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道歉的法律真义
本文论析中美撞机事件中所引出的“道歉”的法律真义。作者指出,由于该事件的责任完全在于美方,根据国际法和中国法律有关规定,中方完全有权对这一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在中方允许美方机组人员离境之后,中美双方还将继续就此事件及其相关问题进行谈判。

4月1日发生美国侦察机撞毁中国战机事件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坚持要美国政府做出道歉,美国政府一度拒绝道歉,使事件的解决陷入僵局,而“道歉”则成为问题的一个焦点。4月11日,美国通过全权代表、驻华大使普理赫向中国递交了致歉信,使双方在此问题上的争执告一段落。

有意思的是,在一段时间里,美国政府在坚拒不道歉的同时,在对有关事件的表态中使用了“遗憾”、“抱歉”等多种近似词汇。在国际法辞典中英文的道歉是“apology”,而美国人用的是“sorry”、“ regret”等。

近日,俄罗斯《独立报》载文说:《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文章,里面的中国字差不多跟英文字一样多。“专家们对美国读者解释说:中国人要求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表示歉意,而是上个世纪中国清朝宫庭词汇里面的‘道歉’二字。鲍威尔和布什的‘sorry’一词在中国媒体上译作‘遗憾’,而‘遗憾’二字所包含的发自内心的悔过程度是不够的。然而,在中文里面‘道歉’是各种各样的。如果北京想让一让步,北京就能同意使用温和的说法——‘抱歉’,以取代先前所说的‘道歉’二字。”这完全是一种语辞分析。

围绕国家颜面的考虑

在最近的一次CNN的采访中,美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新任主席、共和党保守派核心人物亨利.海德认为中国人是很“敏感”的。似乎中国要求美国道歉仅仅是出于顾及颜面的需要。还有报导说,美国官员一直在挖空心思寻找与道歉的辞义相似的词汇,以满足中方的要求,同时不伤自己国家的面子。好象美国政府的努力在于为自己多挣些颜面。由此,美国拒不道歉,也就被解释为超级大国的霸权作风和傲慢态度。这都是围绕国家颜面对道歉的考虑。

然而,什么是道歉?道歉的意义和结果为何?却是一个不容混淆的问题。法律源于生活,法律中有不少概念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用语是类似、甚至相同的,但是法律中的概念是有法律含义的,与生活用语有重要的差别。

违背法律义务就要承担法律责任,中国国内法是这样,国际法亦然。目前,国际法上对于国家责任的形式尚无明确而统一的规则,但是根据国际实践,存在以下几种国家责任的形式:终止不法行为,赔偿,恢复原状,补偿,道歉和保证不再重犯等。

这里的道歉是指从事了违背国际义务的国际法主体对受害方的损害予以精神上的补偿所采取的法律责任形式。在国际法中,不能把这种责任形式只看作是道义上或政治上责任的表现形式。首先,其基础是一国违背了国际义务,构成了国际不当行为。这意味着一种法律上的定性,是在国际法上对该国行为做出的否定。其次,它是一种义务,是从事了国际不当行为的国家向受害国承担的法律责任,是对受害国的法律上的交待,因而不是一种任意行为,而是一种法律义务。

道歉的适用范围非常广泛,国际法经典著作《奥本海国际法》指出:“不法行为者方面的正式道歉通常是必要的。”道歉可以用口头表达,也可用书面方式表达,还可以采取其他方式表示,如派专使到受害国表示道歉,或者由国家领导人或政府发表声明或致函表示,或者向受害国的国旗、国徽敬礼,或者惩办肇事人员,保证不再发生类似行为或事件等。首先,道歉采取何种形式在国际法上不是明确划一的,而是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一种或多种形式;其次,就用语而言,也没有规定必须用哪些词汇,不能用哪些词汇;再次,所有这些形式、包括用语的背后,都有一种主观的认识作为支撑,那就是有关当事人认为自己是在承担一种法律的责任,而不是其他。

道歉作为法律责任的形式在国际法上久已有之。在1935年英美仲裁委员会裁决的“孤独号”案中,美国税务船开炮将一只加拿大船只击沉。仲裁委员会裁定美国的沉船行为是非法行为,美国应当正式承认其行为的非法性,并向加拿大政府赔礼道歉。1937年,日本政府在给美国的照会中,对在对中国敌对行动期间美国炮舰和三艘美国船被日本飞机炸毁表示深切遗憾,做真诚道歉,答应赔偿一切损失。在“彩虹号”案件中,法国特工持伪造瑞士护照进入纽西兰炸毁了“彩虹号”,事后,仲裁庭要求法国向纽西兰做出“正式和无保留的道歉”。《奥本海国际法》中引用了美国的另一个案例,耐人寻味。在1968年美国“普伯洛号”艇被北朝鲜扣押获得释放时,美国政府签署过一份文件,为文件所述的有关行为“郑重道歉”,但美国政府同时又发表声明,宣称该文件与实际情况不符。

符合国际惯例

在国际法中,各种法律责任形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结合适用,道歉的适用既可以是单独的,还可以是与其他责任形式结合的。具体到美国飞机撞毁中国飞机的事件,中国的权益受到侵犯,首先要求美国道歉,同时要求调查和进一步处理,是符合国际惯例的。

在国际社会中,国家间争端的解决既有政治方法,又有法律方法;既有政治行为,亦有法律行为,它们有区别,又有联系。各种途径和方式往往结合使用。

美国在给中国的致歉信中说,布什总统和鲍威尔国务卿对中方飞行员失踪和飞机坠毁都表示了真诚的遗憾(sincere regret)。他谨代表美国政府向中国人民和王伟的家属深表歉意(very sorry),并就美方飞机未经许可而进入中国领空和降落中方机场向中方深表歉意(very sorry)。中方则表示,鉴于美国政府已向中国人民致歉,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决定允许上述人员在履行必要手续后离境;该事件的责任完全在于美方,根据国际法和中国法律有关规定,中方完全有权对这一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在中方允许美方机组人员离境之后,中美双方还将继续就此事件及其相关问题进行谈判。

可是在12日晨,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美国机员离境后重申,就中美军机相撞事件,美国没有什么好道歉的。 他说,如果美国向中国道歉,即是表示美国做错了事情,并愿意承担因犯错而要负的责任。他的新表态大有“人走茶凉”、“重弹老调”的意味。

无论如何,美国的道歉应当是真诚、负责和无保留的。

(发表于新加坡《联合早报》2001年4月17日)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