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主义的挑战与警钟
9月11日,美国受到了恐怖主义的重袭,消息迅速传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举世震惊。恐怖主义行为的影响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作为一种国际现象,恐怖主义是指一种有组织、有目的的恐怖暴力活动。

作为一种思潮和势力,国际恐怖主义的真正形成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直到60年代末这一时期完成的。现代国际恐怖主义兴起于六十年代末,盛行于七十年代,猖獗于八十年代。冷战结束后,九十年代的恐怖主义更是愈演愈烈,其危害性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时期。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直到60年代末,恐怖主义的活动热点是在殖民地、附属国或刚独立的民族国家,这一时期的恐怖事件明显增多,手段日趋多样:劫机、爆炸、绑架与劫持人质都有,袭击目标和活动范围已经超出国界,越来越具有国际性,逐渐形成了国际恐怖活动。

70年代以后,恐怖主义组织已经形成一个较为松散的国际网络。据美国兰德公司的有关资料,80年代全世界共发生了近四千起恐怖活动,比70年代增加了30%,死亡人数翻了一番。

据有关专门研究国际恐怖活动的机构统计,在1970年到1979年的9年间,因遭恐怖活动丧命的人数多达4000人,年均400余人;1988年国际恐怖活动发生了856起,死亡人数多达660人,其中中东地区因民族矛盾比较复杂,共发生313起,占全世界恐怖事件的36%,是恐怖活动的多发地区。

1995年接连发生的美国俄克拉何马市联邦政府大楼的爆炸案、日本东京地铁的沙林毒气案和以色列前总理拉宾遇刺事件,将冷战后的恐怖主义浪潮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阶段。国际恐怖主义活动中死亡的人数不断增加,其残酷性表现在袭击无辜平民并使用爆炸力更大的炸药或炸弹,而且恐怖行为更具隐蔽性和杀伤性。

现在,有人把这股恐怖主义狂潮称为“二十世纪的政治瘟疫”,也有人把它和政治腐败、环境污染并称为二十一世纪人类面临的三大威胁。

预警早已有之

近些年来,针对美国的恐怖主义威胁一直是有增无减。为此,美国建立世界上最为庞大的反恐怖部队,由4支部队组成。其中最著名和最精锐的是陆军的“三角州”部队,成立于1978年2月,全部队员的军衔都在中士以上,被各界誉为“美国武装部队的精英”。自1972年美国国务院成立反恐怖活动办公室以来,美国官方用于反恐怖主义(包括国际与国内的)的支出不断攀升,到2000年更增长到每年100亿美元的庞大规模。

尽管如此,恐怖主义的利剑仍然严峻地悬在美国人民的头上。

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每年要就美国所面临的最迫切和最严重威胁向美国国会作公开报告。今年2月7日,中央情报局局长乔治•特尼特说,美国国家安全面临的最严重和最直接的威胁来自奥萨马的中东恐怖分子网。 他在对美国参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的证词中说:“恐怖主义的威胁是真实的,迫在眉睫的,并且在演变。政府支持的恐怖主义过去5年来似乎减少,但是不同跨国团体正在出现,这些组织由于没有统一领导,因此使识别和干扰它们变得更加困难。

7月11日,美国联邦调查局预测恐怖主义将在今后的五年里每年向美国驻外机构发动一次攻击,并且相信在美国国内将发生一起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袭击事件。据路透社报道,在一次为了联合各州的力量同联邦调查局合作,共同打击恐怖主义的袭击的会议上,联邦调查局反恐怖主义小组副组长沃特森说:“我们预计在海外的美国机构今后五年内每年都有可能遭到恐怖主义袭击。我并不是耸人听闻。多数人同我的观点一样。”

这些预警不幸转眼之间就成为现实,当残酷的事实活生生地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人们的心灵受到了更为深刻的震撼。

恐怖主义于法不容

在国际法上,有一系列的国际公约将恐怖主义行为规定为国际罪行,比如,《日内瓦公海公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确定的海盗罪,《东京公约》、《海牙公约》、《蒙特利尔公约》确定的空中劫持罪,《反对劫持人质的国际公约》确定的劫持人质罪,以及《关于防止和惩处侵害应受国际保护人员包括外交代表的罪行的公约》确定的对应受国际上保护人员使用暴力罪等。

1994年12月9日联合国大会第49/60号决议附件所载《消除国际恐怖主义措施宣言》,鼓励各国紧急审查关于防止、压制和消除一切形式和表现的恐怖主义的现有国际法律条款的范围,以期确保有一个涵盖这个问题的所有方面的全面法律框架。

1999年12月17日,第54届联合国大会通过题为《人权和恐怖主义》的决议,重申所有国家均有义务促进和保护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 人人均应努力使这些权利和自由获得普遍而切实的承认和遵守;强调会员国务必采取适当步骤, 确保逮捕、起诉或递解那些筹划、资助或犯下恐怖主义行为的人, 不给他们有安身之所; 重申所有对抗恐怖主义的措施必须严格遵守国际法的有关规定, 包括国际人权标准。

2000年12月12日,第55届联合国大会又通过了题为《消除国际恐怖主义的措施》的决议。 重申不论引用何种政治、思想、意识形态、种族、人种、宗教或其他性质的考虑作为理由,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无可辩护的;吁请各国不要为恐怖主义活动提供资助、鼓励、训练或其他支助; 敦促有关国家作为优先事项,考虑加入有关公约和议定书,特别是《制止恐怖主义爆炸事件国际公约》和《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 决定由大会设立的特设委员会应继续拟订关于国际恐怖主义的综合性公约,并继续努力解决有关拟订制止核恐怖主义行为的国际公约草案的未决问题,作为进一步发展一个由处理国际恐怖主义问题的公约构成的全面法律框架的一种办法。

《制止恐怖主义爆炸事件的国际公约》和《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是近年起草完成的重要的国际反恐怖主义公约,但是尚未生效。但是恐怖主义爆炸事件无疑是各国立法禁止的严重犯罪行为,即使在一般意义上,也是严重侵犯各人权公约所保护的生命权等基本人权的,在国际法上是非法的,而且是一种严重的犯罪。有关的国际公约可以看作是已有国际规则的编纂和细化。

对策应当“标本兼治”

国际恐怖主义是当代世界国家、民族、阶级、宗教等各种尖锐复杂矛盾的反映,有着深刻、复杂的社会和政治原因。它是一国范围的经济、政治、文化等矛盾不断累积和世界范围的南北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这两者交互作用而生成的恶果。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超级强国,毋庸置疑,它已在国际社会担当了一种“国际警察”的角色。而“冷战”后的这种非“均势”格局显然又给霸权主义提供了空间。这个鼓吹民主与人权的国家在为世界经济、世界人权事业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同时,却也日益显示出一种单边主义的作风,处处伸手却又经常奉行双重标准,有失公正,加剧矛盾。在当今的国际社会里存在许多棘手的矛盾问题、难以解决的国际冲突,在这些重要事件的背后,又有多少事件与美国因素没有关系呢?

我们无意为任何恐怖主义行为辩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美国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的众矢之的,与其国际政策与活动不无关系。

从犯罪社会学的角度看,有着明显政治色彩的恐怖主义犯罪,毋宁说是不健康的国际、国内秩序和环境的恶果。长远来看,一种民主、平等和友好的国际关系有利于全人类和各国人民的和平与发展,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新的国际经济与政治秩序才会是健康的、稳固的。

恐怖主义是一种世纪挑战,恐怖主义是一个世界警钟。

(发表于新加坡《联合早报》2001年9月22日)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