是中国政府以民族利益为己任,颇具历史使命感和时代责任感的举措,它突破了立法技术上的框框和局限,实现了国家政策的升华和固定化。它也超越了一般国内法范畴,具有重要的国际意义。

(发表于《检察日报》2005年3月28日)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