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律考杂谈
本人于1996年大学本科毕业那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但是分数也不高(才250多分),所以对他人奢谈什么律考秘诀一定十分荒唐可笑,但另一方面,由于一直呆在在法律院校,对由律考成败导致的悲喜剧也耳闻目睹了不少,所以大概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一谈对律考的体会和看法还是可以的。
    不管人们对律考的考试方式多么有微词,但律考愈来愈成为一个受大众欢迎的全国性考试早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一点从每年报考人数令人惊异的增长就可见一斑。1997年律考报考的人数为11.5万,1998年为14.1万,而1999年这一数字则为18.2万。另外一方面,尽管律师职业的良好职业前景使人们对律考趋之若骛,但律考这一门槛还是比较高的,每年大部分考生都将以折楫沉沙而告终(98年有1.5万人通过,99年有1.7万人通过,而96年全国只有5000多人通过),所以律考确确实实已成为许多人人生的一个重要挑战。有的人在一两次尝试失败之后就因畏难而偃旗息鼓了,有的人则还在为此屡败屡战,当然也有的人慑于考试的艰难而试图投机取巧。每年律考前夕,在北京各大法律院校中前来寻找代考的人就会络绎不绝,有的甚至不惜以几万元的重金对他人进行诱惑,虽然学法者受利诱以身试法者最终寥寥无几,但律师资格的市场价值却也从中可见一斑。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律师职业的这种社会声望吸引了不同年龄层次、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人加入到律考的行列,如在1999年参加律考的考生中具有法律学士学位占20%以上,具有硕士以上学历的占2%以上,而不具备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考生也占50%以上。在这种社会经历、教育背景与专业优劣比较差异都非常明显的情况下,无论对于高学历者、法学科班出身者还是对于低学历者和非科班出生者首先都有一个如何正确对待残酷竞争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律考复习的动力、压力以及复习的效率问题,许多人也曾为此付出过沉重的代价。
    首先,对于法律专业毕业生而言,律考也绝不是一个轻松的考试。许多法律专业科班出生的毕业生在心态上往往存在一些误区:如有的人认为自己在校期间学的法律成绩还不错,因此只要稍微看一下书,律考基本上就可轻松过关。但事实上这完全是个错觉,因为学校的考试与律考的性质可以说很不一样,学校考试往往重在法律理论知识的考察,而律考考试侧重的则绝对是应用性知识;学校的考试的知识是在长达几年的学习期间分散进行的,而律考的内容则无论在知识的广度还是时间的集中性上都是前者所无法比拟的;并且我们都知道学校里的考试在考前一般都有老师的所划的“重点”作保障,所以考试的成绩不是优秀也可以得优良,不及格的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而律考的“重点”相对于学校考试的“重点”已无论如何不能算重点了,因为律考的结果绝无可能皆大欢喜,过律考线只能是那么“一小撮”。1996年律考的时候,我们政法大学的许多研究生考试结果都惨不忍睹,其中一个本科时期成绩数一数二的女同学竟然也栽在律考上,这对于以前从未有过考试失败经验的她很受震动,虽然导致她失败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这却可以清楚不过地表明律考决不能与学校的考试相提并论。
    另外,许多法律科班出身的人都又一个通病,那就是要么认为自己理论水平高,考律考问题总不会很大,要么以为只有法律理论知识才能体现一个人的法律水平,而律考充其量只能反映一个人死记硬背的能力,因此即使律考考不过也并不能说明什么。我觉得这两种想法都有其偏颇之处。因为事实上抽象理论在生活实践中从来既不比具体的、应用性知识高人一等,也从来不能自然推出任何具体的法律知识。这两种思想倾向共同的致命之处在于导致对律考的轻视,从而使自己的专业优势法反而成为一种思想障碍。战略上藐视敌人固然可以增强信心,但战术上藐视敌人绝对必然导致惨重的教训,许多正规院校法律专业毕业的人之所以屡考不过,思想上转不过这个弯是一个重要原因。
