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国人权外交的虚伪和政治化用心
尽管屡遭批评和拒绝,美国国务院仍然我行我素,在3月11日发表了《2009年国别人权报告》,继续对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进行指责。现在是世界各国继续面对源于美国的国际金融危机的重要时刻,而国内事务尚未做好的该国政府却又要额外地给其他国家制造一点麻烦了。这种指手画脚、向他国泼脏水的举动,在今天尤其不合时宜。其片面、偏颇的笔触和妖魔化中国的做法不仅不得人心,更凸显了美国人权外交的虚伪和政治化用心。

■今天的美国缺少源于自知的对他国的谦卑

正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正是发端于美国,或者说是美国人犯下的错误,全世界人民在承担后果。在美国,因为政府监管不力等原因产生的金融危机肇端于2007年春季,用了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演变为经济危机,继而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许多社会危机和人权危机。希腊在2008年底出现了大规模社会骚乱,冰岛、保加利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法国、英国等都先后出现罢工和反政府骚乱,希腊、冰岛等国家还出现了财政危机。发展中国家受金融危机的冲击更远大于发达国家,天灾人祸交加,它们面临的饥饿、贫困、失业、疾病等问题愈加严峻。

有学者指出,经济危机是一场消灭财富的战争。大体可以说,富人在财产上的损失最大,中产阶层在信心上受到的打击最为沉重,而穷人所面临的生计问题则最为突出。经济危机中社会矛盾的增加甚至激化,导致不同程度的社会冲突和动荡,人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造成很大损害,进而影响到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实现。基于此,有人提出,美国政府应当向世界人民道歉。这是不无道理的,因为这场危机对各国人民人权的实现都是一种非常严重的伤害。

令人遗憾的是,美国作为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在应对危机方面,却没有对国内和国际的人权保障给予应有的关注。在国内,美国政府在医疗改革等许多方面裹足不前,难有突破。在国际上,美国在金融领域在美元贬值的同时要求别国货币升值,在贸易领域打起保护主义大旗,在对外关系中继续通过军事活动等方式干涉和侵犯其他国家和地区。这些都是与尊重和促进人权的趋势是相违背的。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中,中国政府应对金融危机成就斐然。特别是在保障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同时,不断推出发展民生的新举措:4月6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提出“有效减轻居民就医费用负担,切实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近期目标,以及“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的长远目标;4月13日发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提出了为期两年的国家人权保障计划;9月1日,发布了《关于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了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社会保障体系的目标,决定从2009年起开展新农保试点。我国人权事业正处在快速发展的上升期。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和时间节点上,美国仍然要以“世界人权警察”自居,对中国等国家和地区进行指责。美国既做不到言行如一,正人先正己,又不能正视自身引起的金融和经济危机给世界制造的巨大麻烦和带来的严重损失,以及由于此次危机和该国政府的不妥当应对给各国人民的人权带来的严重侵害。在美国发表报告的这个时刻,我们非但看不到它有丝毫的不安和歉意,更看不到它准备与别国平等相处的善意。

人权领域的国际交流和合作正日益走向广泛和深入,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为代表的国际组织和机构正在大力倡导非政治化、对话而非对抗。美国政府却仍然要竭力按照自己的行事方式,不顾他国的反对和抗议,连年漠视、批评和否定他国的人权状况,这是逆国际潮流而动,同样是不合时宜的。

■一份缺乏严肃性和不负责任的报告

报告将我国描绘成一个缺乏人权保障的国度。报告中充斥着对我国人权的无端指责,抽象、概而统之的否定句不断出现。我国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保障民生的重要举措却被有意地忽视了。美国的报告无视现实,不愿意正面看待中国的人权发展。比如,我国在发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之后,经过近一段时间的工作,在年底的时候还做了一次跨部门的中期评估。从中期评估的情况来看,截至此时,政府各部门对计划的执行情况是好的和比较好的,计划中确定的各项目标任务和具体指标均如期得到了落实,大部分需两年完成的量化指标的落实程度已达到50%左右,有的达到了65%。可是,美国报告的作者们虽然硬着头皮提了一下这个计划,却大言不惭地加了一句:“该计划尚未实施。”

报告大量使用西方媒体的报导——其中很多只是碎片化的不完整的信息,也使用了大量来自西方非政府组织的信息。这些媒体的报导和非政府组织的相关活动往往具有明显的反华倾向,这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了。藏独、疆独、法轮功等反华组织和机构在敌视和诬蔑我国政府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其言论和所谓的指控谈不上客观和真实,而这样的材料也出现在报告当中。报告中“估计”、“据报道”一类的模糊用语很多。报告中甚至还出现了“河南省承德市”的字样。所以说它不具有政府文件应当具备的严肃性。

报告对于新疆和西藏情有独钟,给予了特别的关注,其中刻意制造一种汉族与其他当地民族对立的印象。比如,它声称政府统计中西藏较高的藏族人口比例是不准确的,一个原因是,根据估计,在每年5至10月的旅游和打工旺季,包括游客、短期出差等在内,拉萨的流动人口超过了20万。笔者不明白,美国各州统计本州人口数量时,是不是也要分季节,将短期流动人口包括游客统计在内?报告强调,在西藏,政府的经济政策对汉族有过分的优惠。这显然是对国家和当地政府民族政策的歪曲。而政府加强对当地宗教和文化场所的修复,在报告中竟被说成只是为了发展旅游业。

笔者认为,这种肆意的指责实在不应该出自一个大国政府之口,这是对我国国家和民众的严重的不尊重。结合报告内容的选择性、材料运用的任意性和写作方法的倾向性,这种不负责任的报告的政治用心是令人怀疑的。

■平等和相互尊重是两国人权领域交流与合作的正道

没有哪一个国家在保障和实现人权方面是十全十美的,人权事业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既不能一蹴而就,也不能一劳永逸,它需要在本国政府的领导下,在公民和社会的广泛参与下,坚持不懈地进行努力。

我国是一个正在经历政治、经济、司法、教育等全方位改革的发展中国家。我们的社会还处在转型时期,虽然发展迅速,进步明显,但是值得改进的地方还很多。特别是,在新的历史时期,平衡不同地区、不同利益群体的利益诉求,解决各类纠纷仍然是一个需要高度重视和认真解决的问题。但是,一味指责甚至歪曲、抹黑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混淆视听,干扰我国改革和发展的步伐。

从美国国务院的这个报告中,我们读到的不是它关心我们人权发展的诚意和善意,反而是一种对我国法律、政策和制度的歪曲和否定。从该国四面出击、对他国评头论足的姿态,人们可能还以为,它是多么信奉和遵循国际人权标准。事实是,且不说它在国内的人权表现不佳,直到今天它仍然没有批准作为联合国“国际人权宪章”重要组成部分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世界上至今只有美国和索马里没有批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连普遍性的国际人权标准都不愿意接受,又有什么资格对其他国家说三道四呢?

我国的人权状况并不是完美无缺,我们仍然需要正视前进道路上出现的各种困难和问题,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切实有效地贯彻落实“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在此过程中,国际交流与合作同样是很有意义的。正如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世界人权宣言》通过60周年前夕致中国人权研究会的信中所强调的:“中国人民将一如既往地加强国际人权合作,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共同为推动世界人权事业健康发展,为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作出应有的贡献。”

事实一再地证明,中美关系必须本着平等和互相尊重的原则向前发展。在这方面,建设性对话是两国加强人权领域交流与合作的有益方式。美国政府应该认清形势,改弦更张,停止指责和教训他人,显示有效促进人权交流与合作的诚意和善意。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处长,副研究员)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0-03-16)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