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代币券的概念、类型和法律关系解析
【摘要】代币券是由非银行的商事营业人发行的,在特定范围内替代货币产生支付功能的有价证券,由此概念,可以将它和银行卡、兑奖券(彩票)等区分开来。根据不同的标准,可以对代币券进行不同的分类。由于代币券所涉及的主体及类型不同,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的性质也各不相同。

一、代币券的基本界定

在经济功能上,货币是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由于它对正当交易秩序的建构和维持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国家总要垄断它的发行,以在国家公信力基础上维系交易的进展,并以此彰显主权意义,我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17条即规定“人民币由中国人民银行统一印制、发行。”为了维护人民币的正统地位,避免出现“劣币驱除良币”,我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19条还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印制、发行代币票券,以代替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

采用文义解释,代币券无非是代币票券的简称,是指代替官方货币在市场上流通的票券。由于货币是商品流通的中介物,是衡量商品价值的度量标准,在价值上具有可替换性,交易活动往往会要求代替货币之证券的产生或流通,如国库券、公司债券、股票等。这些代币票券有一定的货币面额,在交易中能作为经济单位而转让、质押等,受到了法律的保护。[1]由此来看,要正确理解我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19条所谓的“代币票券”,就应当采用体系解释和限制解释的方法,[2]将之理解为不具有法定印制、发行权之主体印制、发售的在特定行业或机构内代替法定货币进行流通的票券,这也是本文的分析对象。在实务中,代币券又称为代币卡、代币票证、代币票卡等。

(一)代币券的特征

从表象上看,代币券具有的明显特征在于以特定的物质载体表征其货币价值。从深层次进行分析,代币券的特征在于:

1.代币券的发行主体是非银行的商事营业人,反映了该营业人的商业信用。代币券的发行主体不是法律授权的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其信用没有法律机制的保障,一旦发行主体丧失偿还能力或者丧失信用,持券人无法保全自己的利益。而且,由于代币券是特定商事营业人单方发行的票券,并未介入持券人的意志,持券人必须按照发行主体的意志行事,比如按照券上记载的时间或者其他限制进行消费等,这往往在商事营业人和消费者之间产生不对等的局面。

2.代币券在特定范围内替代货币产生支付功能。实现该功能的首要条件是代币券必须以一定的货币单位来标示面值,只有这样,代币券才能成为具有代表性的一般等价物,才能在发行主体限定的范围内自由流通。如果用特定物或一般种类物来表示其面值,难免会加大使用的难度,减弱其通用性,比如某商家店庆推出印有“获得纪念钢笔一支”的赠券,就不在代币券之列。[3]

(二)代币券与相关票券的区别

它与信用卡等金融产品以及其他票券具有相似之处,但它们实质上并不相同,我们有必要对它们进行区别。

1.代币券与银行卡

根据我国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的规定,信用卡是商业银行发行的具有消费信用、转帐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或部分功能的信用支付工具。银行卡包括信用卡和借记卡两种,信用卡具有透支功能,借记卡不具备该功能。借记卡可以分为转帐卡、专用卡、储蓄卡等。转帐卡有转帐结算、存取现金和消费功能;专用卡有百货、餐饮、饭店、娱乐行业以外的专门用途,在特定区域内使用的,具有转帐结算、存取现金的功能;储值卡是发卡银行根据持券人要求将其现金转入卡内存储,交易时直接从卡内扣款的预付钱包式借记卡,可在与发卡银行有委托关系的所有特约商处进行消费。除此之外,银行还可与营利或非营利性机构合作开发联名卡,这是银行卡的附属产品,其所依附的银行卡必须是已经经过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品种,并遵守相应品种的业务章程或者管理办法;商业银行与非银行结构发行联名卡必须按《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的规定报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或者备案。

代币券与银行卡的相似之处主要在于:它们都具有消费信用的特征;都在一定范围内起到代替货币流通结算的作用。区别主要为:(1)发行主体不同,前者一般为非商业银行的营业人,后者则为商业银行;(2)可变现性不同,前者通常不得兑换为现金,后者则可以在指定银行存取现金;(3)持有人条件不同,前者对持有人没有特别要求,后者特别是信用卡对申请人有严格的资信审查并要求提供担保;(4)流通性不同,前者可以流通使用,后者只限持券人使用;(5)关系主体不同,前者为营业人与消费者的关系,后者在静态时涉及商业银行和持券人的关系,在动态时涉及商业银行、营业人和消费者的关系;(6)限制不同,前者一般适用于特定机构或者特定行业,后者则没有消费地点和时间的限制。

