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反恐已成为时代主题
本月24日晚,莫斯科发生车臣武装分子在剧院挟持上千名人质事件,震惊世界。在俄罗斯总统普京果断采取行动之下,这起事件已告一段落。

然而,从去年美国九一一事件,到今年华盛顿的连环枪手杀人案,到印尼峇厘岛爆炸案,再到这次人质劫持事件,明确地告诉我们,恐怖主义的黑手是无所不在的。事件强烈的震撼性和冲击力催人警醒,发人深思。

纵观历史,各国人民所经历的苦难已经不少。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联合国宪章》序言),作为反省和总结,国际上成立了联合国,并将和平与发展、人权与正义以及国际协调作为宗旨。世纪交替之际,在新的时代的背景下,经济、社会和科技的发展给人们带来了新的希望。

然而恐怖主义的穷凶恶极和频繁出击,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其危害和影响似乎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国家、地区冲突以及其他对国际秩序和社会安宁构成危胁的因素,成为棘手的社会问题。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受到波及,其消除也还难以短时奏效,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

反恐等于过去的反战

是人类创造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财富,并以日新月异的科技提升了人们的生活水平和活动能力。然而,社会发展的不均衡,制度的不公,文化和种族等的差异等等,使矛盾继续并将永远现实地存在着。作为冲突和矛盾的解决方式,有政治、军事和法律等多种方式和途径。

在今天,战争已是最后的不得以的手段,并且与以前不同,现在有了联合国的集体安全体制作为框架,来防范和应对各种危及和平的事项。

国内和国际的政治民主和智慧仍然是维护秩序和安宁重要方式。而法律的作用在越来越多的法治国家是有效和重要的。

在国际层面上,除了部分领域,特别是技术、行政领域外,国际法并不发达,如同有些人说的,是“原始状态”的法;虽然是“弱法”,但是却指引着人们在公认的国际准则里行事,以共同的规则互动。

而当史已有之的恐怖主义作为矛盾宣泄和解决的方式,在当今的背景下,其能量和杀伤力是难以估量的。因此,在新的“地球村”时代到来的时候,恐怖主义作为伴随而来的挑战,给人们敲响了警钟。事实迅速而一再地表明,反恐与反战一样,成为当今国际和国内社会的重要主题。

反恐是普遍义务

由于国际政治和国家利益作崇,国内和国际不同标准、不同国家多重标准的现象很多,有的国家对若干国家和地区的反政府力量或者恐怖活动曾采取了纵容、包庇甚至唆使的态度。

今天,当恐怖主义的恶果昭彰于世,反恐怖主义的形势非常严峻之时,相信各国都会有所反思。

恐怖主义的行为,不论在国内还是国际社会,都是对平民的无辜伤害,对社会的恶性破坏,它是任何社会的道德伦理和法律规则所不能容忍的。一致的决心,统一的执法,共同的努力是现在应对恐怖主义的唯一选择。

国际社会是有共同利益的。在此基础上,国际法上出现了“国际强行法”、“对一切”的义务或称国际法上的普遍义务(Erga omnes)等概念。强行法,也称绝对法,是指条约所不能改变的法律,已为1969年《维也纳条约法公约》所确认。

1970年2月5日,国际法院在“巴塞罗纳电车公司案”的判决中,首次明确承认,作为国际共同体整体和各个国家都负有某些义务,它们是所有国家关心的事,都从法律上关心它们的履行。当时被列入这类义务的有:禁止侵略、种族灭绝以及有关自然人的基本权利的原则和规则所产生的各种义务。

1980年5月24日,国际法院在对德黑兰人质案的判决中,认定剥夺个人自由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的基本原则。“这类事件必然会破坏人类几百年尽心极力建起的法律大厦,维护大厦则是今天的复杂的国际社会的安全和福利所必不可少的。”

虽然该案涉及的还有外交与领事法中的一些规则,但是法院的这个阐述对今天人质案的情形也同样是贴切的。

反恐怖主义的斗争同样是早已有之,国际社会有许多决议和条约提出禁止扣押人质,反对劫机和其他恐怖主义活动,包括1979年《反对劫持人质的国际公约》、1997年的《制止恐怖主义爆炸事件的国际公约》和1999年《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等。

反恐的深层次努力

国际法中的某些规则由于其根本的重要性而被赋予其绝对的性质,由于其普遍的重要意义而成为普遍义务。反对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活动,已经或正在成为强行法和国际法上的普遍义务。

相信在严峻的事实面前,各国必然会加强它们的合作,更好地履行它们反对恐怖主义活动的普遍义务。

近期,美国国内的治安形势令人不敢恭维,其攻击伊拉克的声势如同箭已在弦。

然而纵观美国国内的刑案和国际上发生在不同国家的恐怖主义袭击,人们不难发现,如同战争不一定能够保障和平一样,战争和暴力本身不一定能够解决恐怖主义。

峇厘岛爆炸案后,印尼政府迅即通过了有关加强反恐的法律。对人们来说,这多少是一种慰藉。我们知道立法和执法是重要的,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法律不是万能的”,还有很多法律的触角触及不到、调整不了的事情。比如,法律左右不了人们的善恶与爱恨,法律也解决不了社会失衡、贫穷等痼疾。

法律对于人类的保护和正义的伸张是眼下必须予以实现的,而深层次的长期努力包括全社会各方面对于人类和谐、公平、安宁与发展的全方位的贡献。

只要人类良知未泯,善心必将永存。邪恶和恐怖都不是社会的趋势,无论其貌似强大,还是一时得手,均不能改变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命运,终会作为历史的罪恶收场。

(发表于新加坡《联合早报》2002年10月28日)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