    其次,对于那些非法律专业毕业以及学历不高的人士而言,在对待律考问题上,也会遇到一些心态调整的问题。由于面对的是高学历和法律科班出身者这样的强有力对手,因此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正确看清自己的长处和短处,从而增强对自己的信心。在强大的心理压力面前,许多人显得茫然不知所措,有人甚至将主要的希望寄托在参加各种律考复习班和向他人讨教学习和考试捷径上。我觉得,这种因信心不足而丧失自主性倾向是很要不得的,其实大家也大可不必过分渲染自己的劣势。首先,律考不管怎么说主要是考察法律的基本知识面以及对这些知识的一些直接应用,那种看了书仍然不知怎么答的理论和疑难题毕竟只占极少数;我想如果开卷考试,绝大部分考生都能考300分以上,这说明,律考题目绝大部分的内容都是记忆性的,只要能真正保证复习好指定律考辅导书,通过并不是主要问题。如果说非法律专业毕业的人士比法律专业毕业人士有所欠缺的话,那也主要是法律基础知识的欠缺,而对于这一点非法律科班出身者恰恰是可以用更多的复习时间予以弥补的。据有过律考经验人士的一般经验,法律本科毕业的人一般集中复习一个月就差不多了(对在学校学得差的人也照样不够),而非法律专业毕业的人需要保证的复习时间为三个月左右。从上面的分析也可以看出,法律素养与律考的成绩的好坏也没有直接的必然联系。律考的性质决定了法律素养好的人在这种标准化的考试面前并不见得能显多少优势。另外,律考成绩也证明了非法律专业出身的人士律考的能力并不亚于法律的科班毕业者。许多原来不学法律的人都一考而中,并且成绩斐然,但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至今还有一些与我同时毕业的同学没有通过律考。更让我们感到有些汗颜的是,许多原来不学法律的人考得如此之好,以至于不由得不让我们怀疑,究竟是我们四年多的法律学得一塌糊涂还是学法律根本用不着浪费那么长的美好光阴?1996年律考成绩下来之后,结果发现我们政法大学研究生院许多自诩正宗的“法内人士”纷纷落马,而许多所谓“法外人士”的成绩却倒让人刮目相看,当年我们班一个原来学外语的同学以390 多分的成绩名列北京市前十名,而那年获得北京市第一名的听说也是一位原来学哲学的“法外人士”,这正是让我们这些以“根正苗红”自居的法律人士跌破眼镜。
    不过,那些原来没有法律基础的人之所以能在律考中取得好成绩,我觉得倒不一定他们的学习能力比其他的人强多少,使他们成绩更加突出的主要是他们对考试的举轻若重的态度以及对律考复习的全面投入。只有对律考的心态摆正了,才有可能有充足的信心投入到对复习迎考中去,从而能够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到极至。其实,对于一个准备参加律考的人来说,其他一切条件可以说都是既定的,竞争对手、考试难度、复习时间、知识储备甚至自己的学习能力对自己而言都是不可改变的因素,既然不可改变,那么我们就不应过多地去想它,我们能够做的也就是思考如何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学习条件下尽可能使自己做得最好。有些人不是过分热衷于分析有多少人报名,考试的难易程度如何,就是只知道一味抱怨这个抱怨那个,这种人显然不是在做无用功就是在污染自己的学习情绪。律考就像横亘在每个人面前的一个门槛,人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将它跨过,问题在于哪些人的水平能得到最出色的临场发挥。为了那闪光的一跃,在做出决定必须尝试之后,除了你全力以赴之外,其他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应该让学历高低、专业优劣、学习时间多寡等等统统见鬼去!每个人应该不断扪心自问的只是,我应该如何最合理地安排有限的复习时间?应该如何选择复习的重点?自己最生疏的是哪一部分?并且我们应该思考在有限的时间内哪些占分不多但复习吃力的部分可以直接放弃?