两相对比,它们虽然同样是支付手段,但银行卡的信用程度更高:(1)国家对于银行卡发行单位的资质审核、发行程序有着严格的规定,这为持券人的利益实现提供了最牢固的保障;(2)消费者在信用保证下能够透支消费,随时变现,消费者的利益更能得到保证;(3)由于银行卡的人身性质,限制了它的流通性,同时商家、消费者之间有银行作为桥梁,三者法律责任明确。[4]

2.代币券与兑奖券(彩票)

在商事实践中,代币券与兑奖券(彩票)都表现为通过特定票券取得一定价值之商品或者服务,但它们之间也存在相当明显的区别:(1)前者体现了通常的价值规律,即一份价钱一分货,后者没有体现该规律,它具有射幸性,即一份价钱无货、十分货、百分货甚至万分货;(2)前者在特定范围内能替代货币,持券人能据此取得特定价额的商品或者服务,后者则无此功用,持券人据此只是获得了中奖的机会和资格,只有中奖者才能取得特定的商品或者服务。

不过,在代币券和兑奖券之间存在一种模糊的票券制品,即商事营业人印制、发售附中奖机会的票券,中奖者能取得特定的商品或者服务,没有中奖者也可以得到一份商品。与代币券相比,该票券也具有一定的货币价额,不同之处在于:(1)前者用以在特定范围内替代法定货币的流通,后者则没有代币的作用,无论是否兑到奖,持券人都只能得到商事营业人指定的商品;(2)前者的目的在于便利交易,在性质上属于一般的买卖关系,后者的目的在于刺激消费者以小博大的投机消费,在性质上属于附赠与特定商品的射幸关系。正因为有这些不同,处于代币券和典型兑奖券之间的该特定票券不是代币券,而应归属于兑奖券的范畴。对此,有人正确地指出,发行该票券的行为与发行兑奖券的行为类似:一是印制了票券,二是用抽奖的方式销售,三是主要以销售彩票获利,而不是以销售商品获利。该行为是特殊的彩票发售行为,其获得一定量商品的行为,可以看成是附赠品的行为。[5]

二、代币券的基本类型

根据不同的标准,可以将代币券划分为不同的类型。

(一)自家发行的代币券和第三人发行的代币券

根据代币券发行人与给付义务人的不同,可以将其分为两类:

1.自家发行的代币券

即由商事营业人自己发行的代币券,据此,发行人对持券人负担按照代币券之记载以及持券人的提示而完全履行的义务。这种类型在我国多表现为购物券、提货券、打折券或优惠券等形式,顾客可以通过票券从商家取得货物或者获得商家给予的折扣和优惠,这也是我国目前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类型。

在一般情况下,自家发行的代币券主要适用于商事营业人自己或其关系人,持券人直接与发行主体或其关系人建立买卖等法律关系。当自家发行的代币券适用于关系人时,必须注意一种特殊的类型,即该关系人与商事营业人共同发行代币券,以扩大各自代币券的使用范围。在这种类型中,发行量多而使用少的发行者可得到预售款的资金支配收益,反之则承受损失。由于此种类型要求商家之间有较大诚意,并要求在共同发行者之间进行预付卡销售额与使用者消费额的详细估算,发行者各自处理的业务变得非常繁杂,其处理成本也大大增加,故此类预付卡在市场上并不多见。

2.第三人发行的代币券

第三人发行的代币券使得发行人与给付人错位,即通过发行代币券而使得他人负担按照持券人的提示以及代币券的记载而为给付的义务。在这种情况,发行人与第三人之间通常存在债权债务关系。这种类型的代币券在发行者、顾客和商家之间建立了比较复杂的买卖和支付关系,并且这种支付多以信用卡、借记卡进行电子支付的形式体现出来,由于电子支付在我国尚缺乏立法规制,普及性尚有待提高。

这种分类为《日本预付式证票规制法》所明确规定,具体流程图如下:[6]

(二)公益性代币券和私益性代币券

这种分类的标准是代币券发行主体和适用功能的不同。

1.公益性代币券

公益性代币券是由占据垄断地位的商事营业人或者公益企事业单位发售给消费者的用于购买特定商品或服务的凭证,我们常见的电话卡、充值卡、公交卡、校园用餐卡等均属此类。公益性代币券的产生,一方面是为了便利交易、节省交易成本,另一方面有科技发展作为技术后盾;同时,由于它关系到特定人群的起居住行,发行人通常有较好的监控措施和管理制度。

