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阅读文章
    

作者授权  本网首发

阅读次数:  39284
意料之中的和解
7月15日,高盛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证交会”)达成和解,同意支付总计5.5亿美元的华尔街史上最高罚金,从而为沸沸扬扬的“欺诈门”事件画上了句号。在和解协议中,高盛“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证交会的欺诈指控,只是承认诉讼所涉交易的营销材料包含不完整的信息,特别是没有披露对冲基金保尔森公司参与设计相关产品并反手做空的事实,并对此表示遗憾。花旗银行紧随其后,于7月29日与证交会达成和解,同意支付7500万美元罚金,以此了结在次贷风险敞口方面误导投资者的指控。

从起初轰轰烈烈、大有对华尔街全面开战之势的表态,到现在迅速同高盛和花旗等华尔街巨头达成和解,证交会和美国政府行事路数的发展变化,看似出人意表,实则在意料之中。

根据美国证券法的规定,证交会有权在证券执法诉讼中同执法对象达成和解,而受理诉讼的联邦法院则根据和解协议的内容做出最终判决。实践中,由于证券诉讼案情复杂、耗时长久、成本高昂且胜负难料,证交会往往倾向于同执法对象达成和解。据统计,证交会90%以上的执法案件都是以和解方式结案的。

不仅如此,证交会与华尔街投行之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证交会高层的职业轨迹常常是从华尔街来,回华尔街去,二者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休戚与共的“职业共同体”。在此背景下,证交会对华尔街总体而言态度温和,轻易不会对簿公堂,即使是在高盛这种不诉不足以平民愤的大案要案中,也是点到即止,不会赶尽杀绝。5.5亿美元的天价罚金固然史无前例,但相比高盛富可敌国的身家及其所造成的巨大损失和恶劣影响,不过是差强人意。可资为证的是,和解的消息被证券市场视为利好,高盛股价当日上涨4%以上。

其实,奥巴马政府起初拿高盛开刀,本就是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政治考量多过法律考量,其真实意图一是平息众怒,替疏于监管的证交会挽回颜面,二是为在参众两院通过金融监管改革法案营造声势。时至今日,公众的激愤渐渐淡去,号称大萧条以来最严厉金融监管立法的《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也已最终签署,旨在整肃华尔街的“奥巴马新政”暂告一个段落,对高盛、花旗等华尔街巨头自然无需再穷追猛打。

更重要的是,当今之美国以金融立国,发达的金融体系和庞大的金融机构是其赖以称霸全球的资本和驾驭他国的利器,也是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政府都不敢轻易动摇的执政根基。华尔街是美国的核心,身为全球第一投行的高盛则是华尔街的核心,其影响早已超出华尔街之外,辐射至美国经济政治的方方面面,形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系网。无论是基于投鼠忌器的心理,还是自我保护的考虑,美国政府都很难真正对高盛这样的华尔街巨头痛下杀手。既然如此,和解这种让各方都能下台的结局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本文原载于《人民日报》2010年8月4日,内容略有改动)

相关文章:

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国际法研究所
京ICP备0703480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