    在调整好对待考试的正确心态之后,我们才可能去积极寻找更能提高学习效率的学习方法。但说到学习方法,事实上又可以说非常因人而异,甚至可以说“学无定法”,我只能根据自己对付考试的“理论”来说明所谓的学习方法。
    我觉得首先一点,必须学会时刻在心中默念:这一次不通过就势不为人。这倒不是搞唯心主义,而是要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在没有考试前就给自己可能的失败找台阶下。许多人没有考试就想了许多自己如果通不过的理由:今年时间不够;今年事情太多了;我原来又不是学法律的……我的意见是,如果你失败了,你人还是要做的,你也可以找一万条的理由,但应该在考完之后去想这些问题。在考前就为失败寻找退路,就是在动摇军心,消磨意志,削弱战斗力。考前你只应该想:我本科是学习法律的,如果通不过那是丢人;如果我今年通不过就等于白白浪费了我一年美好的青春。
    第二、不要给自己留太多的复习时间。咋一听,有人会觉得很奇怪,但这其实也好理解,因为考试毕竟主要靠短时记忆,复习时间过长,很容易看了后面的忘了前面,并且复习时间过长易患考前学习疲劳症,到时该让你头脑必须清醒的时候你却脑袋木然了,什么东西都再也灌不进去。但更重要的是,人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挤出来的时间才最有效率。在迫在眉睫不得不做并不得不做好的情况下,我们除了全力以赴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我自己在考研的时候是这样,在复习考律的时候也是这样。记得当时在距律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时,我才开始拚了老命进行复习。不过,允许留给自己复习时间的长短应该因人而异,但不管怎样,压缩复习的总期间,以尽量增加有效的学习时间不失为激励自己的一种有效方法。
    第三、时刻带着问题去复习。人们常常有一个误解,认为只要我把书看熟了,题目不就自然而然能做出来了。应该说从理论上讲,这并没有错,但一进入实践就可能出现问题。因为人很容易被一些自我感觉良好的错觉所迷惑。大家都会有这样的感受,看书的时候自我感觉好像已经记住了,但一到做题目的时候却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因为看书的时候由于常常缺少问题刺激,致使人们很容易将书中有关重要内容一带而过,而没有进行集中记忆过的东西是很难在头脑留下深刻痕迹的。在学习心理学中有一个重要的学习方法,这就是在学习前要先设置问题情境。大家都有这样的体会,在做英语阅读理解题时,先看一遍后面的问题再看前面的内容比按部就班从头至尾看更有效率,因为前者是问题化的阅读,而后者却不是。这就说明,在复习的过程中要学会时刻问自己,这部分学习的内容,哪些容易出题,出什么样的题,哪些根本不可能出题。这样做的好处可以剔除与考试相关性不大的信息,并集中关注重要的法律知识。也正是基于这个道理,时常做点题目确实有好处,因为只有经过问题刺激的大脑才能更有效地工作。
    第四、法律条文比复习指南更重要。面对厚厚的考律复习资料,人们常常面临是优先看复习指南还是看法律条文的选择。我的意见是,法条比复习指南更重要,因为法条比复习指南有用的法律信息更集中。复习指南的一个好处是信息的条理化,但无效的信息却太多;法律条文表达简洁,法律知识集中,可以大大减轻学习的负担。大家可以以条文为主,在看完条文后再浏览一下复习指南,这样既可以集中抓住有效信息,又有助于信息的条理化。当然,对于法学的基础理论和国际法等内容,还是应以看复习指南为主。
    第五、看书不要太老实。许多人看书时只知道按部就班,按照复习资料安排的顺序从头至尾看,这虽然未尝不可,但终究缺少点看书的乐趣。我们应该按照看哪一部分对自己最有动力就优先看哪一部分的原则来看书。有志于学习法律的人总对有些法律最感兴趣,那你就不妨先看这部分;总有一部分你觉得知识最欠缺的部分,你也可以以看这一部分开始;每年总有一些刚颁布最容易考的部分,这部分先复习很合算;对一些很容易记忆而且每年必考的内容如律师职业道德与纪律部分你也一定很有动力进行复习。等你充满兴趣地将这些看完,没有多少兴趣、难记难背的所剩部分也一定非常有限了。
    第六、要懂得放弃。要有所得必有所放弃。在时间精力都非常有限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将要考试的内容事无巨细都弄得滚瓜烂熟,我们在大多数时候都只能“抓大放小”,放弃那些我们事实已无能为力的部分,我们大可不必对这种放弃过分担心;同时也不要对我们认为不大可能出题而放弃的部分耿耿于怀,因为这是我们的决策风险所在。只要掌握了我们自己能够掌握的部分,我们应该相信对于通过考试也足够了,也换句话说,这个时候也不由得你不相信自己了,不相信自己只能影响自己的考试情绪。我当时就很坦然地放弃了让我看了就头大的海商法和票据法部分。
    最后也可能最重要的是要奉劝所有有意参加律考的人,千万别轻易放弃,因为每年总有大量弃考、中途半途而废的人,总有大量过于自信而掉以轻心的人,更有大量备战不足而仓促上阵的人,因此只要持之以恒,坚持到底,说不准能笑到最后的就是你!
    

RELATED ARTICLES

相关文章