2.私益性代币券

私益性代币券是商业营业人发售给消费者用于购买不特定种类商品或服务的有价支付凭证,商场发售的购物券、提货券等均属此类。与公益性代币券相比,私益性代币券的发行人往往没有完善的内部管理制度和监督制度。如发售企业对所发购物卡的程序、购物卡可购商品或服务的种类,以及持卡者是否可以退换等均无明确规定,而且消费者不能退换。[7]

(三)利他型代币券与自利型代币券

根据给付价金义务人与持券人是否同一,可以将代币券分为:

1.利他型代币券

在我国,这类代币券的给付价金义务人通常是各种单位,它们在给商事营业人支付价金或者作出支付价金的承诺后,商事营业人向它们发行代币券,它们又进一步将代币券交付给他人直接使用,他人可能是单位的员工,也可能是和单位有着各种利害关系的其他人员,在此,给付价金的义务人和持券人产生分离,而现实中的腐败因素也往往存在于这种类型之中。

2.自利型代币券

与利他型代币券不同,自利型代币券的给付价金义务人和持券人是一体的,在这种情况下,代币券只是作为促进消费和简化货币流通的手段出现,因为此时货款仍由顾客自己进行支付,只是享有了无需多次支付现金的便利或者享有了商事营业人给予的一定折扣和优惠。

(四)购物券、提货单、优待券、会员卡和储值卡

根据代币券的不同内容,可以将其具体化为以下几种类型:

1.购物券类型

即明示或者用特定符号、颜色标记一定面额的用以在特定商事营业人处代币购买商品或者服务的票券。在实践中,购物券如同相同金额的货币一样,凡是持券人,无论其是否为支付相应对价之人,均被该营业人视为购物券的所有权人,均能在该营业人处使用消费,它属于最常见也是最典型的代币券。

购物券的发行大概分为两类:(1)商事营业人先发行该券,根据消费情况,再与给付价金的义务人结算,该类型实际上代表的是赊帐交易,不能及时或者不能回笼资金的交易风险由该营业人负担,为了避免该风险,商事营业人通常会选择信用较好的机构作为给付价金的义务人;(2)商事营业人先收取金钱,再发行相应数额的购物券,它代表的则是预付价金的交易,不能及时取得商品或者服务的风险由给付价金一方负担,为了避免该风险,消费者通常会选择信用较好的商事营业人作为购物券的发行人。

在这两种类型中,无论何种类型,持券人在进行消费时均不能取得发票。对第一种类型而言,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商事营业人一般在结算后给给付价金的义务人开具总额发票;在第二种类型,给付价金一方在支付金钱时已经取得发票,持券人在消费时就不能再取得发票。而且,商事营业人通常会在购物券上指明消费场所和时效。比如,北京“当代商城”发行的面值5000元人民币的“当代卡”在正面除载明卡号之外,特别注明“本卡在北京当代商城适用”,在反面记载如下事项:“1、此卡可在商城B1-F6大部分区域通用(星巴克咖啡厅、季诺意式休闲餐厅、层间餐厅、状点时尚专业护肤中心、福寿堂药店等非商城直接经营的项目除外);2、此卡不记名,不挂失,不得兑换现金;3、此卡请在有效期内使用,过期作废;4、使用此卡消费不再开具发票。”由此看来,使用购物券消费,往往不能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因为用购物券消费,消费者无从选择购物场所,还必须按照购物券制定的期间消费,没有足够的选择权,而且购物不给开发票、日后退换货无法实现。

2.提货券类型

即明示记载持券人无需再支付金钱据此能取得特定类型、质量、数量的商品或者服务的票券。与购物券相比,提货券的最大特点在于:持券人不能根据自己意志选择商品或者服务,只能取得提货券载明的商品或者服务,自由选择空间相当小。除此之外,它与购物券并无太大的区别。

3.会员卡类型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的《会员卡管理试行办法》的规定,会员卡是指发行人和其会员之间以契约形式确定的会员消费权利的直接消费凭证。会员卡不能分红派息,也不能还本付息;可以依法转让、质押和继承。

