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读《一本必须归还的〈汤姆历险记〉》――怀念郑成思先生
游学海外,惊闻郑成思先生辞世的噩耗,心情万分沉痛。于法学所,郑先生宛如一面旗帜、一座丰碑,代表着正直精髓的法学家品格,代表着中国法学研究的一种境界;于我个人,郑先生是我在法学所工作的十余年里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之一,郑先生让我懂得如何去做一个真正的学者,一个以国家民族兴旺为己任的"翰林"。九月十五日是送别郑先生的日子,我所蛰居的纽黑文正下着绵绵秋雨,飘着瑟瑟秋风,凄风苦雨,也许它们也明瞭我此刻的心情,想代我送郑先生一程吧。
    郑先生驾鹤西行,法学所那爬满青藤的院落再也看不到他那羸弱的身驱,法学所那宁静空旷的讲堂再也听不到他那低沉的话音,法学所那激扬文字的网站再也读不到他那睿智的新作……我难以想象,明年玉兰花盛开的时候,我们再也不可能聚在一起听他讲人大或政协的"趣闻"和"花絮";明年爬山虎重绿的季节,走进法学所的年轻人再也不可能听他讲治学的"故事";明年漫天飞雪的日子,我们再也不可能期待他出现在学术评鉴的会场,带着问询的目光聆听我们的答辩……
    总有些什么会留下来吧?除了他撰写的三十多部著作、数百篇论文,望着郑先生远去的背影,凝视着照片上他那清矍的面容,我想起了那本陪伴他一生的《汤姆历险记》。
    大约在两年以前,中国法学网上刊载了郑先生写的一篇随笔――《学者故事:一本必须归还的〈汤姆历险记〉》,虽似小文章,却带给我大震撼。在那史无前例的年代,在那扫除一切"封资修"的岁月,郑先生居然通过一本借来的《汤姆历险记》将英语自学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并于七十年代末凭之走进了英国伦敦经济学院法律系的大门。后来,郑先生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了数十篇英文论文,出版了五部英文专著,但他的英文基础却是靠着对《汤姆历险记》的读、抄、背、译练就的,更让人惊叹的是:这样的磨砺居然是在"早请示、晚汇报"的间隙、是在每天"大会战"的体力劳动及各种"批判会"的嘈杂之后、是在机床的隆隆轰鸣声中和一盏昏暗的油灯之下进行的。
    在英国留学期间,郑先生用节省下来的生活费买了马克 吐温全集,其中也包括那本《汤姆历险记》,他还将多年前的那部手抄本,那本摘录"绝妙好词"的笔记本,那本图书管理员赠送的中译本,始终留在身边,为的是督促自己不要偷懒――――因为"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都能坚持学习的精神,是应当一直保持到老的"。他还常说:"我没有天赋,也不是天才,我下的是死劲。"郑先生平白素朴的话语,有着千万斤的力道,直驱我那不时松懈的神经。与郑先生当年挑灯夜战相比,我们的英语学习条件好了许多,可是我们达到了郑先生的高度吗?面对郑先生,我总是觉得汗颜。
    我将郑先生发在网上的文章仔细读了好几遍,每读一遍,心中的自责与自省便会增添几分。后来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将该文打印下来,贴在了书房中醒目的位置。每当我觉得困倦的时候、觉得无奈的时候、觉得浮躁的时候、觉得彷徨的时候,就会读一遍郑先生的文章,它对我的激励胜过任何灵丹妙药。一个现实的榜样,其力量超过了千百次的说教……
    重读郑先生的文章――《一本必须归还的〈汤姆历险记〉》,我的眼中噙满了泪水。郑先生走了,他带上了那本陪伴他一生的《汤姆历险记》吗?明天我要去书店买两本《汤姆历险记》,一本烧给郑先生,以寄托我的哀思;还有一本,我要留给自己,作为永久的纪念。郑先生走了,他的精神长存!
    
    
    
9月15日深夜于美国耶鲁大学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