会员卡的特点在于:(1)发行人必须是符合法定条件并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发行会员卡的企业法人;(2)会员卡采取记名式按面值发行方式,发售对象限于个人;(3)发行会员卡的前置程序是向认购人公告会员卡发行说明书,并保证所提供信息的完整性、真实性;(4)会员卡载明的内容具有法定性,如正面应载明会员卡的名称、标志、编号、发行日期、面值等,背面应载明会员卡审批机关批文文号、日期、发行人名称、印章、注册地和法定代表人签章、持券人姓名、国籍及身份证号码等。

与会员卡类似还有大型商场、中高档饭店、美容厅、健身俱乐部、航空公司等发放的贵宾卡、积分卡等。

4.优待券类型

所谓优待券,就是商事营业人发行的、持券人凭此在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时免付一定金额的票券。按照商界人士介绍,优待券主要有两类:(1)零售商优待券;(2)厂商优待券。

零售商优待券只能在某一特定商店或者连锁店使用,它通常由总经销或者零售店策划,并通过平民媒体、店内小传单等进行广告宣传。这类优待券的目的主要是吸引消费者光临某一特定商店,协助刺激顾客对店内各种商品的购买欲望,而非吸引顾客购买某一特定品牌的商品。这类优待券主要分为四类:(1)直接折价式;(2)免费送赠品式;(3)送积分点券式;(4)购物返券式。需要注意的是,这类优待券是零售商的促销手段,为了保证这种促销手段不造成不正当竞争,同时也能保护持券人的合法权益,它们分别要遵循特定的规则:

第一,对于直接打折式的优待券而言,零售商应当如实说明打折的原因、期限,并明确标示商品原价,不标明原价或表示原价虚假的,视为价格欺诈;零售商促销商品所标示的价格不得高于本次促销活动前在本经营场所标示的价格;零售商不得以虚假的清仓、拆迁、歇业、转行、破产等事由开展促销活动,因清仓、拆迁、歇业、转行、破产等事由开展促销活动的,促销时间不得超过三十日;零售商开展特价限时购物活动的,应当保证商品在限时购物时段内的充足供应;零售商开展特价限量购物活动的,应当将限量商品的具体数量向消费者明示。连锁企业开展特价限量购物活动的,参加活动的店铺还应当将限量商品在各店铺的数量分配向消费者明示。

第二,对于免费送赠品式的优待券而言,零售商不得以虚构的赠品价值额、“精美礼品”等含糊的语言文字误导消费者;零售商不得将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无生产厂家、无厂家地址、无生产日期、变质、过期、不合格的商品作为赠品;零售商应当向消费者明示赠品的名称、数量、规格和质量等级;零售商应当对赠品承担等同于商品销售的责任和义务,但事前对赠品与出售商品作出明确区分,并就其质量保证、售后服务向消费者作出特别说明的除外。

第三,对于送积分点券式的优待券而言,零售商应当事先将获得积分的方式、积分有效时间、可以获得的购物优惠、返利比例等内容向消费者明示。

第四,对于购物返券式的优待券而言,零售商应当将返券幅度、返券及收券商品的范围、返券使用期限、使用规则等向消费者明示;零售商不得要求消费者必须支付一定数额的人民币后,方可使用一定数额的返券;消费者从获得返券时起至购物返券活动结束后十日内,均有权使用返券,有权使用返券购买所有收券商品。[8]

厂商优待券是由产品制造商的营销人员所策划和散发的,通常可在各零售点兑换,并获得购买该商品的折价或者特价优待。按照散发方式的不同,这类优待券主要有四类:(1)直接送给消费者的优待券;(2)媒体散发的优待券;(3)随商品发放的优待券;(4)特殊渠道发放的优待券(如有些广告公司专门办理直邮广告等)。[9]

5.储值卡类型

即由银行和商事营业人合作发行的具有消费功能的联名卡。与以上类型代币券相比,储值卡的最主要特点就是银行介入与商事营业人一道成为发行人。

三、代币券的基本法律关系

前文描述了不同类型的代币券,它们各有特点,也包含了不同的法律关系,以下进行简要分析。

1.涉及两方主体关系的代币券

这类代币券主要是自利型代币券,其大致有如下几类关系:

(1)买卖关系

对于由商事营业人自行发行、持券人自行购买的代币券而言,如果代币券指向的对象是特定的物品,则商事营业人就处于出卖人的地位,持券人则处于买受人的地位,双方在一手交券、一手交货之间形成了买卖关系。根据我国《合同法》第130条的规定,买卖合同是出卖人移转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据此,买卖关系主要内容为:出卖人履行向买受人交付标的物或者交付提取标的物的单证,并转移标的物所有权的义务;买受人按照约定的数额、时间和地点支付价款的义务等。

在此,代币券负担了债权凭证或支付工具的功能。具体而言:

第一,在商事营业人先发行代币券而持券人没有支付对价的情形,持券人凭该券可请求商事营业人交付特定商品,即商事营业人要先履行自己的义务,在其义务履行情况符合代币券的价额之后,持券人有义务将该券交付给商事营业人,此时,商事营业人可以凭此券证明其已适当履行自己的义务,从而要求持券人按照双方约定支付价款。

惟应注意的是,在这种情况,尽管商事营业人负担了先履行的义务,但并不意味着其必须恪守这种对其不利的履行顺序,为了确保当事人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达致公平,在持券人经营情况恶化,或者为了逃避债务而转移财产、抽逃资金,或者丧失商业信誉,或者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的,依据我国《合同法》第67-68条的规定,商事营业人有权行使不安抗辩权,中止履行,直到对方提供适当的担保再恢复履行,如果对方在合理期限未能恢复履行能力并且未提供适当担保的,商事营业人有权解除合同。

对于这种情况,要具体分为两种类型进行分析:其一,如果持券人没有消费使用,就表明当事人双方的买卖关系已经成立,但还没有履行,在此,代币券代表了持券人享有请求商事营业人交付特定标的物并移转该标的物所有权的权利,是当事人享有请求权的凭证;其二,与此相反,如果持券人已经消费使用,该券就将由商事营业人持有,此时,代币券不仅表明商事营业人的义务已经履行完毕,而且还表明商事营业人对对方享有请求交付价款的权利,完成消费的持券人因此要向商事营业人支付价金,在其支付全部价金之前,它们之间的买卖关系仍然存在。从上述两种情形可知,代币券主要的功能是债券凭证,要么代表持券人对于商事营业人享有的请求交付标的物并移转其所有权的债权请求权,要么代表商事营业人对于持券人享有的请求支付价金的债权请求权。

第二,在持券人支付价金后商事营业人发售代币券的情形,当事人之间的关系与上述第一种情形相同。在此情形,如果持券人没有消费使用,则表明持券人已经先履行支付价金的义务,他对商事营业人享有请求交付标的物的权利,此时的代币券是表明该权利的凭证;如果持券人已经消费使用,他无需再向商事营业人支付价金,只要将该代币券交付给商事营业人即可,此时代币券的功用是支付工具,当商事营业人从持券人处取得该券,即表明双方均适当履行了义务,买卖关系因此消灭。显见,在这种情形,代币券同时具备债权凭证和支付工具的双重功能。需要注意的是,在这种情形,代币券通常会载明有效期,持券人必须在此期限内消费使用,否则商事营业人将免除交付商品的义务,导致买卖关系的消灭。

(2)有偿服务关系

对于由商事营业人自行发行、持券人自行购买的代币券而言,如果代币券指向的对象是特定的服务(如美容、美发、用餐),则当事人双方是有偿服务关系,在该关系中,商事营业人有按照约定提供相应服务的义务,持券人有按照约定支付价金的义务。它们的基本原理等同于买卖关系。

(3)赠与关系

这类法律关系通常体现于优待券之上,其中所谓的“优待”就是商事营业人对持券人所谓的赠与意思表示。根据我国《合同法》第185条的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商事营业人发行优待券,就是对相对人所为的赠与要约,相对人通过接受优待券的行为表示同意该要约,进而建立赠与合同关系,而优待券正是该合同债权的凭证。不过,与买卖合同和有偿服务合同不同的是,根据我国《合同法》第186条第1款的规定,在赠与合同关系中,作为赠与人的商事营业人有权在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撤销赠与,并不因此承担违约责任。

2.涉及多方主体关系的代币券

这类代币券主要涉及利他型代币券、第三人发行的代币券和储值卡,其中大致有以下几类关系:

(1)向第三人履行义务的合同关系

这类关系主要反映在利他型代币券之中。如同前述,代币券一样仍然负担着债权凭证或者支付工具的功能,在此不赘。

当持券人与购券人不一致时,就意味着发行代币券的商事营业人仍处于出卖人或者提供服务方的地位,与其有直接法律关系的一方是通过负担支付价金义务而取得代币券之人,此时,根据我国《合同法》第64条的规定,这种合同属于向第三人履行的合同。在这种关系中,商事营业人要向持券人适当履行债务,否则就要向购券人承担违约责任。在考虑商事营业人的义务和责任时,并不考虑持券人和购券人之间的关系,相对于商事营业人而言,它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属于同一战线,

在这种情形,虽然持券人并不参与发行人与购券人之间的关系,但它与购券人之间通常有赠与等关系,基于这种关系,它从发行人和购券人的关系中取得利益,在因商事营业人的原因导致持券人不能实现目的的,由于它们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故要根据持券人和购券人之间的关系来具体划定责任。

上述关系同样适用于持券人与代币券受赠人不一致的情形。

(2)由第三人履行合同的关系

这类关系主要反映在第三人发行的代币券之中。代币券在这种情形的功能是债权凭证或者支付功能,在此不赘。

在这种情形,代币券发行人与负担给付特定物品或者提供特定服务之商事营业人不一致,依据我国《合同法》第65条的规定,这种法律关系属于第三人履行合同的法律关系。在这种关系中,持券人与发行人之间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而这种法律关系又是由商业营业人来履行的,只要商事营业人不履行或者不适当履行债务,发行人就要对持券人负担违约责任。也就是说,商事营业人并不参与发行人和持券人之间的关系,但仍要负担履行债务的义务,这种义务源于其与发行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否则,就是私自为他人设定义务,该设定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不受法律保护。

(3)复合法律关系

在第二种类型,即由第三方(多是银行)介入来发行代币券和购物卡的类型中,发行者、使用者(包括顾客和第三方付款人)和商家之间形成了复合型的买卖和支付关系,一方面使用者和商家之间存在买卖关系,另一方面使用者和发行者之间存在代币券和购物卡的发行关系,而商家和发行者之间又存在支付的法律关系,这三种关系相互交错,任何一方当事人出现问题,都可能影响其他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四、结语

在现实中,形形色色的代币券表现形态不同,但具有共同的特性,即是由不具有法定印制、发行权之主体印制、发售的、在特定行业或机构内代替法定货币进行流通的票券。由此可知,尽管它与银行卡均有消费信用的特征,但后者的发行主体经由法律或者政策明确许可或授权,两者显然不同。另外,尽管代币券与兑奖券(彩票)都能通过特定票券取得一定价值的商品或者服务,但它们之间在价值规律的体现和替代货币的功能等方面也存在相当明显的区别。

根据不同的标准,代币券可以被划分为自家发行的代币券和第三人发行的代币券、公益性代币券和私益性代币券、利他型代币券与自利型代币券、购物券、提货单、优待券、会员卡和储值卡。这些类型之法律关系的性质各不相同,可以总括为两种类型:(1)两方主体的法律关系,包括买卖关系、有偿服务关系、赠与关系;(2)三方主体的法律关系,包括向第三人履行义务的合同关系、由第三人履行合同的关系以及复合法律关系。

这些涵括不同法律关系之代币券的存在,说明了商品交易形态的复杂性,这也提示我们,在对代币券进行定性,以及处理代币券纠纷时,应当区分不同的代币券类型,根据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采用不同方法和措施进行调整,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准确、妥当和公平。

--------------------------------------------------------------------------------

[1] 参见《证券法》第2条、《担保法》第75条。

[2] 有关这些方法的内涵,参见王泽鉴:《法律思维与民法实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223-226页。

[3] 参见郑祺等:“代币券引发的法律思考”,载http://www.chinaxuexi.com/lunwen/jingjifa/2005/02/2014493186.html,访问日期2005年10月16日。

[4] 参见郑祺等:“代币券引发的法律思考”,载http://www.chinaxuexi.com/lunwen/jingjifa/2005/02/2014493186.html,访问日期2005年10月16日。

[5] 参见荆璞:“再谈彩票与代币购物券的区别”,载《工商行政管理》1995年第14期,第36页。

[6] 参见郑祺等:“代币券引发的法律思考”,载http://www.chinaxuexi.com/lunwen/jingjifa/2005/02/2014493186.html,访问日期2005年10月16日。

[7] 参见刘本燕:“关于规范购物卡的法律设想”,载《企业经济》,2004年第2期,第184页。

[8] 参见商务部“零售商促销行为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第14-27条。

[9] 参见王君祥:“代币卡,万恶之源?”,载《中国商贸》2001年第7期,第22页。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